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雷黑】禁藥(完)

嗯...雷黑根本就是H練習文?(歪頭傻笑翹小指)

全文充滿了擅自設定,對不擠啊啊啊阿雷雷ORZZZZZ



  「二當家你乖乖的別掙扎,抱我。」黑瞎子俯下身,聲音裡的喑啞浮脹在雷思利耳邊廝摩著,不知何時刮鬍刀片已經抵在雷思利的耳後。
  脈搏鼓鼓跳動著。

  衝刺、起伏,兩條蒸騰的龍裹著性的霧氣做著快節奏的律動,原本應是火熱的三級片段落,卻見兩個男主角一個滿臉笑意,一個冷若冰霜。
  笑的那一個玩弄著手上的刀片,比劃著,順著鼓起的青色靜脈一路向下,來到與他和男人連結的地方。
刀鋒一斜,男人的陰毛帶被剃空了一塊。
  「爽嗎?」黑瞎子咯咯笑了出來問道。
  「也許你可以幫我剃一個向下的箭頭。」雷思利挑著嘴角,冷冷地說道。
  「哈哈哈哈哈……你就不怕我直接閹了你?」黑瞎子笑岔了氣,腹部一用力連帶震動著雷思利亙在他體內的陰莖。
  雷思利皺起眉頭,他實在不想配合這個騎在他身上的傢伙,速度漸漸慢了下來,到最後乾脆像條死魚仰躺在床上,無言的看著一股勁在他陰毛上瞎攪和的人。
  「怎麼不動了?」瞎子扭了扭腰。
  「我突然覺得不太爽,而且很奇怪。」
  「欸再等等,我把形狀修好看一點。你別管我,繼續。」
  太奇怪了,雖然黑瞎子一直都很奇怪,但他最近特別反常,雷思利雙手抱胸想著。手剛扶上他的腰,黑瞎子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響起,他伸手接起,我是、好、我知道了,謝謝你,非常簡短的交談就結束電話。
  那一瞬間,雷思利覺得黑瞎子的雲淡風清無比沉重。
  他想問,就聽見黑瞎子突然笑笑的問了一句不相干的話:「嘿,二當家,你知道蛇都是怎麼做愛的嗎?」
  「是交、配。做愛是人類用的字眼。」雷思利糾正道,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恥毛已經逐漸被修成箭頭,還是空心的。
  這在暗喻什麼?我專射空包彈嗎?!
  雷思利皺起眉,發狠的往上重重頂了幾十下,刀片在肚腹上劃上幾條細細的紅痕,黑瞎子難耐著扭動的身子,將雷思利夾得更緊,他淫蕩的大開大腿,自己勒著發出呻吟。
  「交、配。」他邊喘邊笑了,重複著雷思利說過的話。
  「對於蛇來說,獨來獨往的生活是很基本的事,能夠巧遇適當的交配對象之機會並不高,蛇啊,繁殖季節在冬眠結束之後。所以一覺醒來,往往就循著氣味開始尋找交配的對象。就跟我們一樣。」黑瞎子繼續道,他蹲在床上,將雷思利刺在他體內的陰莖緩緩往外抽離,他敏感地顫抖著,舔了一下上唇。
  他往下移動著,舌頭湊上剛剛劃出的血痕,吸吮、猥褻地舔舐著,彷彿血是最甜的奶蜜。手在自己股間鑽進鑽出,然後滑上依舊硬直地陰莖,濕稠的觸感讓雷思利一瞬間差點真以為有條蛇在自己跨下鑽來鑽去。
  「然後啊,母蛇在一次的生殖季節中,可以與多隻公蛇交配而產下「同母異父」的後代。一整團的,數十隻公蛇圍繞著母蛇,爭先恐後地纏繞、推擠,為了像我們這樣,相連著,交配。」
  「為什麼突然說這個?」雷思利吞嚥著口水,黑瞎子逐漸往上舔,舌尖滑過褐色的乳頭一路來到雷思利的咽喉,細微的囁咬著,發狠地啃噬著。
  「我的母親是在被輪暴過後才生下我的,這樣你還不懂嗎?」黑瞎子笑笑的說著。
  蛇之子。
  黑瞎子不斷重複說著的蛇的意象然而自己到現在才知道,但心中有股預感故事絕對還有後續。
  他屏息等待著,看著黑瞎子,但對方只是笑著,伏在他的頸窩。
  「還記得嗎?陳阿姨。」
  只消輕輕幾個字卻如同雷擊,然自己已經懸在危崖邊,雷思利幾乎是哆索著點著頭,他腦子突然一陣發熱,一把扯住黑瞎子的頭髮強迫他往後仰,除去頭髮的遮掩,雷思利發現,這張臉他曾在哪裡看過。
  很親,很近。
  他的父親。
  一股結結實實的嘔吐感自腹部湧起,胃液燒灼著,雷思利想推開黑瞎子卻被他死死壓至著,原來這男人從來沒有認真的抵制過自己。
  於是一切終能得所解釋,為什麼黑瞎子能自由自在進出雷家胡同以及宅院,原先他以為是因為自己改了格局的功勞,原來打從一開始他就進的來,打從十五年前。
  「別亂動啊。雷二當家。」黑瞎子這次確實地將刀片抵著,緩緩的壓在雷思利脖子的皮膚上,血珠滲出,如二月初紅。
  「不對應該說,初次見面,『三弟』?我是你大哥雷思安。」黑瞎子加強手上的勁道:「我要稱讚你啊,交配這詞用的真好。哈哈,你竟然還勃起欸,禽獸!」
  黑瞎子把雷思利拖進廁所,花灑如降下暴雨,冰水侵蝕著黑瞎子割出的傷口,黑瞎子將舌頭擠進傷口中,讓血蜿蜒著。
  雷思利唯一的掙扎就是再一次貫串黑瞎子的身體。
  「你好溫暖。」黑瞎子嘆息著,唇舌被雷思利反覆掠奪,粗暴,直接的暴力啃噬,黑瞎子手滑過之處佈滿細紅的血跡,像束縛的紅線緊緊纏繞著他和雷思利。
  心如擊鼓,打得兩人暈眩不已,黑瞎子仰著臉大口吃著水,嘶吼著、呻吟著,唯有此時雷思利才覺得這是第一次兩個人靠得這樣近。
  黑瞎子的勃起像隻拳頭堅實地抵在雷思利的肚子上,滿臉水痕,再一次彼此撕咬。
  他們的世界,狂野又荒涼,背德的鼠路只開著名為恨的罌粟。
  恨的罌粟磨出的禁藥,他們別無選擇就順著獸道走到了這一步。他們放蕩為官能享樂的掏金者,掠取彼此身上的禁毒。
  當然,他們從未相信有天堂,地獄為爾。

