2017/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盜墓黑道架空同人突發】亡命 印量調查

而我每次都要這麼來個突發我一下我心臟肯定受不了,憋了這麼久的考期總算過去了,我胃也疼了,一切都苦逼逼的,簡直比爾康還苦逼XDD
但是答應哥的事情就要做到,他保佑我多次在車輪底下過關,這本就算來感謝他,免得他一把把我捅進斗裡想摳也摳不出來(基本上已經是了)也慰勞我自己,為了達成我心中小小的願望XD

以下是這次突發本:亡命 的相關資訊

【書名】亡命
【性質】盜墓同人架空文本
【CP】吳邪中心,我看了一下故事大綱偏瓶邪。
【作者】洛久
【字數】4萬
【價格】NT180
【發售時間】高雄123盜墓ONLY 坎04 / CWT29 玖樓 D1 E28/D2 E25 反正就盜墓一直線的,肯定找得到我。
【試閱】下收


印量調查請戳我》印調前30名給價格優惠8折,收單到11/23號,以上w 請求轉宣,拜託了嗚噢噢噢(抱大腿猛跪)
查看表單再戳我一下


不,拜託不要窗(抓臉痛哭)

【三苏】再叫我坑王,我就喷他一脸肠子。<<噢不盜8啊!!!!!!我衷心的希望你噴我一身腸子行不?!我要看大紅腸子高高掛成不?!!!
<<超糾結的我XD 打鐵趁熱的加快出本的速度(東ㄐ捧胃)

進度會不斷丟上來的(艸) 拜託大家鞭打我嗚嗚嗚嗚嗚嗚(九爺表示:斷網。




  

  空氣越來越差,凌晨的機場總是額外寒冷,空曠,好似一望無際的荒原。
  這裡又是一個全新的地方。只是地方不似商品,全新的總是不好。雖然中國各地各有不同,不過機場、火車站和百貨大樓前通常是一樣地亂。
  一些旅客散在門邊,自顧自的抽起菸來。我多麼想也點起一根,只是我知道她討厭菸味,我都多大了,自己能照顧好自己的,可是文錦姨總是很擔心我,說我跟我爸一個死樣子,簡直就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我笑道本來就父子,不一樣還得了?那怎麼不說是像我三叔呢?人人都說我跟我三叔比跟我爸親,就算三叔他是作黑的也無損他在我心中的地位,那是不一樣的事情。
  我記得文錦姨當時眉頭緊皺了那不到一秒的時間,隨即又恢復那個總是帶點苦味的笑容。
  「你要是明白了很多事情,就還是會覺得家裡好上那麼一點,別老跟一窮哥嘔氣,這樣你媽得花多大得力氣去安慰他?苦到你媽你倒是一點都不羞愧了?」
  也不能說我不知羞愧什麼的,只是其實這樣的狀態很好。學究的父親跟作黑的三叔能帶給我的是不一樣的東西,我跟他們雖親但亦不近。
  沒有必要,我也不想和他們走上一樣的道路。被摺疊好的人生有什麼樂趣可言?天真的那一段叫童年,中間那一段叫青春,之後的就通稱為社會了。要學會開車、要學會競爭、要學會很多生活上不一定必要的事。
  手中握的方向盤一成不變,超車被超得一成不變,不必要的永遠是那些,但簡單來說這就是生活,生活承載著我們,而我們為求安全讓自己吞下一堆垃圾,然後將自己的生活塑造成一成不變的樣子。

  頭上一架飛機飛過,碩大的國際航標在我眼前滑過,國航不知墜過機沒?我想了一下,肯定是沒有,有哪會報出來的?這麼一想,還真是無限安心。
  我還是把菸叼在嘴上,沒去點它,這大概就是對生活的一點小小反抗。

  看了一下手錶,早過了離預定抵達的時間快一個小時,但是還沒看到文錦姨的身影,我環顧了四周,嘆了一口氣,眼角忍不住飄向電視牆,太好了,什麼都沒報出來。
  在原地踱了一會步,菸嘴都快讓我咬爛了還是沒看見文錦姨的身影,我強迫自己坐在砸了大把經費的椅子上,卻還是沒來由地感到不舒服。不斷地起來又坐下,但幸好我這舉動不詭異,機場這樣的人多如牛毛,大家大概都覺得屁股被扎得生疼,坐不得。
  我看了看手機,沒有任何訊息。
  還沒過六點呢,肚子開始餓了起來,也內急,再來是自己也沒有那個必要地一直杵在這裡,文錦姨到了自然是會打電話找人的,這麼一想還是往廁所柺去,解決生理需求比什麼都還來的重要。
  然而正當我抖完了之際,一隻手點上我肩膀,正要回頭時一切都晚了。
  我隨即失去知覺,厥倒在黑暗裡。

