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萌神生日賀文】絕色(下之一)

竟然只有下之一ORZ

為毛我就是不能一次寫完啊(崩潰)
對不擠萌神啦ORZ ㄐㄐ接下來全力給你殺閉西W (被護法打死,當肥料)
  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明白,再這樣下去擺在那四人的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就是那四人繼續留在場上,但這基本上等於找死,看那軟轎上還有兩顆繡球,要是張綺靈心狠手辣一點可能一顆球就解決掉四個人,誰料得準他接下來會怎麼出招?
  況且大家的精神力可能也都耗損許多,不稍做休息硬是要撐完這五場,雖然表面上看不太出來但肯定要倒下。
  剛剛打上的那顆寶靈球不是像表面那麼簡單,那彈道剛剛可是徹徹底底瞄準了每一個人的,基本上他們衣服上的塵土不是因為三次的塵土飛揚造成的,而都是在用盡各種姿勢躲中磨上的。
  而另一個辦法就是學胖子急流勇退,那可是命啊,雖然自此在江湖中會被洗臉,但總是會過去的。
  幾個人心裡打著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瞄到眼球都快掉下來了還是沒有人先行動。
  吳邪長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身邊的這幫人論起來都不只兩把刷子,現在會定在這裡等待不外乎是等著再有人提出要退出,如此不是撿最後剩下來的便宜就是為了命先離開而已。
  他看著張綺靈,其實他真的累了。
  他可以不介意這個人身上的衣服正反反正、正反正正的穿了還不洗。
  他可以不介意這個人一夜無語,用眼神緊迫盯人以彰顯自己的存在。
  他可以不介意這個人堅持一針一線在肚兜上手工繡上一隻黃色小雞。
  但不代表他可以不介意這個人用眼神示意自己穿上那件肚兜,還把自己壓趴在床上好幾天,正反反正、正反正正的搞髒那隻黃雞的臉!
  而張大小姐可好,受了氣便回了娘家讓張大佛爺給他撐腰,而自己又是哪根蔥呢?成天追在他屁股後面跑,卻什麼也得不到,要去賣蔥也比在這瞎耗強。
  最後一眼,就這最後一眼,吳邪心道。
  掛起那抹熟識的笑,有點傻,他自己知道,可是這是自己最後的手段了,這次,他要張綺靈自己追來!
  於是他瀟灑地手一攤道,「小花,我帶你回家。」
  吳邪跨著大步,一手扣上解語花的手腕轉身就要往場外走。解語花定了腳,沒讓吳邪拉走,吳邪一急沒想著就這麼撕了解語花的袖子。
  「爺,您就這麼當眾撕了奴家的袖子呀~」解語花揚了語調,那戲腔活靈活靈地,張綺靈額角也一抽一抽的。
  解語花按上吳邪的手,覆在他耳邊道,「我只能做到這一步。戲就陪你演,你可得想想如何報酬我。」
  吳邪一笑,看著手上的粉紅袖子,正想說些什麼時突然被一把攬過肩頭,只見解語花的嘴唇壓在自己嘴角一下,然後轉過頭衝著台上的張綺靈一笑道:「這個人歸我。」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一幫人吃了一驚,而上頭的張綺靈早就反應過來,憑欄處已無人跡,那麒麟坊前的青石道正中不知何時已經凹陷了一圈,藍青色的身影立著,抬眼看著解語花。
  吳邪本以為他會看到張綺靈一路快殺過來,然後宛如死神搬的出現在他面前,但他沒有,張綺靈只是緩緩的向前邁進,直到黑翼擋在他們中間為止。
  「借過。」
  猝防不及下,在張綺靈發動攻擊的當時黑翼金剛杵已經砸向他的腦袋,張綺靈雙手擋住一記攻擊,立刻一腳掃上黑翼面門,那腳幾乎是擦著鼻子刮過。
  面對如此敵手,張綺靈氣勢不減,眸中精光四射,橫空一刀隔住黑翼來勢。烏雞骨刀凌空出鞘和金剛杵相交,立即激烈纏鬥起來。
  右手出刀,兵器相擊聲鏗鏘作響,一擊一擊火花四濺。用盡全力抵死拼搏的結果,杵風呼嘯刀芒閃爍,四周飛沙走石日月無光,情景煞是懾人。
  砰然一聲巨響,兩人受對方力道所震,遠遠彈開數尺。
  張綺靈那頭負手而立不見損傷,黑翼這頭則是在後退之間便化去對方勁力,直至落地立定安穩,絲毫沒有半分動搖之跡。
  「快走!」黑翼吼道。美麗的故事總是要有個阻撓者。
  「謝壯士相救。」解語花作勢福了福身,緩慢的牽起吳邪的手又鞠了一次躬,眼神嘴角的笑意都讓吳邪忍不住一陣惡寒。
  「你故意的。」吳邪緊捏眉心,被解語花牽著往解家棺材店走去。
  「你看見張大小姐那扭曲的臉沒?啊啊、多解人快意。」解語花輕笑,忍不住哼起小調。
  幾乎是下一瞬,砰然一聲巨響背後傳來爆炸巨聲,壯士慘叫魂歸三天,吳邪還來不及轉頭人就被解語花一把抱起接著就往前一拋,吳邪看見自己往霍秀秀的方向飛去,沒想著那小妮子竟然捲起袖露出精壯的二頭肌準備接實自己,他慘叫,再一眨眼,他已經落到西王牡手上。
  「老、老吳,沒事吧?」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趴在地上被煙嗆的直咳的解語花看見西王牡接下吳邪,頭一甩,那耳墜子憑空亮出來,手往臉上一抹後,那不是自己的堂哥解子揚還有誰?!
  「老老老老老老老癢?!」
  「沒時間解釋了,快走。」解子揚全身緊繃著,呈現高度緊張的狀態,他蓋了一個灰質的面具蓋在吳邪臉上,趁著煙霧未散時拉著吳邪往蠡蟲排成的路不斷狂奔著。
  「老吳,前面有個坑洞,等一下小花你先下去,再來是你,我會跟在後面,如果你想安全離開這裡面具就千萬不能拿下。」解子揚和旁邊跟上的解語花將吳邪夾在中間說道。
  解子揚咬破姆指,抹上自己的耳墜子,「隱藏著神樹力量的銅鈴啊,在我面前顯示出真正的力量吧!跟你訂下約定的解子揚命令你,封印解──咳啊──」
  事情發生的太快,吳邪只看見眼角餘光處竄出一道黑影,接著解子揚就像被什麼東西打中一樣整個往前衝倒,接著手被黑影反剪至背後,被死死的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
  「唷。」
  直至現在,吳邪才看清楚來人,那會在眼上的蒙著黑布也只有一個變態。
  「放開老癢。」吳邪道。
  「我用一個老癢換你十瞬自由,如何?」
  「老癢,再見。」
  「操!我就知道你不是正人君子,吳邪你這個畜生!你就這樣擊碎了我小小的心啊!」解子揚怒道,一口氣爆了出來的瞬間轉身翻了一個上勾拳招呼了黑瞎子下巴。
  黑瞎子不怒反笑,摩娑著有些發紅的下巴的手上卻多了一個六角銅鈴。


