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雷黑】禁藥(二)


狀態顯示: (洛久嘗試認命)

這是二噢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意思就是下神馬的就會完結都是騙人的,
誰快來救我教我如何寫短篇的技巧(yay)
感覺沒尛進度的一章ORZZZZZ


  我在等待一次來臨,一個回歸,一個曾允諾的信號。這也許是徒勞無功,或極其可悲。
  我不過是在等一通電話。
  解放我們彼此的電話。

  **

  瞎子頭抵在冰冷的磁磚牆上,任由花灑的水掠奪自己一寸一寸的肌膚,水溜過他的腰際,一如碰過他的男人們一貫的手勢。
  關於情啊、愛啊,黑瞎子笑笑,他沒有那個心力去相信了。
  自己的眼睛從來沒看清楚過甚麼東西。
  然而他的價值就只在他的眼睛,和利索的身手而已。
  是個隨時可銷抹的存在。
  瞎子摸著自己肋下的傷痕,亞當的誘因來自他體內的肋骨,肋骨的誘因來自於那蛇。上主對蛇說:「因你做了這事,你在一切畜牲和野獸中,是可咒罵的;你要用肚子爬行,畢生日日吃土。」
  男人、肋骨、蛇。
  瞎子發現自己怎麼樣都跳不出這個死循環,全部都是他自己。
  我們是自己的魔鬼,我們將自己逐出自己的天堂。
  出賣與被出賣者在彼此身上落下吻印,裸身的荊棘桂冠加冕,他卻救不了任何人。
  自己只是個不詳之人。
  卻有個枷鎖死死地將他栓在現世。
  他一點都不明白啊。
  黑瞎子失笑,二當家啊,你十五年來始終沒明白最重要的事情。
  一個快死之人怎麼可能就這麼碰巧給倒在雷府的胡同巷弄?
  那當中的奇門遁甲非雷氏之人又怎有能耐進入?
  而他自己也不明白。
  為什麼至今還在等一個也許再也不回應的信號?
  自己當真沉淪得無以復加。

  黑瞎子半倚在牆上,大開雙腿,將那股生的濃稠從體內掏出,哆嗦著,總覺得還有,還有。
  屬於他的熱度還殘留在自己體內,難以忍受。
  裸身沾滿了雷思利的氣味,黑瞎子嗅聞著,那是屬於他個人的味道,
  瞎子將沾了精液的右手抵在牆上舔著吸著,像是要吞下所有雷思利給他的東西,永不饜足,左手依舊在股間來回掏挖戳刺著,尋找最後一點讓他戰慄的罌粟。
  他被自己縱情暴露出來所大量釋出的醚味、沼氣,弄昏迷了,黑瞎子想起同樣也有人跟他一樣沉淪。
  那個幫他套上枷鎖之人。

  浴室玻璃門把喀啦一聲,雷思利他本來以為人是洗到昏了,都快一個小時了還沒出來,沒想到他一進浴室後看到的就是這副景像。
  他嚥了一口口水,也許那聲音只有自己聽的到,但他幾乎覺得黑瞎子說不定連自己心跳聲都聽的見。
  空氣中像是藏著一把火,只要輕輕一劃,慾火就會劇烈燃燒。
  黑瞎子抬眼看著闖進來的人,艷紅的舌頭還舔拭著手指,他笑了。舌頭順著手指舔到手腕,然後拔出左手。
  「二當家,不是連澡都不讓我洗吧?」他攤開兩手道。
  雷思利蹙起眉,一把將黑瞎子抓離冷水瀑下。

  「你好冷。」雷思利把人壓坐在床上,
  「我是蛇啊。」黑瞎子笑笑,腳勾上雷思利的腰,用小腿肚磨蹭著。
  「幹嘛洗冷水?」
  「因為你讓我全身燥熱。」
  「你別老是答非所問。」雷思利啃咬著黑瞎子的乳尖,往外不滿的扯了扯。
  「那是因為二當家你不明白啊。我講的都是實話。」黑瞎子翻身騎上雷思利的腰,微微地搖晃著自己的腰,讓稜石磨擦過谷地。
  「你!」
  「二當家你乖乖的別掙扎,抱我。」黑瞎子俯下身,聲音裡的喑啞浮脹在雷思利耳邊廝摩著,不知何時刮鬍刀片已經抵在雷思利的耳後。
  脈搏鼓鼓跳動著。


***

  救我。
  救我。
  救我。
  然而這句話只停留在喉嚨深處,因為這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 【盜墓】 | 主頁 |  【雷黑】禁藥(一)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道長看了鐵定龍心大悅,
連爬蟲素都能一併補滿,
真是一舉多得.XDDD

Re: 予


我也好爽快啊XDDD
邊打邊幻想瞎葛格靠在浴室牆壁自己玩後面我就呼吼吼吼吼吼吼吼(爆裂撕衣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56-b8fc247b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