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一章(上)

嘛嘛,在下將感應錄內的地理位置稍稍轉換了一下,
私自設定清水縣在整個髒家大陸內WW
謝謝大家



第一章(上)

  五個多月前,清水縣。
  一襲墨藍長衫的青年一腳跨進清水縣的衙門,腰間繫著一條銀灰鐵色腰帶,樣貌細緻但堂正,氣質雖峻但卻是溫儒敦厚的,那模樣,讓守門的衙役忍不住多注意了兩眼。
  時候甚早,正是天剛亮的時候。二牙子掃著地,身上的僕役的棉服穿的要正不正,眼瞼半閉,估計若是一陣涼風襲來那地也不用掃了,身體躺地抹個一滾正是清爽高眠時。
  長衫青年嘆了一口氣,單手負於背,一手按在胸口,手中一伸一抽之間便多了一本黃色的東西。
  他一路穿過青石鋪的小道,直闖衙門正殿。僕役一看不對了,這人到底懂不懂衙門的規矩,民有冤,是謂擊鼓伸張,但那鼓在前面,這青石路要也是跪著進來,最後還得塞給左右差役一些賄賂,怎麼這人腰板挺得這樣直,敢情是個瞎子不成?衙門口那「有錢好辦事,無錢吃自己」橫批:「光明斂財」是看不懂麼?
  僕役給差役打了個眼色,那差一身皂服閃亮,材質挺好,估計是衙門裡相當有份量的頭兒,他搖搖晃晃的飄至青年面前,神色極其不善,先是瞪了青年一會兒,接著下襬一撩,竟是蹲了下來,嘴裡咬著草桿,姆指和食指搓了幾下,嚇聲道:「你誰?錢呢?」那痞樣讓青年微微皺眉。
  然,青年僅是沉穩,將手中黃帖輕放置差役伸出的手上,緩緩道:「清水縣的新任縣令,姓予,字國為。」
  差役一愣,而後整個臉迅速的扭曲,正要飆出一串驚天地泣鬼神的哀嚎時,予國為便將輕手覆上那差役的嘴,這一招,氣勢雖無轟轟然如山洪欲爆,但竟令得差役頭一縮,眼眨眨,乖得連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說了。
  「傳令,所有衙門成員一刻後至內衙正堂。」溫厚的嗓音一字一字清晰的說著,只是那眼裡精光一閃,惹得那差役渾身抖了幾下,急急忙忙從地上爬起,沿著長廊一路大喊過去。

