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二章



破萬了XDDDDD
目前大概寫到故事的1/4到1/3,照這個發展下去,唔嗯.....哇OrZ
我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了^q^




  「老衲為萌神大廟麒麟宮的住持,法號綺夢。」
  文安基一聽,雙膝直叩上青石地,手緊抓著老道的衣襬,顫著嗓子道:「方丈您求求救救我爹吧!」
  「老納並非醫者,您這是……」
  「城裡面的人都說麒麟宮方丈仁心佛手瓜懸壺濟淫世舍利薰心良知憫妹麒麟灌頂雞爽無比是個真真正正神的傳人,只有透過您的祈求萌神才會顯現神蹟寬衣解帶賜麒藥啊!!」文安基淚目跪求,整個人都快纏上方丈的大腿。
  方丈輕輕的拍著文安基的頭,雖然覺得剛剛似乎話中有話還有點奇怪,但人家既然是誠心誠意來求聖藥,那自己大發慈悲也不是不可行的事,遂將兩人接入麒麟宮正殿內。

  麒麟宮位於群山之間,落於山巔之處,宮內的奇山怪石為當年建宮特意開鑿,陣日煙霧繚繞,縹緲有如仙境,宮形似若麒麟盤據,豪邁不羈,而其間再摻雜怪石嶙峋圍繞亭臺樓閣,雕樑畫棟鬼斧神工,氣勢磅礡,是一處令人歎為觀止的絕世之作。
  文安基不禁咋舌,天,清水小衙府怕是連人家一間廁所都比不上了。
  他轉頭看了一眼夏巴景,也有些愣住。
  這小子幹嘛一副看到爹看到娘那種幾百年不見故人的神情,這他家麼這?
  「爹?」
  「啊?」
  「這我們張家祖墳啊?」
  「祖墳你妹啊、你全家都祖墳!」夏巴景氣得脫口而出。
  文安基好生委屈道:「我妹不就您女兒,我家祖墳那您難不成粽子?」
  夏巴景一下回神過來,噢,也是,他們目前還是父子的設定,嘖,一氣之下都給忘了。
  催促著文安基跟上方丈的腳步,夏巴景又抬頭看了一眼麒麟宮,悄悄的嘆了一口氣,將臉埋進文安基的肩背中,他想,也許這溫度是騙人的,都已經死一半的人怎麼還會有體溫?
  方丈領在前頭,推開正殿大門,殿前案上的蠟燭被點亮,昏黃的燭光照得三人的側臉都有些陰慘,外頭暮霧漫漫,夕陽隱在雲層後頭。
  方丈將幾個蒲團從香案下拿出,讓文安基將夏巴景放倒在上頭,並取來小火盆,烤烤他們都有些發凍的手。
  那香味正是檀香,文安基和夏巴景對看一眼,明白了那三具屍體肯定跟麒麟宮有關係。只是聞了久些,文安基頭竟有些發暈,他感覺自己眼前暗了暗,神智也逐漸模糊。
  「完蛋……」文安基心裡頭這麼想,嘴裡頭也說了出來。而後他意識便像斷了線的風箏飄然遠去,不省人事。
  「大福、大福!」夏巴景緊張的推推軟倒在蒲團上的人,發現怎麼叫都叫不醒後,他轉頭看向方丈,方丈也是一愣,急忙看向那火盆,沒想到裡頭竟被混上一塊迷香,若不是麒麟宮的人早被訓練得放不倒迷不昏,現下這些人早就東倒西歪了。
  從柱後黑影中緩步踱出一個人,在夏巴景還沒張嘴大叫之前,那人先開了口緩緩道:「不用擔心,他只是昏過去罷了。」
  「鵰兄?你怎麼來了?」方丈驚訝一嘆。
  「沒什麼,只是我家隼兒通報小井讓人背著上山,我便過來看看。沒想到,背他上來的竟然是小雞。唉,這能說是命運嗎?洛小雞化這什麼鬼名,文安基?」大鵰邪佞的笑著。伸腳踢踢昏迷文安基的頸脖,讓夏巴景不禁打個冷顫,他知道這人是誰,早在他上山前就拼命的祈禱自己能不碰上這人就千萬別碰上,他實在不太會應付他。
  「屬下井參見黑翼爐主!」夏巴景哆哆嗦嗦的起身,十分恭敬的單膝跪地,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欸,瞧你,把可愛的小井給嚇成那樣。」方丈扶起夏巴景,要他平常心坐著就好。「小井,這趟下山辛苦你了,當捕快應該不輕鬆吧?」方丈努力打圓場,續道:「要不是你剛剛說了什麼妹又什麼全家,我還真差點認不出你來。」
  「哈哈,那句只要是麒麟宮的人都成天掛在嘴上呢。」黑翼輕笑道,伸手將夏巴景臉上的人皮面具給撕了下來。「還是這張臉看了舒服。」
  夏巴景一個吃痛,眼眸中泛上一層水霧,讓方丈急忙將他往後拖了幾步以免慘遭黑翼毒手,並輕喝道:「鵰兄你克制點!」
  黑翼尷尬地將伸出的手改往臉上撓抓幾下,「嘿嘿」笑了幾聲。
  「方丈,井無事的。而且這幾月當捕快的生活還算有趣。」夏巴景簡短的回答道,沒想到會因為一句話就被認出,這還真是他始料未及的事。
  「怎麼,不過才幾個月的時間,心就往衙門一面倒啦?可別忘了麒麟宮交給你的任務。」黑翼唇沾薄酒,輕笑道。
  夏巴景猛然抬頭,正欲解釋些什麼,黑翼一揮手打斷他的話續道:「不過,我想井兒你應當不會。畢竟,你摯友們的半身還得依靠你來拯救,您說是吧?」
  九爪鎮金爐中飄出的嫋嫋檀香氣彌漫在偌大的正殿裡,夏巴景看了一眼昏過去的文安基。
  「井這一條命都是萌神和護法的,當然洛久和啊龍都是,這點請方丈和爐主安心。至於半身,我想負責後花園清掃的人會注意照護的。」
  「說的也是。你沒被種是你幸運,像他們這些被種還去了半條性命的才需要人擔心吶~說到這,小雞看樣子還沒恢復記憶啊?啊龍呢?」方丈疑惑道。
  「半身……要恢復記憶是有些難的,護法賜他的這具肉身原本腦部就有些缺陷,所以洛久的狀況是難說了,至於啊龍……根據我這幾個月的觀察,井也不知道,他一向承腐極深。」
  「是麼,希望能盡快恢復啊,我們……沒時間了。」方丈嘆了口氣。
  黑翼也僅是聳聳肩,「還有個半月的時間,得想法子屏除掉衙門的騷擾,還有『它』的追捕。」
  「『它』?」夏巴景問。
  「是啊,是『它』,不過,那不是我們能處理的事情,右護法他們目前正在追查此事。」黑翼將茶杯傾斜,茶水似溢未溢的波動中。
  「總之,井兒你想辦法別讓衙門再插手此事,不然,麒麟宮可無法保障予縣令的安全。時候要是到了,那可是整個腐國都遭殃的事。」黑翼轉著茶杯,將之擱在窗櫺上,一頭白隼低頭啜著水喝。
  「對了,井兒你中了夜藤對吧?哪,解藥。」黑翼從袖中掏出一個小瓷瓶。
  「啊!無事。葉大夫開了解藥給我了。」夏巴景搖手。
  「葉大夫……葉然?!」黑翼和方丈同時叫出聲,倒是黑翼先冷靜下來。
  「噢,這可有趣了,沒想到他竟躲在衙門裡?呼呵呵呵呵呵──井兒你可真的帶來個不得了的消息。」黑翼戳揉著自己的光滑的下巴,輕笑道。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三章(上) | 主頁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一章(下)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忍不住哼歌

