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彌彌公主與她的隨從們】(一)

這明明只是一個突然的靈感腦鍊出來的東西為毛我又像要搞到沒有萬字寫不完的毛啊!!!!!!!!!!!!!!!!!(ㄐㄐ崩潰)

※內文主角為鵰葛格家兩條柴的黑道擬人,擅自設定瞇瞇比RUMA小,
一些設定可以看這裡但絕大多數都被我歪了對不擠啊啊啊啊(痛哭跪地)

內容純屬ㄐㄐ自我流腦鍊(樂轉)

  坂本入馬,今年24歲,未婚。目前隸屬於東京此木組擔任少主的貼身護衛。雖然只是個保鑣而已,坂本入馬仍然把這個職位看得比生命還重,因為這是組長親自交代的任務,為此入馬前一天還興奮得睡不著覺,像要去郊遊的小朋友,張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到天亮。
  七點不到,入馬已經穿戴整齊的穿過迴廊出現在正廳,還沒全醒的傭人還因此被入馬給嚇了一跳。
  入馬有如呼出苦澀心情般地重重的呼出一口氣,看著這個自己已經生活十八年的地方,索性不管禮儀不禮儀的問題,他仰躺在塌塌米上,嗅聞著這個空間內的味道。
  一陣淡淡的香味從庭院飄了過來,入馬翻了個身,看著一隅的紫陽花,記憶中也有個人跟這種花很有緣。
  過去的惡夢不會消逝,霎時間歷歷在目的記憶如排山倒海的湧了過來,入馬把手蓋在眼前,然後用指尖緊緊的壓住眼瞼。
  『不喜歡就別看。』有雙軟軟嫩嫩的手似乎重疊在入馬的手上。
  入馬微笑了,他想起更重要的事。
  他曾經被這樣的一雙手給拯救了數次。 
  然而已經十年了啊……
  不知道那個人還記不記得自己?

  
  下午三點四十。
  入馬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映照在玻璃裡的倒影。
  一身全黑的西裝,頭髮往後梳得服貼,鼻梁上掛個墨鏡,身高也拔高許多,跟十年前相去甚遠的自己。入馬對於自己應該還是能被認出來這件事瞬間失去了信心,而且自己還留了鬍子。
  雖然只有下巴小小一撮,但搭配他的造型跟氣勢,認不出入馬一夥人是黑道身分的人大概也只有瞎子了吧。
  有些遠遠站著女高中生不斷頻頻朝入馬這個方向瞅著,只能聽到一些斷斷續續的尖叫聲跟抽氣聲,入馬感到暈眩,是的,微帶不舒服的暈眩。
  他其實不太會應付這個年紀的人,即使組內也有一些年輕的小夥子在走動著,而自己的年紀也沒有相差太多,但是入馬看著這樣一群年輕的小肉團子在自己眼前晃就覺得暈眩,也許是之前事件造成的影響,他總覺得下一瞬這些小朋友們毫無預警的就會死在自己面前。
  也因此,入馬對於組內的年輕人管得非常嚴格,幾乎比他們爸媽還囉嗦,但這樣的入馬卻未因此被年輕人討厭,反而一個比一個黏得死緊就像水蛭一樣緊緊吸著不放,就連今天要出門接少主也是他將掛在身上的水蛭一個個從自己身上撕開後才有辦法坐進車子裡面。
  開車的真山還取笑入馬,要是他不幹黑道了也許還可以改行當幼稚園老師,黑色的S350賓士車內立刻充滿笑聲,就連入馬也只能滿臉苦笑的踢踢椅背要真山快點開車免得遲到。
  然而少主也是這個年紀了。入馬心中微微忐忑起來。


