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萌神的生日賀文】 絕色(上)

賀萌神生日快熱!!!!!



標題生出來了,但果然還是沒寫完(痛哭)
內容有點長有點煩(?)大家耐心慢慢的看WWW

有清官人物出場,沒看過的也可以當新角色看,有看過得應該很快就能上手WWW

CP...嘿自己猜(笑)


儼然變成清官番外一類的賀文我真的好渣好想哭(撞牆吃土)




  今天,麒麟坊的坊主真的很傷腦筋,他不知道要花多少錢整修他的麒麟坊前的青石地。
  外面擠成人餅人渣的粽子……呃,不對,是人不分男女也很傷腦筋,紛紛想卡個好位置好風水搶個好彩頭。
  霍家醫館連著旁邊的解家棺材板也很傷腦筋,不知道今天自個兒的存貨量還夠不夠應付這些瘋狂的人。
  唯獨站在麒麟坊牌樓上的幾個人還足夠冷靜,雖然他們臉上各是不同精彩的情緒。
  一個是一臉淡定眸子裡波瀾不興的張大佛爺。
  一個是眉頭打了十個扭結,玉手也扭成十個指結被迫來公證的清水縣令大人。
  另一個是怎麼看怎麼奇怪大白天就一臉淫笑眼前還矇著一條黑絲巾的麒麟閣第一殺手黑瞎子。

  好強大的氣場。
  好無奈的縣令。
  好變態的瞎子。
  下面的善男信女痴男怨女孤男寡女不約而同的舉起小手合著掌,念了一聲阿萌陀佛,善栽善栽。

  越接近時辰,下面的鼓動就越激烈,幾個已經在路邊打起來,大吼著萌神的菊花我要採。幾個路過髒家界觀光的文人騷客不懂了,連忙抓了一個被擠到外頭的男人問著:「咳、壯士,敢問這麒麟坊出了什麼好事兒啊?怎看此地大家擠破頭的拼命想往前湧?」
  那男人原先還神色不悅掙扎了一下,後來看自己估計是進不去了也就回過頭,咧開嘴就見著閃亮亮的黃金門牙解釋道:「這位小哥,你這是打外地來的?怎麼稱呼?」
  那個小哥點點頭回答了姓吳,也笑了笑,臉上露了一個小酒窩,感覺頂討喜。
  那個金門牙漢子上下掃了酒窩小哥,突然道了一句:「嘖嘖,你這胸膛不夠厚,看樣子就是個打不過的,等一下繡球一拋你最好往邊邊涼快,免得被人踩扁了,想退都來不及退。」
  「招親?嘩──這哪家的姑娘呀,排場這麼大?」
  那金牙漢子愣了一下,「瞧瞧,我這健忘的都沒給說到重點,那上面啊,是張大佛爺的女兒──張綺靈啊──」


  張綺靈。
  年齡不詳,約雙十。 (10X10)
  都說北方山水好癢人,傳說中張綺靈那個美啊是初見瀲灩晴光好,回眸一笑百媚生,再見艷治失心魂,只恨衩未深腿根。
   而這樣的天下第一美人為何遲遲未論及婚嫁也是眾人關注的焦點,但任憑街坊鄰居巷頭巷尾三叔八婆二嫂七伯怎麼聽人牆角還是沒挖出個新鮮貨,正當眾人心灰意冷之際,都說了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天大的美事兒就在髒家界爆開,訂婚的都先拆夥,勾搭的衣服都還沒扣,大家死死的盯著張大佛爺在青銅閣前差人貼出的那張 拋繡球招親的告示,發誓一定要爆得美人花...咳嗯不是,抱得美人歸。
  
