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彌彌公主與她的隨從們】(二)

這不是RUMA第二彈XDDDDD
唉唷打得好快樂,雖然只有少少的,不過少量多餐才是我的本性(笑)

奔跑吧!!入馬!!!
※把瞇瞇正名成彌彌了w
  死腦筋……嗎?
  入馬略歪著頭,無話可說。真山看入馬又陷入自己思考的迴圈地獄忍不住誇張的嘆了一口氣,用腳捻熄菸蒂。
  「入馬,組長不是在罵你啦。他是在說你很有原則。」
  「什麼?」
  入馬抬眼望向撿起菸蒂丟進垃圾桶的真山疑惑的問道。
  「原則啊。要知道換了一個姓你的地位從此在組內就會大大的提升,但是你卻屢次以組跟若頭的未來著想而推辭掉,而且不管組長用什麼方式威脅你都還是沒有辦法讓你改變心意。」
  「我覺得這是最好的結果。」入馬沉聲說道。
  「雖然的確是這樣沒錯啦……但是啊,入馬弟弟,有時候現狀是需要被打破才有辦法啟動新的平衡的,與其等舊的東西腐爛,為什麼不在它敗壞前就先鞏固好新的橋樑呢?特別是人之間的關係啊,如果一直安穩在現狀是不行的。要追求得是動態的平衡才對。這是叔叔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心得噢。」
  入馬靜靜的聽著,過了一會兒才說用近乎呢喃的聲音說著他覺得就維持現在這樣大概也無所謂。
  真山嘖舌,對於入馬不理會他苦口婆心的勸說感到挫敗,但他並不是這樣就會被打敗的男人,他用舌頭轉動著嘴巴裡的棒棒糖,歪著頭想了一下說,「還是說……你害怕接受別人的好意呢?你不能確定這裡頭包含的目的性。」
  入馬露出訝異的神色,他沒有想到這麼久以前的事情還會被挖出來講。
  他搖搖頭道:「我也不清楚。可是……如果到現在還是這樣,那就代表我還沒有足夠的信心去相信別人吧?」
  「那組長呢?」真山直指核心的問著。
  「這跟那是不一樣的事。」入馬高舉雙手,一副你放過我吧,就算組長叫你來說服我也是沒用的啦的表情。
  「……死腦筋,那我就沒辦法了,畢竟你從以前就是個頑固的傢伙。」真山做勢掐了掐入馬的脖子,他並沒有生氣,只是對於入馬的堅持感到無力。
  「嘿咻」一聲,真山把喝完的飲料用射籃的姿勢投進垃圾桶,然後自以為帥氣的撥了一下流海。
  入馬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有些佩服地看著這個只比他大兩歲的真山,並羨慕他的好腦袋。
  真山說的他不是不能明白,只不過他也有他的原則在。
  在黑道世界裡,換上此木這個姓氏所代表的意義有多深他是知道的,只不過他不能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有這樣的能力去回報這樣子的恩惠。
  自己的手中究竟握有什麼呢?
  如果硬要說的話也就只有這一條命而以吧?
  入馬覺得既然自己的這條命是此木周鳥幫他撿回來的,那麼有必要時他會還回去的,大概唯有如此才能回報這份過於巨大的恩情。
  「噁,入馬,就算你再怎麼這樣看我我還是不會懷孕的,你倒不如看旁邊的女高中生去。你看多好啊,白皙的大腿,風一吹就看得到內褲的短裙,吶、不覺得很心動嗎?」
  「有病。」入馬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笑笑地將視線繼續轉回車站前。



  在人潮來來去去的車站前方,一群人站著不動聊天在等人的樣子並不稀奇,但如果是一群警察跟還有救護車那就另當別論了,拜此所賜,此木彌彌一出剪票口就看見背對車站站立的員警們和倒在地上的黑道份子,再加上看熱鬧圍觀的民眾不斷交頭接耳地讓現場更具緊繃感。
  「坂本哥!可惡啊!你們這些混蛋條子,明明就看到對方是先刺過來吧!」
  「但是回警局做筆錄是一定的法規流程……」被揪住領子的員警滿頭大汗的解釋著。
  激動的此木組員被其他人拉住不讓他往前,員警因此鬆了一口氣,立刻轉像疏散民眾跟指揮現場狀況。此木彌彌看著地上留下來的大量血跡不禁皺起眉頭。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此木彌彌轉頭向一個手上還提著菜籃的中年婦女問道。
  中女婦女手托著腮滔滔不絕的說著,但簡要來說整個事件就是黑道份子之間的糾紛,一些被此木組趕出地盤的小混混心有不甘的報復,原先要刺殺此木組長但卻被入馬擋下,然後兩個人在過程中入馬被匕首劃傷肚子,而匕首現在正埋在對方的大腿上。
  「那組長呢?」此木彌彌追問道。
  「事件發生時就立刻搭車走了呢。」中年婦女一邊哀哀嘆著,這個社會就是有這種敗類黑道,治安才會每況愈下啊。
  此木彌彌若有所思的看著中年婦女一眼。
  沒有在黑道生活過的人是不能了解那種壓力的。
  這個世界有弱者,理所當然也是有相對存在的強者,然而弱者如果只會哭著求饒,那麼被欺壓到無法翻身也不能怪別人吧?明明連自己的權力都不會爭取。
  黑道雖然是較為激進的集團,但也是很努力的在生活著,也很努力的在屬於他們的世界裡掙扎生存,為什麼大家就是不能理解呢?
  此木彌彌並不認為黑道是所謂的「強者」這一方,因為真的要說的話公權力才是可以合法殺人的組織,黑道只不過是擁有壁壘的一群普通人而已,他們並不是鋼彈,被殺了也是會死掉,失去親人也是會痛的。
  而且,黑道的「仁義」比這些自以為善良的人口中說的「正義」還要來的可靠多了。
  然而一般「善良的」老百姓一談到暴力組織都不會有好臉色的,一臉嫌惡的碰過、諂媚討好的也碰過,此木彌彌對人們這樣的情緒反應習以為常。但還是會忍不住在內心叫囂著「怎樣?黑道就不是人啊?為什麼非得被你們用這種眼光往身上掃描不可啊?」,說到底,此木彌彌還沒有成熟到能用理智壓制內心的情緒波動,鏡架後方的雙眸平靜的燃起小小的怒火。
  中年婦女被此木彌彌突如其來的氣勢給嚇了一跳,彷彿要加深中年婦女的恐懼似的,此木彌彌往前穿過人群,面無表情地伸手揪住其中一個組員說道:「帶我去找父親。」

« 【萌神生日賀文】絕色(下之二) | 主頁 |  【彌彌公主與她的隨從們】(一)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70-2ebd5319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