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萌神生日賀文】絕色(下之二)


啦啦啦~填坑好快樂(小碎步踢踏)
因為很清楚是寫不完了所以就一直下下去吧XDDDDDDDDDDDDD(樂轉灑花)


  「還給我!」解子揚瞇起眼,沉聲嚇道。
  「欸……老子也不是被嚇大的,要是你說還你就還你我豈不是太沒面子?」黑瞎子捏了捏手中的鈴鐺,把上面的血跡順便抹掉。
  解子揚急了,一個箭步虎撲上去,暗器從袖中激射而出,牛毛金針散若薄霧往黑瞎子鋪天蓋地而去。
  然而黑瞎子微微一側,壓低的身子扁如影翼,一瞬間拽過解子揚並反剪他的雙手壓在自己胸前。
  兩人打得如火如荼,但明眼人一瞄便知解子揚只是在做困獸之鬥,論力量跟速度他是絕對無法占上風的,然而千奇百怪的是他卻總有辦法逃脫,動作靈活地不似個人,因此一時間黑瞎子倒也無法真正箝制住解子揚。
  但這瞎子就是頑劣,抓定住一回就親人家一口,手也不安生這裡摸摸那裏碰碰,打得解子揚是越來越喘,黑瞎子自己也繃得難受。
  解語花看這情況不對了也沒有時間再拖延,急急道:「不管了,你們這邊自己解決,我先帶吳邪下去。堂哥,你要被打死,算我的(棺材板)。」說罷就抓起吳邪的手往前急奔而去,絲毫不理會身後傳來的異樣啾啾聲。
  溫熱的掌心,微喘的氣息,解語花的身影映在吳邪的眼裡,那一瞬他突然有種錯覺,就這樣跟著小花回去繼承棺材店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
  自己撥著算盤,小花穿著圍裙一邊賢淑的幫別人丈量棺材跟準備壽衣,自己摟著他的小蠻腰,手伸進未著片縷的圍裙內,拿著算盤在那兩朵小紅花上來回滾壓著,聽著小花喉頭溢出的喘息,腰枝擺動……
  這麼一想,小時候的回憶便如潮水般湧上,吳邪一手摀著鼻,當初那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指控自己偷拿他內褲的那個小女孩如今變得這麼成熟妖媚穩重。
  吳邪在心中豎起姆指,小花,如今你都已經開得這麼好啦,叔叔我好欣慰。

  看著干擾者一路遠去,黑瞎子笑了笑放開被自己霸著的雙唇,解子揚被吻得滿臉通紅,一被放開立刻咳嗽起來。
  「你他媽混蛋!東西快還我!」
  「欸……親愛的,你這是對老公說話的態度嗎?你知道我一早醒來發現床單是冰的、枕頭是凍的,我有多麼空虛寂寞覺得冷嗎?」黑瞎子哀怨的指控。
  「媽的老子就是體溫低!不管睡多久還不是一樣是冰的!」解子揚怒吼,架一個手柺往黑瞎子側腹撞去,黑瞎子給他撞得生疼,但隨即又甜滋滋的笑了起來。
  這不是解子揚平常慣有的力道啊。
  看來親愛的還是有留一份心在自己身上的。
  黑瞎子美吱吱地扯下自己遮掩的矇眼布,正欲來個前所未有、驚天動地的愛的熱吻時,懷中的人突然一僵,黑瞎子也跟著一僵。
  「親愛的,你物質化的功力一天比一天高啦──────」
  黑瞎子一把捏爆手上的一人高的蚰蜒,灰綠色的汁液噴得他滿手,也往地上濺出了一幅山青水綠,他怒,一想到自己剛剛跟隻蟲大玩調情就忍不住乾嘔起來。
  「呵呵……呵呵呵呵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親愛的揚揚啊,你這回可徹底激怒老公我了──」黑瞎子斯斯文文的笑著,平地一聲雷,他身後多了個三人高的深坑。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那屍水裡的一隻小蟲正緩緩的捲起掉落在地上六角銅鈴,瞬間憑空消失。