  等我醒來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睜開眼睛,而是感覺自己的下邊有沒有涼颼颼的?東西有沒有給放回去,我當時似乎是連拉鍊都還來不及拉就一掌給劈暈了,現在脖子後面痛得發痠,一抽一抽地疼,他娘的哪來的缺德鬼?
從沒想過自己長這麼大還會被綁架的。
  雖然這麼說沉痛了點,但我回想起今天自己的穿著,劫財是說不上了,劫色也不可能啊!我一向穿的奉公守法愛國愛民,哪裡還會被劫色了?
  那就還是劫財的意思。劫財就分很多種了,也許等一下就會有人揪著我的頭髮逼迫我打電話給我的家人,又或是直接把我轉送醫院摘了心肝脾肺腎,臨死前看見勾結的醫生沒心沒肺地笑,我也沒心沒肺的跟著死掉。
  各種死法都在我腦中輪過一遍,倒沒想過會獲救的可能,大概是在中國需要獲救的太多了,每天有一定營救的配額,再加上我身家又沒多雄厚,別人看不上眼救。
  我悄悄睜開眼睛,一發現沒有人看管我便迅速地觀察環境,我手腳都被粗麻繩綑住,嘴上還被貼了膠帶,身體上沒其他的痛處,衣服也整整齊齊的,看來沒被動過,我他媽還是個原裝貨。
  整個空間裡只有一扇門,看著高到貼近天花板的窗,推測自己是被關在地下室裡,我昏過去應該是有相當長一段時間,透下來的光由黃轉暗。
  天黑了。

  不知道又睡昏過去多少時間,我隱約聽見似乎有細碎的聲音傳來,我盯著門口方向看,門把被轉動著,一個人走了進來,看清楚是誰後我張口結舌,心裡那一聲靠靠得峰迴百轉餘音嫋嫋,我想起有諸多綁架案都是身邊的親人或熟人所為。
  想起來,我跟潘子至少有個把月不見了。
  潘子,我三叔的手下,自然也不會是白的。
  「小三爺,不好意思,沒跟底下的交待清楚,他們以為你是堂口通緝的,給你下手重了點。」潘子笑笑地道。他一個高級的黑道幹部蹲下來親自給我解開手跟腳上的繩子,說實在話我不能說我不感動,潘子是一個直率的人,他不管你是什麼身分,認為對的事情他就會去做。可這並不能抵銷我的憤怒。
  膠帶被撕下後,我顧不及疼幾乎是立刻咬牙切齒地道:「綁架我是誰的意思?我三叔?」
  潘子深知我痛恨黑道的處理方式,特別是這種,綁架。簡直是我人生中的陰影。身邊有個親戚做黑道的,我從小不知碰過多少,十根手指都算不完得加上腳趾,他們為了救我不知道多跟別人火拼了幾次,次次我爸和三叔就要革命一次,二叔放高利貸的,他的立場自然在三叔那裡。
  後來我受不了,在初中後我就住進外地的宿舍才解除了危機,一直到念完大學才回來這裡。沒想到一回來就遇上這鳥事,這算啥?溫故知新?
  潘子搖搖頭,「三爺比我更清楚小三爺你的個性,他真要找你絕對是以普通的身分面對你。這是我的意思。」
  「為了什麼?」我往後靠躺在牆上,被綁久腳麻了都站不起來。
  潘子遞了菸給我,火星一嚓,他幫我點上。
  火光映著他的臉,搖曳出眉間凝著一股劃不開的糾結,我這發現潘子蒼老不少,這陣子不知道是怎麼個疲於奔命才能把人給磨成這樣子?我不懂,也不太想懂,我知道那些結果不一定是我能承受的東西。
  而不曉得是不是在猶豫說詞,潘子過了很久才臉色凝重地說道:「恰恰是為了你三叔的事。他快要不行了。」





« 《燈》停止創作公告。 | 主頁 |  《中秋劫》04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91-ff0b9c78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