  「噢,這樣。那是不是只要搶到那顆繡球,我就能娶得美嬌娘啊?」那個酒窩笑了笑。
  「搶你妹啊搶,你放眼望去,這人潮中多少江湖好手,再說上面那個變態看見沒,他可是張家重金聘來的殺手阿啊!」
  「靠,不是吧~~ 招親還派殺手來幹嘛?」那酒窩小哥一臉震驚。
  「呔、你這可真問倒我了,不過張家什麼來頭,人家會這麼做自有他的道道,咱管不著。你看下面這裡多少人,能搶到繡球的也只有一個。許多人心裡都明白自己是來為人作嫁的,但還是義無反顧來參加,你說這為什麼?除了自己那點下流的慾望外,讓人家張小姐有面子風風光光地嫁出去不也是挺好?畢竟都是從小看到大的呀。」
  「從小看到大?您怎麼從小看到大,她不是大戶人家小姐嗎?……操!壯士您偷窺啊?!」
  那酒窩男還沒叫完嘴巴就被死死的蓋住,金牙漢緊張的汗如雨下,乾笑了幾聲說道:「都說南方人精明,果然不假。你可別張揚出去,我這活了四十幾個年頭了,也就這麼一件虧心事,也只敢偷看張小姐在後花園遊玩的樣子。」
  酒窩男死命點點頭,金牙漢子一把手放下他立刻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操,那種蓋法還讓不讓人活啊?
  酒窩男頓了一會,等不喘了才開口說道:「壯士,你怎麼知道我是南方人?」
  「人活到一定的歲數,很多東西眼一掃就能知道。說到這,你打聽了這麼多是決定要看熱鬧還是湊熱鬧?」
  「您都說了眼一掃就知道,我的心意您豈會不知?」酒窩男微微笑著,眼睛就往麒麟閣牌樓上看去。
  金牙漢子看著眼前這位自稱姓吳的酒窩男,雙手自然交疊在胸前,眼神隨和溫柔看似一派輕鬆地立在一旁,明明是個極為普通的姿勢,但那骨子裡透出來的風流倜儻不免讓人微微地心醉神馳。
  眼角帶著三分旖旎七分俊氣,酒窩男身上一襲月牙白的長衫,雖不知什麼材質也足以知道那價格可能是他們這些小民幾個月的薪酬,但那溫溫和和地態度也絕不像是個不長眼的二世祖。
  總而言之,他整個人沒什麼氣場,也許一開始若他沒有拉住自己,自己可能不會發現,但一但看見了,眼神卻很難從他身上撕下來了。
  有幾個人已經將視線轉到轉到酒窩男身上上下打量著,那是一種驚為天人的目光,但大多是男人的,他身邊的女人倒像渾然未覺有個龍脊背就立在自己身邊,要不,肯定有人寧願放棄那張家小姐也要倒貼酒窩男了。
  金牙漢子不禁悲哀的想,如果自己再年輕個二十歲不曉得該有多好,當初職業隨便選個勇者武士或山寨頭子也罷,何必選個淘土的農夫呢?

  樓下的人焦急地等,樓上的人莫不是如此。
  那張大佛爺表面上看起來淡定,但心裡還是有點緊張的。他頭微偏,向身後的人說了幾句,不久後有人急急忙忙的跑過來,附耳在張大佛爺的耳邊嘀嘀咕咕,就見張大佛爺壓低聲嗓低吼了一聲:「胡鬧!這時辰是能耽誤的嗎?讓他立刻到前頭來!」
  邊上淫笑半晌地黑瞎子也發話了,指指下邊說著要再不開始恐怕這牌樓也會被拆,再說幾個重點人物,都到了。
  那一直立在一旁端茶水的小童嚇了一跳,這人不是個瞎子麼?
  殊不料那個一身黑的人突然轉頭過來,準確的對著茶水小童,咧開嘴笑了。嚇得人尖叫一聲,從此落下個討厭黑色的病根。
  黑瞎子當然不是真的瞎子,以他自己的解釋,只是怕自己太帥太俊了會造成縣令的困擾,要是每天審風俗案也是會累的。所以便自動自發的矇起他罪惡的雙眸,免得更多無辜的仔羊誤闖他嘴裡。
  畢竟自己要的「仔羊」,也只有天上天下唯一的一隻而已。來多了,他也怕消化不良,要不精盡人亡。
  他可是很清楚那位的能力和手段有多麼令人不敢恭維。
  哎呀,可是自己的回禮呢,好像也叫人吃不消啊~ 畢竟那麼大吃起來也很辛苦的,黑瞎子吃吃地笑了起來。
  「做好你的事。」眼見旁邊的變態泡泡有越來越盛的趨勢,張大佛爺受不了地發話了。
  「是、是。倒是您也別忘了我提出的小小條件。」黑瞎子手枕在頭後面,神色慵懶地說道,彷彿站在他旁邊的人只是個攻擊力零的老人家。
  倒是立在一旁的予縣令有些緊張,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但還是時不時的轉頭看著後面的捕快立三己和文安基。
  立三己無奈的笑了一下,開口無聲動了幾下,予縣令眨眨眼,一會兒便放心轉過身去,方才不安的氛圍已經消失。
  文安基不懂了,拽著立三己的衣角眼巴巴的看著他,立三己略彎下腰在他耳邊說道:「游師爺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噢,這樣。難怪呢。」文安基還想說些什麼,突然間身後的簾幕窸窣動靜了起來,就聽見有小童報:「張小姐來了,讓讓、讓讓。」

