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瓶黑瓶】《戰地禽人》01

標題只是先亂取XDDD
純粹自爽用,因為我不意外這又是一個巨坑(抹臉)
(被揍去寫正文)
《戰地禽人》


#01.

  當黑瞎子到達機場的時候,整座城市已經停電超過兩天了,一些重要的設備全靠發電機跟緊急供電系統維持,公共事業停擺,路上隨處可見商店被搶或無貨可賣,鈔票已經失去了它的價值。整個局勢變得相當的緊張,致命的氣息一直消散不了,屍體已經快多過了活人的數量。
  他抬手想招車到市中心去,聽聞這叛變的軍隊在那裡展開血腥肅殺,想瞭解原因跟不為人知的事情就得想盡辦法往危險裡紮,戰況轉移到哪,他就得跟著往這裡跑,往那裏跑,到處跑,那實在很瘋狂,有時候置身在戰爭中只消一個小時,他就覺得好像過完了一輩子一樣,那樣地久。
  黑瞎子看了看四周,沿路的人都在忙著逃命,留下來的除了軍人,要不就是屍體,可屍體並不會搭理他。
  子彈呼嘯而過的音量遠比他預期的大,槍林彈雨的真實感遠遠凌駕了所有動作片電影膽敢表達的任何東西,真實的報應、滾燙的血腥,黑瞎子慢慢地走著,感受這所有的一切。走了快有半小時的時間,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並不擔心任何的問題,事實上,他心裡很豁達,也許早已做好一切最壞的準備,也給過自己無數次相同的答案。
  手上拿著相機,看著這戰爭的現場,他身邊有個人在血泊中劇烈掙扎,臉被炮彈的碎片削去大半邊,像爛掉的花椰菜,他努力地想站起來,黑瞎子看見有顆子彈從他太陽穴射入,再貫出,這孩子咣地倒下,砸在地上,而他倒下的地方有好幾個比他還小的孩童已經斷氣。黑瞎子並沒有表現出悲傷,僅僅是一臉平靜的檢查底 片存量,然後抬手拍下。天使在咒駡著他的見死不救,而惡魔讚頌他的無良,然而這都不是什麼難題,更不是他該有的價值判斷,他自己清楚知道的是,道德的責備與某種興奮正混在一起,令他渾身顫抖,並促使他一張一張連著拍下那些空茫混濁而再也不會眨上的眼睛。

  黑瞎子在巷弄裡穿行著,四處走動,四處和生死套乎交情,並跨越一具即將斷氣的肉身,把自己曝露在狙擊手隨手可得的範圍內,他是繃緊了神經,卻覺得在這樣的狀態下反而輕鬆許多。
  一些人躲在高處的樓房裡盯著他,黑瞎子很清楚,同時也能看見這些民兵手持武器躲在暗處,他並不驚慌,只是不斷地在巷弄裡穿梭,拍照,尋找各種屬於生死交錯的角度,殘存的臉,深棕色的眼睛直瞪著天際,黑瞎子心想,死亡就是這樣,也不過如此的事情,這還不算太糟,他安慰自己道。然後他看到在轉角處躺著一具穿著軍服倒在地上的屍體。
  那一瞬間,他突然有個瘋狂的念頭,抬腳隨便踹開一扇門,裡面驚動的只有一些逃竄的耗子,他們咬著屋主的肉,滿身血紅,濕黏黏的屠殺並不只存在人類之間。黑瞎子不在意這個,他把屍體拖進房子內,把他身上的衣服全脫下,然後扒掉那句屍體的軍服,開始一件一件往身上套。
  「對不起了,老兄。可是我需要你的衣服。」黑瞎子給了屍體一個從他踏進這個國家後第一個略顯歉意的笑容,並摘下他的軍牌,丟在屍體上,在餘下的那個上面劃掉死者原本的名字,同時用小刀刻上Blind(布萊德)這個名字,並往自己脖子戴上,順手拿走了軍人的手槍塞在自己的相機套裡。現在他覺得安全多了, 可也危險多了。
  他在出房子前先用加長鏡頭觀察了下四周,並側耳傾聽,坦克的聲音已經遠去,槍聲雖此起彼落,但距離聽起來還算遠著,他放下心來,出了房子後準備往市中心方向繼續前進。
  突然間,他的肩膀被重拍了一下,隨即被遮住了口鼻用力往剛剛的房子內拖行過去,碰地一聲,他被死死地壓在牆上,映入眼簾的是張亞洲面孔,黑色的額發幾乎要遮去他半張臉,可是卻隱不住頭髮後的那雙眼睛,純黑的瞳色,堅硬如他曾在中國看過的某種黑色金子,彷彿能把地上砸破個洞那般,黑瞎子覺得自己成了那個活靶,下一秒身上就會被活生生地對穿幾個洞出來。
  「你在幹什麼?你不是軍人。」那個人瞪著他,可微微地鬆開了手,只是還壓在黑瞎子的嘴唇上,大概是怕他高聲求救所做的準備。
  黑瞎子盡可能地釋出自己最大的善意,很清晰地說著,「我在拍這些人,對,我不是軍人,我只是個記者。」只是他很困擾的是,當他說話時,嘴唇都得擦過這個人的手心,那種感覺很彆扭,像是對最親密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接觸。
  「你不能到這裡來。」亞洲面孔說道。
  「我當然可以,我有採訪許可。」黑瞎子伸手要從胸前的口袋裡拿,那個人瞬間緊繃起來,扣住了黑瞎子的手用力地往後折去。
  「……痛。抱歉,是我不好,我的許可證在我胸前的左邊口袋,麻煩你拿。」黑瞎子吃痛道,他明白了剛剛那種情況自己被一槍崩掉都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他犯了戰場上的禁忌。
  亞洲面孔遲疑的看了他一眼,將手伸進了黑瞎子的口袋裡淘,那感覺很癢,黑瞎子差點要縮起身體笑出來,可他竭力讓自己保持平穩,看著那張有點髒汙的許可證出現在亞洲面孔的手上。
  他看了一下,又伸手去撥弄黑瞎子胸前的軍牌,「Blind?」他問,同時戳了戳黑瞎子鼻樑上的墨鏡。「騙子。」他摸了一把相機道。
  「Yes, Douglas‧Blind.幸會。」黑瞎子想伸出手,可他意識到自己還被人抓著,所以只能微笑,看著相機被抹上一條暗紅。
  亞洲面孔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打算些什麼,黑瞎子心裡咯噔一聲,什麼都還來不及反應就突然被拉著胳膊往門口帶去,街道轉角停著一台悍馬,車上的士兵看到亞洲面孔便把車開了過來,他們快速的交談幾句,車門很快就被打開。
  「上車。」亞洲面孔說。
  「不要,我想拍這些人,坐車會讓我失去這些機會。」黑瞎子心想,會讓我失蹤的就是這種車,鬼才要坐。
  「上車。」亞洲面孔突然用中文再說了一次。黑瞎子嚇了一跳,也用中文反問了一句,「我能相信你嗎?」
  「Kylin.」沒有理他,亞洲面孔只丟下這個音節,黑瞎子愣了一下,在伸出手被拉上車時才意識到,這個青年是在跟自己說他的名字。
  Kylin。翻成中文不知道怎麼寫?
  就在黑瞎子還來不及反應時,車門已經關上並往前行駛了。



« 牲日快樂 | 主頁 |  1942人道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37-b35fa277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