  入馬眨了一下眼睛,汗水滑進眼角帶來不小的刺痛感, 汗水沿著臉龐下滑,順著頸部溜進襯衫裡,酷暑的熱氣不斷烘烤著,眼前的空氣也微微扭動,彷彿隨時都可以扭出個異空間。
  一旁的小弟們已經嚷著自己快變成蒸熟的包子而躁動著,相較之下,入馬彷彿雕像般直耿耿的站著,不斷巡視著周圍的環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入馬終究是忍不住又看了一次手錶,才過了十分鐘的事實讓他有點頹敗,然而左看右看,車站的出入口還是沒有少主的身影。
  入馬抿了一下嘴角,手指也悄悄蜷了起來。
  難道出事了嗎?
  一瞬間感到心驚膽跳的入馬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如果沒有意外那麼少主應該在下午兩點半左右會出關,然後搭山手線回來東京車站差不多是三點才對,然而現在已經三點五十了,少主還是沒有出現。
  「唷。」
  突然有人湊過來嚇了入馬一大跳,但他也就只有再眨一次眼睛而已,反倒是湊過來的人「哎呀、哎呀」的一聲,把入馬不知何時已經按到腰間的手給抽了出來。
  「組長。」入馬訥訥的喊了一聲,迅速將身體折成90度的標準道歉姿勢,「組長我很抱──呃?!」
  「站好站好,你又沒做錯什麼。」被稱作組長的男人輕而易舉的拎起入馬的後領,就是因為這樣入馬剛剛才會被勒出怪聲音。
  他拍了拍入馬的肩膀,「人還沒到嗎?」
  「是的,目前還沒有看見少主。」
  「唔…這樣啊…很緊張?」此木周鳥遞了一個已經被咬過一口的蘇打冰棒給入馬,百般期待的希望他接過去。
  入馬呆呆的看著眼前這個穿著藍白條紋浴衣的人,有時候他其實搞不太懂他們組長。
  相當地隨性自得但又有異常認真的一面,也不是說精神分裂,只能說遇到的面向不同他們組長就能自然而然切換一種模式,他可以上一秒和藹可親下一秒就追著人打,入馬小時候沒被他少打過。
  但是他知道這樣的打是有意義,而不是如狂風暴雨般打來洩恨的。
  很早就融入黑道生活的入馬,在六歲時被此木組的組長此木周鳥帶回一起生活,當時的入馬被揍得鼻青臉腫,身體上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然而他還是看到了,臃腫不堪的眼皮中,映入的,是他這一輩子的神。
  「你是佛祖嗎?我要死了嗎?」小小的入馬口齒不清的說著。
  「哈哈哈、大鵰,你被當成佛祖了欸。」此木周鳥的朋友捧腹大笑,然而下一瞬卻被此木周鳥的表情給嚇到閉上了嘴。
  那真的是慈祥宛若母親抱著孩子的表情,雖然此木周鳥是個鐵錚錚的男子漢。
  「還沒,我不會讓你死的。」此木周鳥摩娑著入馬的頭,拎起他就往肩上扛,嚇得朋友緊張得大叫你把人當沙包扛啊,此木周鳥笑了笑想換個姿勢時發現人已經睡了過去。
  此木組是個溫馨的黑道大家庭。此木周鳥在入馬醒來後這樣說了一句。這句話一直被入馬記著到今天。

  「的確有一點緊張。」入馬用力吸進一口氣,又吐了出來。
  「你們幾年沒見了?」此木周鳥鍥而不捨的繼續將冰棒在入馬眼前晃了晃,後者只能硬著頭皮將已經融化得濕淋淋地冰棒接了過去。
  蘇打的微香和冰涼在入馬舌尖化開,他順勢多舔幾口才回答:「有十年了。」
  「這樣啊……你也長這麼大了啊……」此木周鳥打了一個呵欠,心情似乎很好的將手往天空抓著,繃了幾秒後才慢慢的收了回來,伸了一個懶腰後的他顯得有些懶散。
  「你真的不改姓?」此木周鳥突然蹦了一句。
  入馬一個冰棒給捅深了喉嚨不斷咳著,此木周鳥一邊幫他順著背一邊說著:「我覺得此木比坂本要好聽很多啊。」
  入馬咳得眼角微微發紅,搖了搖頭緩緩道:「組內只有少主能姓此木,避免日後爭鬥,更是為了少主的地位。」
  此木周鳥盯著入馬看了一會,嘆了口氣,「你啊……真的是很死腦筋欸。」

« 【彌彌公主與她的隨從們】(二) | 主頁 |  盜墓筆記同人圖本【燈】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ㄐㄐ得文還是這麼細緻:$

我.................XDDDDDDD
實在無法跟那個每天在我腳邊扭來扭去很臭又激煩的小白癡聯想在一起XDDDD
RUMA瞬間智商提升了20000%!!!!!
而且!!!而且那正經的個性!!!!!!
.........................好吧,也許RUMA再過個五年可以如此穩重:$

期待嬌縱的大小姐瞇瞇WWWWW

Re: 鵰葛格

等等XDDDD
RUMA發生什麼事了他的智商他的個性(爆笑)是你的文才發生什麼事)
可惡啊,鵰葛格你眼中的RUMA好可愛的感覺XD
期待RUMA變穩重啊(笑炸)
完蛋XD我就是個超會OOC的ㄐ,鵰葛格你就讓我繼續下去吧拜託(一直在笑)

謝謝鵰葛格v-413

這是RUMA? 你忘記牽著狗時那個死命往前衝,怎樣都拉不住的黑色身影了嗎?
智商真的提升了有200%,穩重度提升了3700%吧!

Re: 予

對不起XDDDDDDDDDDDDD(噴笑不行)
我錯了我不應該把RUMA寫得這麼成熟XDD他其實是RUMA的哥哥XDD(你再坳啊
我沒有忘記,我沒有忘記那個風暴急驅的背影啊(淚牛滿面XDD

我我我我我我我(笑抖)我該怎麼辦XDDDDDDDDDDDDDDDDD

 「哈哈哈、大鵰,你被當成佛祖了欸。」此木周鳥的朋友捧腹大笑,然而下一瞬卻被此木周鳥的表情給嚇到閉上了嘴。

>>敢問這位朋友姓東姓雷姓B姓予姓藤還是是出家眾(爆笑)

Re: 組長

老實說當時在打的時候沒有特別想是誰欸XD
不過也有可能是眾人潛意識的心聲用電波發報給我了也說不定XDDD

第、第二彈出來了噢>///<
話說回來,距離正統的形象越來越偏了ORZ我不適合寫同人嗎?!!!!!!!!!(痛哭)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69-5615d271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