  文安基一回頭看,登時有些傻了。
  眼前的人,你無法說他到底有多美,饒是李白蘇軾恐怕也無法形容,那是一種你覺得全天空的星子都跌醉在他身上的感覺,只有他的周圍在發光。
  對,是「他」,不是「她」。
  眼前這個一襲湛藍綢緞勾勒出的曲線分明是個男子,那遺傳張大佛爺的眼眸是兩座幽黑的墨潭,吸人心神,奪人魂魄。
  除了絕色,除了妖精,你很難找的到第二個形容詞。
  文安基敏銳的發現,下頭的人眼神和呼吸都變了一個調,那是帶有濃烈情欲的喘息和被慾望控制的雙眼。
  一頭又一頭發情的變態野獸。
  文安基低啐一聲,拉著立三己往予縣令靠,避免擋著人家的通道。
  那樣的美會讓人瘋狂,自古美人起干戈,更是因為那股想獨享的占有欲。文安基相信張家將消息封鎖得很好,否則依照張綺靈那樣貌,還沒當上個美人昭儀或皇后是頂奇怪的事。
  「你在想什麼?」立三己伸手捏了文安基的鼻子。
  「在想還是我們家的縣令美得令人舒服。」文安基認真的說道。

***

  「梆梆梆」梆子一響,眾人瞬間安靜下來,眼神死死的盯著那隱在黑暗裡的張綺靈,每當他緩緩往前一步,眾人的喉頭就一陣滾動將全頭握得死緊。
  待張綺靈完全站在憑欄前時,這瞬間,抽氣聲繞梁麒麟坊牌樓,碰碰碰匡瑯匡瑯地重物摔地聲、女人尖叫聲、男人嚥口水聲就響在這寬廣的空間裡。
  張綺靈神色不變,似乎已經習慣這個反應,緩緩地抬起手,輕巧的從幾個壯漢抬著的軟轎裡拎起一個繡花球兒,那娉婷的優雅姿態,一陣微風吹過帶著那流蘇腰帶緩緩地飄動,一股清香幽盪在眾人鼻間,又有幾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摀著鼻攤倒在地。
  好想成為那流蘇勒著那小蠻腰兒啊──
  相較於底下那幅百鬼煉獄圖,樓上的人倒是淡定多了。
  「不夠沉。」張綺靈掂了掂手上的繡球,不輕不重的說著。
  「還不夠沉?這都灌了張家鐵十來斤了還不夠沉?!唷唷唷靈靈表妹啊你這是拋繡球招親不是丟鐵球大賽,太沉會死人的,幸好老佛爺早差人給您換過。」黑瞎子靠在邊上笑笑的說著。
  只是那語氣裡那錯誤的稱呼已然點著張家某兩位的烽火,三個人眼神廝殺了一會兒,最終是老佛爺……張大佛爺嘆了一口氣,伸出奇長兩指戳了一下黑瞎子的眉心,說道:「就你沒個正經。」
  輕輕的一下,卻是立馬浮上兩個深紅的圓印,黑瞎子嘿嘿笑了一下,凡事適可而止就好,便稍微收斂了一下那股邪佞。
  張綺靈美眸慢慢地掃過一圈,卻在看往某個方向時幾不可視的頓了一下,然後小小地歪著頭,回頭看了一下黑瞎子。
  「原來那是你的目的。好個一石二鵰。」
  「靈靈表妹過獎了。」黑瞎子笑得前腐後癢,對於張綺靈露出的粉頸,和那拄在頷下的纖白柔夷似乎已經免疫。
  張綺靈不置可否,說來,他今日終於可脫去女裝正是一大喜事,心情好了,自不願與那瘋子多計較。
  他的手緩緩揚起,眾人也跟著緊張的看向他手中那顆「繡球」,只見得張綺靈一手舉球,一手掌心朝外往後拉開……
