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瓶黑瓶】傻鳥,慢飛02

如此爆發XD






 他仰頭,天空又黑又灰地,這裡亮一顆,那裡亮一顆,很小很小的,北京的天空幾乎看不到星子,張起靈微皺起眉,這是他不喜歡北京的原因之一,這裡的空氣讓他不是很舒服,煙塵煙塵,一切變化得太快,快得讓他只能用默然來認識。
  這次來,並沒有要常住的意思,張起靈想過自己還是適合山,適合土,可因為某個人,他暫時想在這裡待一陣,會有多長他也不清楚,也許,直到把這間房子內的味道都烙在心肺之間,記著了,他才會離開。
  也許。
  這麼一想,待在北京也是一件簡單,不是很無聊的事。



  夢裡,他回到了2002年,秋天。
  說起來,張起靈跟黑瞎子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接觸,大部分是工作上的往來,兩個人是在鬥裡認識的,卻是在火車上熟悉起來的,他是筷子頭分給他 的搭檔,希望他多照顧這個人,但很快的,張起靈發現,筷子頭只是把兩個最無法控制的主捆在一起,一方面增進效率,二來沒人招得起,這麼把兩人一擺放到不失 為一個好計策。
  張起靈對此沒什麼太明顯的反抗,只要這個人不礙著他,那麼一切好談。
  在前往大興安嶺的火車上,他們一坐就是幾十個小時,而他又是他面前唯一可以說話的人,在這種情況之下,黑瞎子時不時就會跟他說上幾句,不曉得是天生自來熟,還是只是避免尷尬,想儘快消磨這段難熬的時光。
  事實上,事後想來,他都不知道自己當時跟黑瞎子說過什麼,還有都說了些什麼,那一路他說的話絕大部分都只是表達有聽見的狀聲詞,又或是「知道」、「聽過」這樣子的話而以,之後在其他場合再見到黑瞎子時,也不過就是簡單地點頭而已。
  而現在,他能記起來的就是黑瞎子的那種專注的眼神和時不時發出的怪異笑聲,會記得是秋天的原因也約莫如此,咯咯咯地,張起靈總想損他那是蟲才叫得出來的聲音,可總在說之前又被那笑聲給笑得無奈。
用笑聲就能回憶起他當時那個逗人的樣子。
  因為有黑瞎子這樣一個對話夥伴的存在,張起靈覺得時間過得很快,那一段火車之旅的確可以說是輕鬆愉快的,因為他不用說太多話,黑瞎子就能開炮式的自顧自講下去,適時的停頓,敏銳的觀察到他的反應,一個協調性極佳的人,而且,好像永遠不累,很能自得其樂的一個人。
  在那段特定時間和空間之中,張起靈有時放空,有時觀察著黑瞎子,墨鏡後琥珀色的眼睛,相當地漂亮,有點點八字眉,似笑非笑的嘴角。他想,這是一張讓人舒服的臉,讓人容易心生好感,也隱藏了一些事情,會讓人不自覺靠近。
  不知怎麼著,張起靈突然有點敬佩筷子頭的明察秋毫,因為這樣一個人,心思是細的,膽子是大的,為人是恣意的,不怕他這尊冷面神,如此便好。

  在夢中他們就待在這樣的時光裡面。火車晃搖,景物不斷向後退去,壓過軌道的聲音跟意識揉合在一起,黑瞎子就坐在他的對面,輕鬆愉快地靠著窗,讓風撓過他的臉龐,有時候回頭看看張起靈,接著又想到什麼似的講了一些話。
  張起靈下意識的點了頭,然後他看見黑瞎子笑了一下,不同往常地笑法,是他整個人偏著頭,微微扁著嘴角,垂著眉,過了一陣子後才似笑似哭地看著自己。



  張起靈睡了很長一段時間,大概有九或十個小時左右,然而縱然他的意識已經逐漸恢復清醒,他還是不想睜開眼睛。只是一瞬間他分不清楚自己身處在 什麼地方,只是覺得又像被吸入無盡的黑暗又像還在火車上晃,認知混亂讓他有點閃神,他揉揉脖頸,思考著為何自己為什麼在這裡,還做了這樣子的夢。
  很快地他重新組織起自己的記憶,只是他怎麼也想不起來夢中的黑瞎子究竟說了什麼了?
  他想,卻想不出個所以然。
  坐在床上,覺得頭痛欲裂,像有人扣住了他的腦殼死命往內緊縮,等到完全緩過來後,張起靈才意識到喉嚨特別的乾。他從背包裡拿出水瓶,仰頭栽了一口,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很渴,那種無邊無際的空洞感又浮現上來,就好像曾經有過什麼而被抽取掉一樣。
  一切都很安靜。
  太安靜了,他發覺。



« 【瓶黑瓶】傻鳥,慢飛03 | 主頁 |  【瓶黑瓶】傻鳥,慢飛01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31-a4d27490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