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瓶黑瓶】傻鳥,慢飛03

(貓躺)






  他躺了回去,把自己的臉埋在枕頭裡。
  不敢再動,生怕太多的表情會讓眼淚摔落眼眶。
  
  曾經,他不明白自己為何害怕。
  曾經,他不明白為何空洞,也許不斷的追尋就會讓他解開困惑。
  曾經,他不明白在黑瞎子口中從他變成「他們」的意義。

  沒有答案,直至今日。



  下午三點,張起靈擦完所有的傢俱後就把自己賴在沙發上,把窗戶開到最大,任由風灌入室內,高樓的風特別 強勁,由於張起靈連後陽臺的門都打開了,無可阻擋,風便肆無忌憚的室內流竄,好在黑瞎子沒有什麼檔被隨手放著,徒剩窗簾飄啊飄地,在這樣日子裡特別地適 合,有種莫名的美感。
  像魂,無論如何飄蕩,只要還活著,就始終被根著在肉體上。

  相對於風大的激情,張起靈整個人倒是相當的平靜,他手裡捏拿著一副墨鏡玩,從黑瞎子抽屜裡收刮來的,樣式很簡單,但刮傷很多的一副。
  就跟黑瞎子本人一樣,張起靈突然想。
  悄然無聲地隱蓋起所有的不好,總是一閃而逝得讓人捉不到痕跡的目光,只留給其他人一個有時從容安穩有時神經質的笑,彷佛一切都好,太平盛世,沒什麼笑解決不了的事,越難,才越要笑似的。
  理智與感性這兩兩相遠的氣質完美地揉合在這樣一個人的身上,他的舉手投足間都有讓人移不開眼的力道,可一回頭,卻連人都找不見了。

  麻煩。張起靈捏了捏墨鏡。

  他偏過頭,把兩片唇湊上墨鏡的鏡片,只是安靜的貼合著,呼吸跟心跳都很平靜,像要把己身的氣息給揉進墨鏡裡,萬分的慎重與珍惜。

  魂沒了,人還在,就算是這樣自己還是要活到命數到了才能離開,在那之前,這中間有多少個十年?
  
  麻煩,張起靈沉默地想,這人分明想拖著自己一輩子。



  晚上,張起靈出了門,有些該買的東西和食品要在這個家裡生活還是得湊齊,回來的時後他特地去問了警衛要怎麼處理已經被斷電停水的事情。
  沒想到警衛很是詫異地說:「沒啊,咋會斷電停水呢?都有定時繳的水電,不過這幾個月都是我老婆幫忙就是,他放了一筆錢在我這。咋啦?都不能用?」
  張起靈有些詫異,可隨即點點頭。
  警衛跟著他上了樓,兩個人按遍了所有的電器,甚至連冰箱都開了,就是沒有電,最後警衛發現根本是整個室內的總電源早被扳了上去,而一有這個線索,警衛立刻就帶著張起靈往頂樓去,在水塔附近才找著被關起來的開關。
  「你這朋友做事真謹慎。」警衛擦著汗道。
  「我寧願他鬆散點。」張起靈淡然的,聽不出情緒地說。
  兩個人下了樓,碰巧遇上警衛他老婆,張起靈硬被塞了一盅雞湯上手,那對夫婦笑笑地說:「記得還回來。」
  張起靈有點意外,看著那盅雞湯若有所思,明白了自己大概讓他們擔心。
  警衛拍了拍他的肩:「看你一副死爹死娘的樣子,眼睛裡都沒活氣了,照照鏡子唉小夥子,整個人灰羅,風一吹就得碎掉。心事這麼個九重,你看連老 天都受不住了。就算你朋友不在了,有心事還是能找人說啊,咱婆娘成天囉嗦的,俺們都在樓下,無聊就來唄,保管繞得你暈頭轉向不著南北。」
  張起靈點頭,說了聲謝謝,勞費心了。
  警衛眨眨眼,「互相照顧本是應該,你朋友也照顧我們不少。」
  張起靈想,那傢伙還真玲瓏到警衛都給好上了,一時間不得有點失笑。警衛看他這模樣,又拍了拍幾下,一些無法言喻的關懷從厚實的掌心中傳來,很是真摯的眼神。
  他又說了一聲謝謝,一直把兩人送下電梯後,他才回到了重新有水有電的家裡。


« 【瓶黑瓶】傻鳥,慢飛04 | 主頁 |  【瓶黑瓶】傻鳥,慢飛02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32-1c68f1f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