  我操他娘的!那姿勢,分明是殺球啊──!!
  說遲時那時快,正當眾人尚看不清張綺靈的動作只覺得一顆火球飛過臉頰,一瞬間地上已經多出了一個五呎深的冒煙窟窿。
  這一球,沒有人接住。
  黑瞎子拿起一塊板子,默默的在張綺靈名字下面畫了一條線。
  眾人深呼吸了一口氣,就知道這是場硬仗,但沒想到是這麼硬的仗!這球要是接下去準是要去張家鋪子訂做一雙鐵手臂了,媽媽呀,大家在心中哭吼,面面相覷了一下但始終沒有人離開會場,畢竟這可是事關爺爺的名字啊還有他們一點也不想裝機械鎧!!!
  就見張綺靈輕輕的用奇長兩指夾下第二顆繡球,那動作美得就像張綺靈夾得不是顆鐵球而是顆麻糬一樣。
  眾人屏氣凝神,幾個懂武的已經悄悄運起內力,雙手自然垂下,雙腳成弓箭步微蹲,目光銳利如鷹的等待著下一球。
  快如閃電,手揮出的那一瞬已聽見「啪」的一聲,一個男子腰骨呈現極不自然的姿勢倒在地上,抽蓄了一會兒,不動了。
  臉上一熱,大家手不自覺得沾上自己的臉,往上一看。
  天,下起血雨了。
  原來,那是骨折的聲音。
  原來,第二招是迴旋蛇球。

  鐵鏽味在空氣中漫開,直到有人想起該把人抬走時才注意到那名男子的身分──操,那可是有一身硬底子的,江湖上據說也是有榜上有名的淫賊、專門兜售成人玩具的越楠仁越大老闆嗎?!
  很快地,霍家醫館和解家棺材店都派人來處理,眾人各懷著不同的心思目睹他們離去。
  黑瞎子又在張綺靈名下畫上一豎。
  至此,已有些人面有難色,畢竟小命雖賤還是很重要的,幾個人拿不定主意眼神不覺間又往牌樓上飄去。
  只見張綺靈他緩緩地抬起頭來,讓人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惑人的水靈靈的眸,那對眼褪去了平常自信的光芒,帶點疑惑與不安,裡頭滿滿盛著水。
  水做的水做的,這勾人的娃兒肯定是水做的。
  下頭的人摀著心口滿滿漾著心疼,啊啊啊啊啊這個可人的妖精怎麼就不能娶進門來?好想恣意地把他壓在床上,聽他細細的被情慾折磨著哭喊,握著那纖纖的水蛇腰,喘息、還是喘息,擺弄他無力的四肢,用力的扳開那潔白如玉的腿,對他、對他啊啊啊啊啊啊────滅火啊啊啊啊!
  咚咚咚又有幾個人摀著下身,狀似痛苦地栽倒在地。
  「實在太簡單了。」黑瞎子說道。
  張綺靈瞪了他一眼。
  「爺爺、爺爺!來人吶救命啊!!爺爺心臟似乎是給抽了啊啊啊啊────」一個滿臉絡腮鬍地男子緊張的放聲大叫。
  「你爺爺都七十歲了還來這裡,這不是自己活受罪嗎?」幾個年輕人哼哼唧唧道,但還是幫忙人抬往醫館去,說穿了,也是找機會逃離罷了。
  於是第三球就在內圈的人明顯變少,外圈看熱鬧的人突然爆增的狀況下展開。
  幾個留下來的,還喊得出名號的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