**

  雷思利做了一個夢,他夢到一個女人從耗弱無息中醒來,醒,是指她窟窿般的兩個眼睛逐漸汪出一層水光,聚攏成一淺泉,足夠把他映在她眼瞳上。
  她無聲的蠕動雙唇。
  他卻只能跪下,無聲的痛哭著,卻堅決不說道歉。他甚至感謝,女人和他父親用這種的方式將他帶到自己面前。女人將他取名為思安也許從未想過讓他復仇。
  但也許,這只是雷思利的自我安慰罷了。

**

「您好,請問是雷思安先生?」
「我是。」
「***在凌晨兩點十四分已由醫生宣布腦死,請問──」


魍魍巨影,所有的生與死,愛與恨,在這一刻得到完結。



***********************


接下來是ㄐㄐ碎言碎語時間(艸)
真是亂七八糟的文章啊,就各種意義而言ORZ
節奏衝很快,但我不知道還能在哪裡加字天啊ORZ
一些想表達的意向實在難以筆墨形容,特別是瞎子,其實還有很多地方必須要交代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停在這裡對我來說是最理想的結局。
**雷黑**這一CP實在讓我OOC跟腦補到外星球去啦(慘叫)
(跪+叩首)
對不起,他們到底是誰?((((ORZZZZZZZZZ

死亡充斥在黑瞎子周圍,母親給他的名字『雷思安』就是黑瞎子所謂的枷鎖,他沒有辦法想像母親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給予他這個他幾乎不用的名字。
對瞎瞎來說,母親和雷思利正是讓他擺盪在死跟生之間的兩個極端值,
如果他接受了雷思利就等於背叛了母親,如果他選擇母親那麼早在一開始他就不該跟雷思利有所接觸。
擺盪在這之間讓瞎瞎十分痛苦,但是他誰都沒說,所以就連住院中的母親跟雷家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只是自己吞著藏著。我不知道瞎瞎是否有要復仇什麼,但是以前後文來看,可以發現瞎瞎明顯是偏向雷思利的。W。

話說回來,其實我從第一篇寫到完結這篇,每篇的心境跟概念都不一樣,所以閱讀上可能會有斷續感,但這是我的極限了ORZ因為寫的時間太不連貫了啊啊啊啊啊對不擠ORZ
第一篇的主軸是聖經,而第二三篇的主軸是下面這個:
母蛇在一次的生殖季節中,可以與多隻公蛇交配而產下「同母異父」的後代。交配時間則依不同種類而異,有只需數分鐘也有長達數小時甚至超過24小時。一旦交配完成之後,蛇可能就會馬上受精。
雖然我寫的是同父異母啦ORZ

附帶一提,沒寫出來的是,15年前的微雨天正是雷思德(擅自設定雷爸的名字)的葬禮。
(話說他叫雷思德卻做出這種事情還真是= 皿 =)
至於瞎瞎為什麼會知道自己是雷思德的兒子,因為他曾經試圖想闖入胡同印證自己五行八卦學的好之類的卻意外發現竟然可以進入雷家的胡同(這邊好玄糊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想搞什麼設定XDDDD),而他跟母親說後母親跟他全盤托出,他原本以為自己只是私生子而已。

大概就這個樣子嗚噢要跟禁藥別離真是捨不得,但接下來要寫其他的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總算有活過來的感覺
但是H文寫的這麼順也太....ORZ(崩潰)有點對不起從小到大的國文老師ORZ

最後
再次解謝雷雷願意包容我這腦抽的變態(?)系列雷黑文ORZ
超級愛你唷WWWWWWW











« 【萌神生日賀文】絕色(下之一) | 主頁 |  【胖子】無題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拍手)
恭喜小ㄐ填完的坑多了一個!
禁藥裡面兄弟的設定好像也讓雷黑的自攻自受感獲得了合理的解釋~(哪裡?

Re: 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個笑翻
我都忘了自攻自受這點XDD天啊整個太巧了XDD
每次打文時都覺得好多巧合,覺得有點恐怖但是還蠻爽的XDD

終於又填完一個好爽快啊XD
謝謝予W

恩~這文後勁倒滿強的耶
我很喜歡後面的驚悚血腥感(?)
雷家人的名字都好好聽喔!!!!!!重點是因為"思"嗎...
恭喜ㄐ填完此坑~

Re: 阿廿

其實從第二篇開始就暴走掉了ww
原本是模糊的概念卻越寫越暴走真的很可怕,不能擺脫肉文更可怕orz

天啊我的後爹之路呢(撞牆
我也喜歡雷氏的名字www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60-121841f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