  解語花遠遠就看見一個人蹲踞在洞口,他一手拉著吳邪,一手從搭連裡掏出幾根扁長的東西出來,手一甩,喀喀幾聲便豎直成一長棍,吳邪仔細一瞧靠了一聲,那莫不是丈棺專用的鬼尺!
  奸商少爺心裡暗嘆,這鬼尺要是轉賣出去不知有無值那個一個洛陽城。
  吳邪目測這鬼尺,尺身長約4呎,色通黑,質料目前看不出來但肯定是把龍脊背,這上上等好貨也許是祖傳來著。
  解語花哪裡不懂吳邪心裡轉的這些小小心思,但他沒有時間去理會那些,他直奔洞口把吳邪一腳踹進洞內,鬼尺瞬間已經搭上對方的頸脖,手上一斜正要一尺斃命時對方急急一喊:「堂弟!」
  靠,這叫什麼事?!
  明明不久前還在他背後跟男人親得死去活來的傢伙,怎麼一轉眼就超到自己面前?
  解子揚撥開鬼尺,滿頭大汗的喘出一口氣。
  「你他媽差點斃了我。這工夫越來越純青了不是?」解子揚一手支著膝蓋,另隻手揮了揮要解語花快點進去。
  解語花狐疑的瞄了一眼解子揚,看見他耳上的銅鈴掛得好好的,突然福臨心至笑了道:「這好是好,但總得用真身去跟人拼命,堂哥你倒好,想必那一位現在應該是氣得跳腳。」
  「我管他跳腳還跳樓,快進去罷。」解子揚撇過頭,滿臉通紅地不耐煩道。他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後一躍而下順便封了洞口,只是一落地就踩到個軟綿綿的東西。
  「老癢……我求你快從我肚皮上下去……」吳邪氣弱的說著。
  「啊、抱歉。」老癢往旁邊退了一步。
  「我操!我的手啊──!」吳邪痛得立刻從地上蹭起來,眼角帶淚目色含春。
  解子揚喉頭無法克制的滾動了一下,想著這裡是密道,室黑,又深,孤男寡男同處一隅,就算叫得再大聲──嗯……很好的犯案地點。
  解語花幽幽的打起火摺子,一瞬間照得甬道通明。解子揚幾不可聞的嘖了一聲,踢著吳邪的屁股前進。
  「老、老癢,這通到哪裡啊?」吳邪緊緊揪著前頭解語花沒破的那邊袖子問道。
  「冥府。」解子揚扔出一句,「前面右拐。」
  「你別聽他胡說,這是解家以前運貨用的古道,是回到清水縣鋪子的。」解語花揉了揉抖得跟篩子似的吳邪的頭,往後掃了一眼。
  解子揚挑了眉,趁勢又踢了吳邪的屁股一下,「只不過這通道只有我知道該怎麼走,是吧堂弟?」解子揚刻意把堂弟兩個字叫得又甜又黏,果不其然看著前頭的人忙著搓掉身上雞皮疙瘩。
  「怪了,這怎麼越走越冷?」吳邪奇道。
  「前面左轉。是啊,陰氣重,當然冷。」解子揚補了一句:「棺材店嘛。」
  吳邪嚥了一下口水,恨不得立刻把解語花手上的火摺子給搶過手。
  「堂哥,咱們這還得走多久?」解語花推開吳邪不斷蹭過來的頭問道。
  「快了,耐性點。走右邊那條路,扶著牆走那是斜的。」解子揚交代一句,等人都進去後一彈指,後面的路瞬間消失,若吳邪再回首看只會看到一片土牆而已。



« 【解子揚】上帝。 | 主頁 |  【彌彌公主與她的隨從們】(二)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小揚好威~ 看了心情真好~~wwwwwwwwww

Re: 縣令

XDDDD 解揚揚出頭天的日子總算來了XDD但瞎子會怎麼報復呢XDDDDDDDDDDD

解家(堂)兄弟黑吃黑?!
這一系列總是如此歡樂動作~

Re: 廿

超歡樂XDD而且越寫越認真(眼神死)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71-c10b55a0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