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藤癢】觸軌

謝謝藤藤大人賜名

P.S.內有,點開請小心(艸)
這篇名字超美果然是藤文山啊WWWWWWWWW(立刻拖去美國結婚結婚結婚)


--------------
咿阿阿阿阿阿藤癢這兩個小妖精事是要我怎麼辦啊!!!!(粗喘)
把兩人都抓去美國跟我結婚啦啊啦啊!!!(激動)



  解子揚最近迷上了園藝。
  其實也無所謂迷上這件事,他現在會這麼努力照顧它,全因為這株夜藤是那個人留下來的東西。
  像攤開的血管網,暗青帶紅的闇艷枝椏佈滿整個牆面,緊緊的依附著所有它能抓到的東西。
  不留餘地的。
  解子揚坐在盆栽前,不曉得男人當初是基於什麼心態買下這株算違禁品的植物。他知道他向來喜歡危險、刺激,但那是只有男人自己的時候,而一遇上自己他就會變得格外小心,男人的性格一向大膽而細膩,有他獨特的溫柔。
  所以解子揚不懂,各式各樣的結果奔騰過他的腦中,但仍是未果。
  他用男人留下的馬克杯替植物小幅度地澆水,自己喝一口,澆一口,明明是水,喝到最後卻逐漸讓人微醺。
  這不是水煮青蛙理論,而是物質化的問題。
  解子揚發現,最近自己物質化的能力常常失控,小幅度的那倒也還好,像把水無意識的變成酒。
  但是在無法預料的情況下暴走卻是他難以預防的部分,他試圖控治過,他以為自己能操控,但是不行,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也許是迴光返照吧?但是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會有迴光返照的情形嗎?
  解子揚只覺得自己快瘋了。
  他沒有打算讓男人知道這點,因為無論他知不知情都無所謂,遠水救不了近火。
  再說,就算讓他知道了又如何呢?只是讓自己更加煩躁而已。
  他拔下夜藤的嫩葉含在舌下而沒有咀嚼,類似男人曾餵食過的大麻,解子揚感覺到舌下開始輕微的發麻,像用針鬃不規矩地敲打著舌根。
  他的意識非常的清晰,對於周遭的感知也沒有任何問題,但那種麻痺與刺激感令他渾身戰慄,像吃了春藥,每個移動與摩擦都讓自己幾乎克制不住地呻吟出口。
  解子揚深呼吸了一下,肋骨慢慢地撐起這副單薄的身軀,又緩緩沉下,他這麼做重複了幾次,直到血液裡的騷動稍微冷靜下來,雖然他知道自己早就勃起了。
  他閉上眼,揉摸著自己陣陣生疼的心臟位置,感受那股生的罪惡,而後讓黑暗承載著他漂流向死的快意。
  隨後拉下褲頭。

**

  自己肯定是瘋了。
  染成蜂蜜咖啡色的頭髮不斷擦過自己的臉頰,解子揚的腰大幅度的扭動著,他噙著眼淚,強忍著快感跨騎在男人上頭。
  是男人,卻不是那一個黑瞎子。而是,一個只有在他含下夜藤葉片後才會出現的人。
  那個人也叫夜藤。
  解子揚曾經在做愛時邊高潮邊哭喊自己瘋了,那是他第一次跟夜藤發生關係。說關生關係也不太好,這樣感覺起來是你情我願的。
  解子揚幾乎是被這個男人撩撥到受不了後,單方面地哭著,求他,狠狠的操幹自己。
  這一個叫夜藤的男人蓄著長髮,在衝刺時總是會帶出漂亮的暗紅弧線。他很美,以解子揚貧乏的詞彙表示大概就是「妖精」一類的生物。
  夜藤第一次出現時正巧是黑瞎子出遠門後的第二個禮拜,而那天解子揚才被警告這植物有毒。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摘了一片往嘴裡放,當晚,夜藤就爬上他和瞎子的床,用他的手,慢慢地玩弄,讓解子揚只靠後面就高潮了好幾次。
  他曾以為夜藤是自己物質化出來的人,畢竟他出現的時間太過詭妙,而正好是自己的能力也越來越失控的時候。
  雖然這個問題到現在依然沒有解答,而且他分不清楚這究竟是夢還是現實。但是解子揚更不願去想,難道自己真有這麼淫蕩,在瞎子不在後就物質出一個妖精來滿足自己。
  夜藤一把擰上他的乳頭,企圖讓恍惚的解子揚專心在這場性愛上,但沒想到敏感的他驚得縮緊了身體將他體內的陽物繳得死緊,這個動作刺激到兩人,夜藤的腹部緊繃了一下,他咬著牙扣著解子揚的腰加大振幅。
  水床就是有這種好處,越晃,那不規則的反震越強。
  解子揚也忍不住了,蒼白的臀肉不斷摩擦吞吐著夜藤脹成暗紅的陽物,他越發放浪地搖動身子,一股讓人暈眩的酒香越來越濃地散在空氣中,解子揚也聞到了,他無意識地舔弄著下唇的模樣性感至極。
  「好緊,好舒服……」夜藤不禁逸出嘆息,他摩娑著解子揚的屁股,突然揚手在上頭啪啪抽了幾下,被打後反射性的夾緊讓他跟解子揚都興奮不已。
  解子揚嗚噎著,決心報復,他用力夾緊屁股往上提,腰身像是畫著圓似地繞著圈,不斷的變化角度。
  內部陣陣的抽疼,那種從尾椎骨一路竄升的搔癢與刺激又麻了上來,解子揚知道自己快高潮了,但是他突然對這種狀況感到有些不滿跟懷疑,他強忍著,停下了動作。
  「我這算是精神還是肉體外遇?」解子揚一邊喘息著,一邊拉過夜藤的手舔吻,那種令人發醉的香味益發濃厚。
  夜藤惡質的往上頂了頂,他的視線緊盯著那淫亂的赤紅舌頭道:「如果你認為我們是一對,基本上就不會有外遇這個問題。趴好。」
  夜藤撫摸著換了姿勢解子揚的屁股,那個觸感令他想狠狠的啃上去,看是不是如想像中一般甜。
  解子揚笑了,手抓著男人滾燙的下體往自己後頭塞,前端抵住入口並慢慢進入,緊熱柔軟地吞吐著,直到沒入根部時解子揚才有辦法說話。
  「是嗎?」解子揚用力的夾了一下,「那你就用力點做,就像我是你的。」
  「對,你是我的。」手緩緩繞上解子揚的陰莖,夜藤獎勵似地在他光潔的背上落下一吻。


