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瓶黑瓶】傻鳥,慢飛05




  張起靈打開電視,邊在廚房收拾碗盤,聽著劇裡頭的人愛得死去活來,最後卻總是能雲過天青,擺好晾乾,一些道不明白的心思也就跟著水滑入排水口,雖不見形跡,卻像把心肝拖在地上走肉。
  他關了電視,爬上了床,十點多,不上不下的時間,不曉得是吃撐了難受,還是昨天睡多了精神,半天撿不到睡意,順手抓過黑瞎子的枕頭起來揉了一陣,拉平擠圓地扯了一陣,驀地一個想法:就是觸感不對。那個人可沒這麼個溫順,任人搓圓搓扁。
  突然有一種脫力之感,洩了氣,張起靈抬起臉,默默望著天花板,一個人躺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又一會,不想去想這破事,結果想來想去都還是黑瞎子──這是他的床、他的枕頭、他的被子、他的家,跟他的味道。
  撲天蓋地的漫過來。
  當真沉淪得無以復加。

  張起靈自忖是個遵循自己行事準則的人,打亂規矩的不只黑瞎子一個,吳邪也是個惹禍精,可自己卻常常因為黑瞎子打亂規矩,為吳邪壞了步調。
  他把這兩人放在心上秤了秤,但那秤的名稱本就不同,一個是陪著走一路的人,一個是黏了一路的娃。
  兩人並非是多麼好的相貌,吳邪心比天高,黑瞎子命比紙薄,可這兩個人又都愛笑,只是一個愣傻,笑得很是單純,一個笑得你不知道他是樂、還是正在瘋。性格跟命運也不同,吳邪有得天獨厚的環境,但他知道黑瞎子不是。
  死亡之於瞎子是無法詮釋的事,他的眼一視同仁,那些「人」來自另一岸,另一個國度。就像他自己說的,睜開眼,看見自己這個活人,閉上眼,上百成千的死人在徘徊。
  活之慾望,這樣子的痛苦,所有的傷都是一層層的,像硬化的痂。
  然而瞎子表現出來的態度就像他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他說,人必然會死,所以沒什麼不一樣的。
  只是黑瞎子的雲淡風清總是無比沉重。讓人碰也不是,看也不是。

  他又想起在火車上見識過的笑臉,黑瞎子真的是很愛笑,破相是破了相,可笑起來耐人尋味,也順眼,安安靜靜睡著時也順眼。
  自從認識了這個人,日子平添許多樂趣,很是輕鬆,不像對著吳邪總得繃著。有意無意的總會讓自己花上心思琢磨,雖然他這人的確是招欠了點,但看著黑瞎子到也挺有意思。
  以自己骨子裡根茁的那份涼薄,若不是真的有情了,他絕不會跟黑瞎子維繫這樣子的關係。
  於是這天平孰輕孰重,早已一目了然。

  分分秒秒間,在心口上,在眉心間,再想起來,其實這個人跟自己的一切淺短得像蚍蜉一生,又漫長得像彭祖一世。

  但張起靈有時能感覺得出來,黑瞎子對於他們兩人的這種關係存在著一種矛盾心態,他抓不準這人的心思,上一秒纏纏繞繞,下一刻隨時準備抽身離開,若即若離的讓人摸不清這人究竟想是怎麼看待他們之間。
  那雙眼總是含著太多話,卻用笑意掩蓋。
  張起靈手撓著墨鏡下緣,像捋貓的手勢一般,一邊在心裡默默的問著自己,是想拿這人怎樣的?又想拿他們之間怎樣的?
  一場弔祭卻弔不著主,反弔著自己,挖了心思來想這些反反覆覆,繞得自己已有些看不透自己的想法。
  為了不過是四個字:好聚,好散。
  好聚了散出去的魂,好散了聚起來的淚。

  兩眼閉閉,張起靈想,總歸會忘記的,不如趁現在多想想算是給添上一點花圈,讓這清明過得也漂亮點,他記得他最愛這些花花俏俏的小心思,特別越是離經叛道黑瞎子越是得樂。
  得了個小結論,心也穩了下來,他拉高了被子,只有腦袋露在外面,把自己裹成粽子似的睡,一晚都聞著他的氣息入眠。


  閃閃爍爍的星子和未圓的月透過窗子照著柔和的光,陌生而遠的,熟悉而近的,飄飄呼呼地從門口悠了進來。


« 【張起靈&黑瞎子】復刻品 | 主頁 |  【瓶黑瓶】傻鳥,慢飛04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34-634b5460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