****************

寫不完^q^
斷了這麼久,中間又發生好多事情,其實寫文的手感的飛光光了(傻笑)先把繪圖板砸爛吧你)





« 【黑癢】酒 | 主頁 |  【雷黑】禁藥(完)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天啊這整個神展開XDDDD
怎麼有種會出現下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感覺XDDD(喂)

小ㄐ好有崩文天份!!
那個後爹神馬的願望要不要改一下人生比較順遂? (喂)


--
期待虐哥A_A
往死裡虐!!虐死了算小ㄐ的!!!

Re: Yuuna

竟然XDDD
YUUNA我每次都在想你到底是愛哥還是恨哥啊,我真的好困惑XDD

我也覺得orz自從立志當後爹以來,
我整個就是被大環境s來s去,是環境變成後爹啊啊啊啊 orz

不XD別說了XD 小井都說我會寫到下370了XDDD

烏雞骨刀凌空出鞘和金剛杵相交,立即激烈纏鬥起來。
↑小ㄐ偷偷讓自己出場了耶~

Re: 予

啊XDDD竟然被發現了XD其實我本來要寫烏骨雞刀但是怕被打所以還是放棄了XDDDD

烏骨雞刀唸起來比較順

>>YUUNA我每次都在想你到底是愛哥還是恨哥啊,我真的好困惑XDD


都是因為他擋著害我不能上萌神 哼(踢石頭)

Re: Yuuna

原來w 但是烏骨雞刀那個腦中就會自動想出哥拿著一隻死雞當刀砍之類的,還削鐵如泥才微妙XD

哈哈哈,套句阿九說的名言[哥...是不可違逆的.....],我想我們都飽嘗辛酸啊XD(被揍

這篇好好笑XDDDD(哪一篇不好笑?)正反反正....
烏雞骨刀我一開始真的看成烏骨雞刀(肚子餓了吧你)
耶~靈少女快去浪跡天涯追吳邪哥哥吧~
小花幹的好阿!!!!也留一隻袖子給我!!!(你要幹嘛?)

Re: 廿哥

ㄐㄐ腦抽得很啊XDD心願就是散播歡樂散播愛W 能讓廿哥哥笑真是太爽了WWWW
小花表示:每到畢業我就會很困擾,人家說我爆衣,我苦哇,那都是別人扯的XDD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64-69ce920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