  三十一吋金剛杵 神鵰大俠黑翼。
  摸筋叫慰 王胖子
  甜心粉紅教主 解語花
  莓果妖精 裘德考
  燭九陰燈油店小老闆 右研
  鬼沼蛇城城主 西王牡
  哨淋寺掌門 張不禿
  還有,那個看似文文弱弱的酒窩男跟一些叫不出名字的人還站在會場中間。

  「都死人了,你還傻站在那裏幹嘛?」金牙漢子急了,猛對酒窩男招手,示意他快過來旁邊。
  酒窩男只是笑笑,雙手負在身後極有自信地說道:「壯士,我叫吳邪,幫我記著了,我會是這裡的傳奇!」


« 我的胃就跟潘子一樣雖然坑坑洞洞但是很堅強! | 主頁 |  【3三】一樣。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小ㄐ真是給足了萌神面子......

>骨子裡透出來的風流倜儻不免讓人微微地心醉神馳
>眼角帶著三分旖旎七分俊氣
這到底是誰啊啊啊啊啊啊啊!!!????(吶喊臉)

嘛~不過張綺靈的形容詞倒是差不多(聳肩(咦?


反正小ㄐ都已經被種到地心了
再慘也不過灌水泥而已也慘不到哪去了呵呵(乾笑
小ㄐ就請盡情地....A_A

Re: YUUNA

哇咿(噴笑)
我覺得我把某人寫得很像鮟康魚XDDDDDDDDDDDDD

萌神很帥啊(傻笑)
帥氣的宇宙大萌神要出動啦!!!
千人斬少女張綺靈的形容詞.....正是鼓勵我往邪瓶路上邁進的動機(爆笑)

等等!!要是被灌水泥我不就再也出不來了XDDDDDDDDDD護法別這樣(淚目

啊 上一則忘記說

完全不怕被灌水泥
完全不怕被格盤
完全不怕打到一半WORD死掉
完全不怕走路跌倒喝水嗆到在家停電洗澡停水出門公車過站轉彎撞到電線桿...


小ㄐ!!!
你真他媽是條真ㄐㄐ!!!!!

仔羊跟越楠仁的諧音都讓俺笑翻了XDDD
ㄐㄐ好樣的~(拇指
看來這篇賀文的序又挖開了另一個天坑的土...
(坐臥坑底望天頂,枯等新土覆降臨)

Re: 我的愛YUUNA

(..............)

YUUNA,你一槍解決掉我好不好(yay)
我很怕很怕的啊(爆裂嘶吼)

Re: 藤藤

(yay) 大家的笑點都好妙XDDD
我覺得仔羊的吻合成度完全讓我起雞皮疙瘩,
果然大宇宙萌神的意志也很可怕WW

NOOOOOO說好的不填坑的!!!(你閉嘴
這個天坑拜託把他扔去四川不要再回來找我了拜託阿啊啊啊(抱大腿)
藤藤你做我大腿可好W(羞)

麒麟閣...小ㄐ,你害我餓了...

黑瞎子笑得"前腐後癢" 所以瞎瞎是腐男子?

還有,最後那麼爽朗的小老闆是怎麼回事?

緊張緊張緊張 刺激刺激刺激
欲知後事 請待下回分解
(希望是個很快就能填完的坑 XDDDD)

Re予

我也餓了(哭)
瞎瞎笑得前腐後癢只是因為我懶的改字,腥住音駕駛,我看這個字也中肯遂留下他一條小命XDD
吳邪超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笑)
咱們的小老闆這次要威啦!!(rock)

看樣子這是個血屍墓,搞不好小ㄐ這條命都要賠在(小哥跨)下面(痛哭)

ㄐㄐ太帶種了!!!
記得備份好重要資料和先檢查家裡水電和交通工具沒有故障唷!!

Re: 方丈


ㄏㄈ的報復已經開始(吃土)
我今天摔下樓梯XXDDDDDDDDDDDDDD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46-ceec952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