**

  解子揚隔天是在水床上醒來的。
  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痕跡,如果有,也就是頭髮乾了點亂了點而已。
  他下床一路摩蹭到陽台,想吹吹風,卻意外的注意到今天的夜藤,顏色似乎艷紅了點。








« 【雷黑】禁藥(一) | 主頁 |  【萌神的生日賀文】 絕色(中)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恭喜老癢找到真天子(?) (鼓掌)
不管是精神還肉體通通不是外遇!!是他媽的對極了!!!!

Re: YUUNA


咦咦一咦一咦?!!(爆笑)
yuuna你對瞎瞎哥的怨念真的超深的XDDDDDDDDD
真命天子還有我啊啊啊啊啊!!!(被打爛)

恭喜藤藤賀喜藤藤吃到了小揚~
(在這祝好像哪裡怪怪的...

Re: MY LOVE 予

(爆笑)

相望藤藤會喜歡ORZ

(不好意思俺從中午看完文中風到現在才爬回XDD)
ㄐㄐ俺愛你啊!!!!!!!!
雖然俺現在要先帶阿癢私奔會消失一陣子
但俺一定會回來接你去LA結婚的請等俺(毆)

水床+背後式+拍PP都滿足了俺十成十的野望跟獸慾!!!
ㄐㄐ你超懂俺的火口火 俺們日後的生活一定會性福又美滿

瞎瞎拍謝啦~上師在上ㄐ土在下(?)你老婆在此正式被俺接收(拍拍懷裡的癢)
俺知道你很想拿硫酸滅殺俺不過太遲了XDD
阿予對不起俺搶食了你的羊肉...來分你一口(啊)

ㄐㄐ不介意的話就命篇名叫"觸軌"吧~~
(只是輕輕觸一下不是整個出軌, 給瞎瞎留點面子...
其實俺真正的用意是倒過來念就變鬼畜(整盆盆栽被丟海餵魚))

再次感謝ㄐㄐ美味無比的贈文=///=
俺會努力生出激癢文來抱笞你的!!!(沒錯字)

Re: MY嫁藤文山ㄉㄉ

快帶我去LA買水床跟結婚!!!!!!v-91
v-414

等你啊等你啊我也要消失去修練後爹大法了WW
觸軌大好啊呼哈呼哈可惡阿藤藤真是一把燃起我的後爹魂,
人生不後爹更待何時,讓我們一起鬧出人命(各種意味WWWW
呵哈哈哈真舒爽,就某種意義而言我也ㄑㄅ揚揚很爽(喂)

瞎瞎哥至少人氣比靈靈高,你看靈靈都沒人要噢(安慰拍拍(這是哪門子安慰法

**激ㄐ癢文**
姆哈哈哈哈哈我是人生的淫家啦(囂張)
這樣在LA結婚時癢癢就可以**夾**在我們中間一起結婚了哈哈哈哈哈(你雜碎

也謝謝藤文山ㄉㄉWWWWWWW
愛你唷(羞)


其實這兩隻都是俺的(攬
這是同類相吸嘛XD兩隻非人的小妖精呀ww
俺跪求雷黑!!<滾

Re: 雷雷

嗚噢人人都想當總攻XDDDD
雷雷你超懂我!!!!
你看看兩隻都是小妖精他媽的是要怎麼玩啊當然是虛要一個像我一樣的總攻阿!!!!!!(你閉嘴)

就這麼決定是雷黑了XDDDDD
(兩個變態嗚噢噢噢噢噢)被雷雷打)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53-6ae43dd6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