  正午時分,清水縣府衙門貼出了一張公告,內容寫著念皂隸快班等衙門成員年歲已高,故給予資遣,並另徵新人。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來西冷縣便大刀闊斧地肅清衙門人員,就連整個衙門也洗得乾乾淨淨,門口那不倫不類的對聯也全部換新。
  雖然時值衙門公休,但好長舌口的縣民聽說這縣令已年過三五,但那臉蛋,嘖嘖,可能你保守說二五都不會有人相信,又那師爺年紀雖輕未過而立,長得也是一表人才讓人垂涎不已,一時間清水縣府衙門庭若市,人人競相看著這新縣令新師爺新衙門跟新氣象。
  又不到十天,整個人員的揀選以及人員調度都已處理的差不多,且說到這縣令看起來溫溫和和做起事卻是相當雷厲風行,幾個新輪上的差役已經忙進忙出得有些七葷八素,抱怨連連。
  「唉唷,再蹲下去我屁股都裂了……」捕快一班的頭兒文安基揉著屁股,手裡拔了一叢又一叢的雜草,嘴裡碎碎念著。
  捕快二班領頭立三己聽了,也只是笑笑,一手伸手往文安基頭上擦汗,另一手則往他屁股一掐,道:「雞屁股肉酸了,燉菜的味道就壞了。你要不歇歇,我來幫你。」立三己早將抹布放到一旁,掐完了也蹲下來開始幫忙拔草。
  從大堂剛步出的予國為見著這景象也有些於心不忍,但看周遭其實人都各司其職也是分身乏術,民壯正在整修屋瓦,皂隸正在編牌處事,予縣令正要開口說也來幫忙時,一直隨行在他身旁的師爺游尚師已早了一步開口:「都先歇著吧,予大人體諒大家辛苦,剩下的草明天再拔即可。」
  文安基一聽,整個人一放鬆就想往後倒去,遊尚師手即時一扶,順道敲了一記文安基的頭:「安基,別胡躺,後面是予大人。」
  「嘎?!」文安基迅速的轉過頭,一看,果真是予縣令一臉無奈的看著他跟立三己,又思及剛剛被掐屁股一定也被大人跟師爺看到了,整張臉就是一紅,伸腳就是往立三己屁股一踹。
  立三己反應極好,一個後翻便是躲過這凌厲的一腳,捕快的皂服紅黑翻飛,立三己單足輕點又多退了幾步,文安基一見出腳不得,罵咧了一聲格你老子的又追了上去,轉眼間只聽著聲音但已不見人影。
  衙府內足足兩天這樣的雞飛狗跳情況上演了不下五次,予國為雖然無奈,但嘴角卻勾起了淺笑。
  這樣健康的氣息讓衙府內的肅殺之氣也減了不少,雖然明顯吵多了,也明顯的讓他感覺有義務教育這兩人的口頭用詞,但相對的,文安基和立三己的互動也減緩了這幾天,他看了師爺呈遞上來清水縣的一些資料後的焦慮。
  這焦慮的原因無他,就在這清水縣的現狀。
  仔細的看過過往的資料以及縣誌記載,清水縣顯得十分的奇特,但那種奇特又是他說不出的怪,予國為數度將清水縣和他曾待過的幾個縣府的縣誌做比較,但真要說的話,那是一種直覺,你知道這背後肯定有犀竅,但你將整份縣誌仔細的翻過幾次還是未果。
  予國為想起游師爺拿給他的清水縣地圖,清水縣群山繞夾,中有谷地是人馬車對外物資流通之地,西面擒受山,南劃王母縣,北走斷背山,東對髒家界,簡單來說,這裡物產豐富證是山賊最喜出沒之地。
  「……大人?」游尚師喚了一聲正巧拉回予國為越發走遠的思緒,一回神,予國為才發現自己的手在空中筆劃起來,他看了看四周無人,咳了一聲趕緊放下手。
  「若您在想縣誌的事,學生這裡尚有一些案本。但時候晚了,我想您先該用膳才是。」
  予國為偏頭瞧了他的師爺一眼,看來他的確選了一個好師爺,敏銳且心細。
  用完膳,再處理完一些瑣碎的事後,夜已深,然咱們的縣令大人挑著夜燭,尚在思考到底是哪裡有問題時,有人敲了門。
  「予大人,是我。」遊尚師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予國為頓了一下隨即起身,親手將門給打開,果不其然,他的師爺手捧著高過他頭的書冊站在門口,微笑的看著他。
  予國為嘆了一口氣,伸手接過一些書放在桌上,幾天下來他其實已經充分的領教到他這個師爺有多麼的認真,他著實打從心底感到安慰,只是夜至子時,他總希望這人能多休息,其實自己已經習慣晚睡早起的生活,看著這人用書冊遮遮掩掩,鼓著臉打呵欠就有些於心不忍。
  想來自己從前待過的西冷縣,那師爺的態度說有多糟就有多糟。
  予國為輕搖著頭,就聽到師爺輕聲問:「大人,這縣誌哪裡有問題麼?」
  「不是,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罷了。」予國為面浮上一層薄紅,怎麼在這時走神呢?他深吸了一口氣,緩過精神便繼續看著縣誌。
  看著看著,越看越覺奇怪,他瞇起眼道:「尚師,咱們清水縣人口數含家禽走獸?」
  游尚師聽了,抬起頭接過予國為手上的縣誌,看了一下微笑道:「大人,咱清水縣其實從極久以前,流民因內亂就分了幾個族別,分別是衣、真、強、人、外五大種族,其中以衣族為宗,真族為輔。至於書上記載的家禽走獸只是這些種族的簡稱而已。」
  予國為接回縣誌,這一看,果然發現下頭有極小的備註這些種族,分別是:衣冠禽獸族、真的禽獸族、強受人族、人類族以及外星族。
  清水縣令深吸了一口氣,一陣惡寒竄的他頭皮發麻,這、這名稱還真是令人不敢恭維,怪不得縣治表面上只標了簡稱。
  游尚師將予國為的反應盡收眼底,抿著笑道:「大人不用緊張,這些都是襲承下來的名稱而已,目前各部落間相處平洽,也不太有人會直說自己是那個部族的人了。」
  因為沒有人會擺明著承認自己是禽獸啊,游尚師在心底補了一句。
  予國為一聽,稍稍的放下心來。
  當朝採取官不任故鄉,因此自己並非清水縣人,念及此,便給自己和游尚師倒了茶,慢慢得喝著,一邊問著游尚師一些清水縣的風土民情一邊強記著,盼能更瞭解這整個清水縣。



  而時光飛逝,轉眼間他這個清水縣令也任職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也因為這縣令予國為人如縣名清如水、明如鏡,上行下效的結果,衙門裡所有官差皆以予國為為榜樣,衙門裡所有人也都受到了百姓們的尊敬與愛戴。
  本以為,整個清水縣,從此安和樂利,官民融洽,百業欣欣向榮,然不料這天,清水縣發生了件大事。





« 【70宮】難斷清官 - 第一章(中) | 主頁 |  【70宮】難斷清官 - 楔子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我變老了 XDDD
(對文章內容已經越來越淡定了)

RE縣長

你發現了XDDDDDDD
我還想說藏在裡面大家應該不會看那麼仔細的說姆哈哈
把大家都變成大叔XD

大叔好啊!!

成熟 多金 好推倒wwwww
誠一萌物也~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27-69e11328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