鵰邪佞的笑~又邪佞的笑~
笑看萌神逃不掉~
鵰邪佞的笑~又邪佞的笑~
怒中帶嬌引狼嚎~~

鵰邪佞的笑~又邪佞的笑~
護法不在趁今朝~
鵰邪佞的笑~又邪佞的笑~
全身脫光夜消遙~~~



呼呼呼呼(意味不明)

Re:師爺

XDDDDDDDDDD笑死我

神馬是護法不在趁今朝啦xDDDv-405 YOOOOO
萌神快跑啊!!快跑到護法懷裡!!(只是換個人讓同個地方疼啊你

小ㄐ真的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啊~
你這陣子的狀況讓我看得很擔心哪!

有機會想求小ㄐ現場表演這句的早口言葉→
「城裡面的人都說麒麟宮方丈仁心佛手瓜懸壺濟淫世舍利薰心良知憫妹麒麟灌頂雞爽無比是個真真正正神的傳人,只有透過您的祈求萌神才會顯現神蹟寬衣解帶賜麒藥啊!!」

是說鵰哥出場未免太帥v-15

RE縣令

呼哈哈哈哈那句太長啦xD
大概現場我是背不起來了
也許用天屁可XDDDD

鵰哥邪佞帥帥xD 不過被師爺那個歌一唱我滿腦子只浮出雜碎兩字而已XD


>>不過被師爺那個歌一唱我滿腦子只浮出雜碎兩字而已XD

開玩笑....70宮出品的都是雜碎啊!!
鵰哥還是特別大根的雜碎!!!!(喂

re 師爺

特別大根的雜碎是尛啦v-218呼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翻

太棒了雜碎70宮(喂)我最喜歡雜碎最喜歡70宮了啊啊啊啊啊(膜拜


妳好 我就是那特別大根的雜碎~(笑翻)
我好帥!!小ㄐ寫的讓我好自戀~~!!
明明鵰哥設定就是個台客來著XDDD
方丈好威啊!!讓人忍不住補充他佬博子上的
可是護法御賜一百零八顆超威武的黃金拉珠啊!!!
(被拖出去)

哼哼...這黃金拉珠可是萌神得道顯神跡時用過的,KUSO國際認證370%正品!!
比整串的色立子還稀有!!!
70宮主祀雜碎當然人人都以成為一個偉大的雜碎為人生終極的目標v-91

RE鵰哥

哇阿啊阿啊那串黃金拉珠會神馬聽起來有點A啊是我的錯覺嗎?XDDDDDDDDDD(爆笑

鵰哥帥帥,一來就放倒小雞我XD
可惡我要復仇XDDDDD(笑得這麼歡是怎樣

RE方丈

我好像可以確認那串拉珠是怎麼顯現神激了XDDDDDDDDD

還有不要以為英文字母比較多我就會被個國際認證給騙倒WWWW那是嚇不倒我的XDDv-91

大家都以成為雜碎為人生目標XD(爆笑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30-5f11141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