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一章(下)


呃....打完之後才發現,我他娘的這第一章也太長了吧....這能成為第一章嘛這(抹臉

然後啊,清官好長長,小ㄐ寫不完^q^


不過發洩一下生病的壓力真好,
因為發燒動不了筆敲不鳥鍵盤真的SO討厭,
進度停太久我都忘了自己之後要寫什麼啦(噴火(是你記憶力問題吧混帳


以上W (滾開雜碎ㄐ

  「解仵作、解仵作!」予國為喚了幾聲,他剛剛接過游尚師手上的驗屍筆記,看了一下,發現有幾點讓他很在意。
  「胸腹無明顯外傷,顯然不是特意凌虐致死。其中最可怖即三具屍體皆無頭。
  根據解仵作的筆記,屍具脖子根處有兩處顯然遭奇大力量箝制而致深陷,如無誤,那應當為斷脖的著力點,一左一右,且連著頭的那截斷脖因還有第三個施力點,反扣頸脖往右一擰,順利的話一招斃命,又何必特意屍首分離?」予國為緩緩說出自己的推論,眾人一愣,一旁的文安基深吸了一口氣,而後被立三己摀著嘴拖出了房間去用藥酒清理。
  「尚不只如此。」解木容微笑道,「我和葉美人兒還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請大人移駕至放置屍首的大廳吧。」
  「解仵作……」游尚師關愛的看了一眼解木容,「保重。」
  「呃?────啊啊啊啊葉然別拿針扎我我一時口誤啊────」


  
  「大家的感情都很好呢。」予國為走在青石小道上這般說著。想來自己上任不過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這著實讓他感到欣慰,畢竟良好的互動合作才能使辦案效率提升到最高。
  「是啊。大人,往這邊。」游尚師推開驗屍房的門,撲鼻而來的是皂角和香茅混合的草藥,除去了泰半的屍臭。
  然而,游尚師才剛進房,看到屍體後身形便是一滯,「予大人,停下。」
  「怎麼了?」予國為察覺有異也跟著過去,但讓游尚師攔著便無法再前進。
  游尚師整個人似乎被定了格,動也不動盯著屍體瞧,淡淡的數著:「一、二,少了一具。」
  予國為正想探頭,突然肩上被重重一按,兩根略顯乾枯的手指動了動,幾縷髮絲撓過他的後頸,嚇得予國為一聲慘叫,整個人往前撞進游尚師的懷裡。
  回頭一看,那搭著自己肩的不正是解木容嗎?
  「啊、予大人抱歉,嚇著你啦?」鬆開手,跟在後頭進來的解木容一頭亂髮,人倚在門口急促得喘著氣,斷斷續續的想講些什麼,最後稍嫌無力的蹲在地上,調整好了呼吸才又站了起來。
  倒是予國為很快的就回過神來,咳了一聲,「無事。」他說。
  「噢。」解木容緩過氣,笑了笑,摸摸鼻子暗自接下某師爺快殺人的眼神。
  「少一具屍體我等會再解釋,總之,予大人先看過『這個』再說吧?」解木容靠到屍床前,一把掀開了其餘兩具半掩的屍布。
  「這、這是……」眼前的景像讓予國為一呆,背上立馬浮出一層虛汗。
  「難不成是屍變?另一具起屍了麼?」
  「不是屍變,也沒有起屍,但這……很不像屍體吧?」解木容蹙眉道。
  「從巳時到申時,少說也是一段時間,且死亡的時間絕對早於這之前,然而,為什麼我們看見的屍體彷彿還活著般,不僅柔軟有彈性,還維持著肉色未爛呢?我想予大人和師爺肯定在思索這些問題噢?」解木容語調雖是輕鬆,但眉間的刻痕已微微洩漏他的情緒。
  平常不羈的神情已全數收起,解木容神情專注的盯著屍體道:「我和葉然也注意到這點,原本以為會不會死者生前有服毒或是等奇藥,但查來驗去,怎麼樣就是找不到。」
  解木容頓了頓,突然開始解起其中一具無名屍的衣服,並說道:「接下來的,算是我做了這麼多年仵作也難得遇上的奇事。」
  他將屍體上的衣服剝個精光,勻稱的肌理,看得出來維持著跟生前一般的彈性。解木容將屍體翻過身,用力往屍體腰椎一敲,從肚臍裡掉出一顆珠子,在予國為尚未反應過來之前,那屍體瞬間灰化,崩解成一盤散沙。
  「這──!」予國為和游尚師愕然,沒想到竟是如此。
  「原先我只是想檢查屍體周身的特徵或是其餘外傷,沒想到在翻身珠子掉出後,屍體便成灰了。至此,我們只剩最後一具。」解木容將珠子交給游尚師,自己則忙著拍掉身上的骨灰。
  游尚師接過珠子,此珠色澤黑中帶紅,他拿起透光查看,無他,但卻有一股異香。
  「原來如此。」予國為點點頭,「讓這些屍體不腐的原因出在這珠子上,恐怕這三人的死也脫離不了干係。調查這兩顆珠子的來歷,務必保好最後黃大明的屍體──游師爺?」
  「予大人,您聞。」游尚師將珠子放在掌上,予國為低頭一個深吸,眼眸在辨別出味道時瞬間睜得圓大。
  「這是──!」
  「沒錯,是淫檀香。還是正宗草泥馬淫檀香──萌神大廟麒麟宮特產!」

