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瓶黑瓶】傻鳥,慢飛01


清明節弄出來的東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當然是還沒寫完(你)



【傻鳥,慢飛】

  生也飄零,死亦淩亂。
  傻鳥逆風,高飛,且慢、且慢……



  他行過一路的引幡聲,把字字句句咒文都踩在腳下,四月天,他想起隱約似乎看過那部戲、又像沒有,人間四月,本應花好月圓,然而卻在波瀾之中,反倒陰鬱地細雨綿綿起來。
  像淚,又像藕斷絲連的情。
  張起靈不喜歡下雨。這個時節總讓他煩心,他不去看路邊攜家帶眷準備遠行的:掃墓,或者出遊,雖然和樂,卻帶點內斂地,生生死死的味兒。
  像墓裡一樣。

  雨慢慢地,逐漸大了起來。
  他順勢躲到屋簷下,有點冷,抱臂站在這一方遮雨的空間裡,看著灰濛濛的天,和地,想起這顏色由白過度到灰,明明暗暗,總算是輪到黑了。
  張起靈想,他這趟也是去掃墓的,只是他不知道該去哪掃,又該找著什麼樣的墓,沒有人跟他說,當找一個墓的目的已經不是挖跟撬還有夾跟砸,不是倒明器也不是找記憶時,張起靈看著自己奇長的兩指,想起那個人怪笑地說過:那你何不拔草唄?
  說的愜意,但那個人卻是收掉他心裡最後一朵花,所以放眼望去,他的心田就是一片曠野,漫漫荒草,小小地起伏,順著地的呼吸飄揚。
  拔草,容易嗎?
  不容易,張起靈自嘲地答,手得深入那蔓蔓叢叢、枝枝葉葉,然後繞過手掌一扯,翠綠的草汁微微染在手上,刺目的綠,刮在掌心的紅,徒手拔草,哪裡容易?
  況且他教會自己的手段不是拔草,而是放火。這裡一叢、那裡一叢,縱火縱得歡暢無比,燒不盡,春又生,燒得他眼紅、燒得他苦笑,燒得他總在想,他真的得逼這人用眼淚來還,點滴累積,終成江海,也才能滅了這邪火。

  握了一下手,把手掌蜷成一個拳,第一次發現那奇長兩指帶來的,只是握不緊的虛空。



  張起靈來時是下午,在北京的街頭踅晃過一陣後,天色黑得快且徹底,從人家傳出來的微光照著窗角下的一隅。
  他維持不快不慢的速度走著,最後在一棟大樓前停了下來,他進去,跟警衛微微點過後就逕直往電梯走去,嫺熟地按了個號碼,電梯門緩緩關上。
  越來越小的夾縫,逐漸升高的心情。
  警衛放下手中的麵包,轉頭看了看年曆,印象中這位小哥,也合該半年多沒過來了。他看了一下電梯停的樓層,隨眼瞟過監視器中的畫面,人出了電梯,從口袋中拿出鑰匙。警衛轉回頭,繼續看他的北京晚報,頭版上又是一隻傻鳥,自殺什麼呀,爹媽養出來的肉都不是肉了真是。
  他又翻了一頁報紙,這才想起外頭雨大得很,罕見的清明大雨,這個小哥全身是濕的,黑髮都沾在臉上,凍得面如白紙,一路行水,也沒見他拿把傘。
  警衛望瞭望天花板,想著,既然都回家了,總會有毛巾什麼的,應該也不至於擔心,更何況他擔心個球啊。
  個球啊。



  張起靈轉動鑰匙,進去了這個幽黯的空間,飄散的灰塵嗆得他掩嘴低咳幾聲,他摸索著壁面,拍了好幾下才找到開關。
  燈沒有亮。
  他又多按幾下,最後才想到,半年多了,被斷了水電也是正常。他乾脆按照記憶中的路徑走,把陽臺的大窗打開,瞬間風灌了進來,把他吹得眼睜不開。
  在飛起的窗簾中他打了個噴嚏,灰塵太重,一瞬間他過敏紅了眼眶。沿著陽臺坐了下來,頭靠在牆上歪著,看著天空發呆。

(未完)

« 【瓶黑瓶】傻鳥,慢飛02 | 主頁 |  【瓶黑】天命05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30-7edc6ab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