***

  辰時。
  「欸,下巴,為什麼是我跟你搭檔?三己呢?向廿呢?」文安基臉色土黃,搖搖晃晃的走著,每一步都極其舉步維艱的樣子。
  「不准叫老子下巴!三己不是去奉令去查珠子的來歷、向廿休養中不是嗎?欸你走穩些!這麼顛來晃去老子頭很暈的!」
  聞言,文安基表情簡直是要噴火了,「你玩這哪招?老背少?!啊?!他娘的這誰規定得誰出的餿主意啊?!」
  夏巴景攆攆鬍鬚,「論體質,我現在還算半個病患;論臉皮,安基你天生嫩臉囉。」夏巴景在文安基背上笑笑的說著,「這主意是師爺出的,他說得偽裝才不會被發現嘛。」
  「娘的!偽裝也可以裝夫妻裝兄弟啊操!下巴你欠我欠大了!」文安基大吼一聲,他好想好想把他背上的「老人」給甩飛出去啊!
  「大福,小聲點。咱們還得趕路上擒受山呢。你知道的,乖兒子,你老子我如風中殘燭,命在旦夕啊!」
  『老人』拍拍『大福』的頭,莞爾一笑,完全無視於那人臉脹紅到快吐血的神情,開始思索著交給他的任務。

  ───都記著了麼?
  是。
  那就去吧。記住,安全為重,你的藥我幫你備在這裡。

  「『爹』~」
  「幹嘛?」突如其來的叫喚中斷了夏巴景的思緒,他不悅的踢了踢身嚇人的側腹。
  「……你這是為人父該有的語氣和動作嗎?」文安基一個吃痛,腳步微微的往右偏了偏。
  「誰規定我一定要是個慈父的?」
  「那你慈愛些行不?不然等下怎麼演出感人肺腑的戲碼?」
  「不都說出家人慈悲為懷的嗎?不用擔心啦。」夏巴景這話讓文安基噎了聲音,歪頭,想想也對。
  這次游師爺交給他和巴景的任務也就是先探探情況而已。只不過不知為什麼,有股難以言喻的咽塞感,讓他小心肝碰碰跳著。
  雖然說,真的找個病患讓他們看起來更有真實性,但是讓他背著巴景上山這也太亂來了,雖然葉大夫說不礙事……但是但是但是……唉,文安基嘆了從上山後的第十一口氣。
  他回頭看看山腳下,又轉回頭看看前方,應該差不多也快到了,正這麼想時,擒受山上的萌神大廟麒麟宮已經在眼前顯露出來,矗立在他們面前,要比山腳下向廿他們遭襲的小廟要來的大很多很多很多。
  簡直是雲泥之別。
  這讓文安基和夏巴景不知覺得都有些看傻了眼。
  「……那個───」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文安基嚇得慘叫出聲,差點把夏巴景給甩了出去。
  「施主切莫緊張。」來人深深一合掌,語氣溫和,聲澤低沉,似是誦經多時練就出來的嗓音,讓兩人的警備都解了下來。
  「您是?」
  「老衲為萌神大廟麒麟宮的住持,法號綺夢。」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二章 | 主頁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一章(中)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文案ㄐ請多多保重身體~v-11
至少在清官完結前都要好好活著啊!!(喂)

萬眾矚目的綺夢大師出場~~~
接下來還剩爐主跟道長了吧
....有一種70宮人太多要小ㄐ硬塞角色的感覺XD"



繼續坐等第二章v-91

小ㄐ真的要多注意身體啊!
日常生活除了作息要注意之外,飲食的營養均衡也要注意喔!

"老背少"!虧你想的出來 XDD
方丈跟小夢合體了 ^_^


Re:予縣令&師爺


小雞要把自己訓練成v-91洛基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屁

謝謝啦噢買尬好感動(抱大腿蹭蹭v-10
予縣令&師爺唷唷(親一口
這一對好萌(淦滾開(我是說故事裡面的啦v-414
在還沒寫完之前小雞都會努力苟活的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v-91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29-a513053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