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瓶黑】天命05


4/3號了(眼神死)

  「你想做什麼?」
  少年垂眸看了一下地面,咬咬牙,終於緊張起來,什麼叫密室?這就叫密室!絕佳的犯罪現場,還有一個裸男,跟一個無辜的小騷年。他對於瞬間想出好幾種慘絕再慘絕人寰的死法的自己感到了無生趣萬念俱灰,小小的喉結上下滾動不知道幾次。
  男人堵在門口,徹底封鎖掉少年的生門。他沒什麼表情的看著少年,點點頭,平穩地重複了一遍他的話:「你想做什麼。」
  少年一時錯愕,「什麼我想做什麼?」
  我也沒想做什麼。男人心裡道。他揮揮手,沒去接這話荏,對於一時興起的可以剽悍不解釋也無法解釋。
  他看了一下自己,反正光了是光了,他乾脆站到蓮蓬頭下把自己沖得全濕,熱氣蒸騰著,水跳上他赤裸的肩背上,染出一種曖昧的顏色,閃閃爍爍肉體的肌理,少年模模糊糊地想,自己這,應該也算對那個什麼什麼大衛朝聖一番了,書裡描寫的,可美了。

  而當少年多年後終於也長成了男人,他旅居國外那時意外看到大衛雕像後,在前面笑瘋的反應,讓許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放在心頭上的小小記憶,小小誤會。為此而爾。

  浴室裡很安靜,男人此刻沒有再壓著拽著少年,只是很單純的把他晾在一旁,其實他也沒多想,對少年那比較像是順手就帶上,卻沒想到這個順手順得另一個人啃著小爪子手腳往哪擺都不正。
  男人正洗著頭,抓得滿頭泡沫,轉過頭就看見少年左腳碾右腳,右腳踩左腳,心神不寧得見鬼。
  「怎麼了?」男人斜著眼看他。
  「我待這幹嘛?」少年問出口,基本上他覺得從剛剛開始這男的就跟他在轉兜兜玩兒。
  男人眨了眨眼,泡沫沾了一小搓在他眼睫毛上,隨著他的眨眼上下翻飛了一陣,扭著水龍頭,把水加大了一陣,閉了目享受熱水按摩頭臉的衝擊,就是不回答少年的問題,惹得人咯咯吱吱地磨牙,差點衝動地真想拿手指頭叉他眼珠子。
  吱呀一聲,水龍頭關了。男人抹了臉,甩了滿頭的水,看著那個不曉得又在亂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少年,大概覺得是把人忐忑夠了,總算才開了金口道:「過來幫我洗吧。背上死皮我弄不著。」
  本來是很輕鬆簡單的要求,沒啥唄,不過就是幫個大叔搓搓背而已,那直接死皮的原因還是自己弄出來的。可少年一瞬間愣住了,可憐的連他的血液都有那麼幾秒鐘被定格,他慢慢地挪、再挪,最後蹲了下來,恐怕已經是全身脫力。
  「開玩笑吧……俺那個親媽欸……」少年也不曉得自己在嚷什麼嚷,他看過他親媽麼?他可真沒印象,可他不由自主地蹲在地上哀嚎,不由得有點怨恨地看著提出這要求的人。
  「演什麼呢?」男人把肥皂丟到少年面前,然後就自顧自的坐在浴缸邊緣,翹著腳看著少年。
  「巾子在牆上,你就隨意洗唄,我又不是三陪小妞。」少年捂著臉,心裡涼一陣熱一陣,從指縫中看著那個坐得泰然自若的男人。
  「你是小弟。」男人一副很了然的樣子,還若有似無往下撇了一眼。
  少年拿手捶自己的頭,「你他*的你!欺人太甚、假公濟私、蹭鼻子上臉!」
  「感謝誇獎。」男人點點頭,接受了這句。
  前後左右看了一陣,知道逃不過去後,少年氣得站了起來,抓起肥皂往男人那裡丟去,人偏頭一閃,肥皂啪地擊上了牆面,扁了一角,少年隨後肥皂的 腳步跟著跨進了浴缸,認命地抓過牆上的巾子,撿起壯烈犧牲的肥皂後就往巾子上猛搓,嘴角抽蓄間完全就是一副找碴的語氣:「謝大爺點台啊。」
  少年手上的力道輕輕重重沒個準頭,簡直把男人的背死活當地板刷,一下像坦克碾,一下像貓兒抓,男人想,還真不能給這小鬼一點機會,要不真正蹭鼻子上臉的絕對是他。
  可沒幾下後,少年的動作就緩了下來,隨即聽到空腹的咕嚕聲,在這深夜靜謐時更是響亮。
  男人盡可能的冰上一張臉,神色正常得不能再正常,那聲音太光明正大,他反而不好笑,甚至覺得還在青春期的孩子真可憐。
  「我點你台,卻不知道你的名字。」男人突然想起道。
  「說了打賞嗎?」標準打蛇隨棍上的個性。
  「壓縮餅乾。吃嗎?」
  「帶個黑字的你都能叫,黑娃黑狗黑蛋隨便你,姨嬤說我這一生只能有這個黑字,聽說是個旗人,十七歲,特長是看的見阿飄,學學他們說話。」少年慢吞吞地交代著身家,沒法,他真的餓,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況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今天就不當人了想當鳥怎麼著?
  「說得像別人的事。」男人皺眉,這什麼跟什麼。
  少年攤了攤手,裝傻充愣,「因為看不見自己的事囉。」
  「十七歲你就這麼裝瞎下去,瞎子。」男人頭也不回道。
  「不至於吧……」少年死樣活氣地嘀咕了一聲,無辜地抽抽鼻子,望天一陣,也沒啥好看的,就天花板而已,其實他的人生也還真的沒啥好看的,少年 少女們總有點為賦新詞的思想,年紀輕輕,硬是要裝派個老人看破紅塵樣,當然被男人謔稱為瞎子的少年也是,可他總還有一點無法選擇的無奈。
  看的見不是他能選擇的,被當怪胎也不是他願意的,沒爹沒娘更不是他喜歡的,可是這種種一切造就了現在的他,命運安排,所以他順從,沒有什麼討厭不討厭,把自己當成個由命去但又伺機反撲的小豹子小虎子就好。
  他還算喜歡掌控的感覺。
  「所以你要叫我啥?」少年掬了水潑在男人背上,重新抹上肥皂,新一輪地慢慢地揉著毛巾問。
  「瞎子。」
  「噢。」少年眨眨眼,從善如流地噢了一聲,反正他這一時半刻真不知道是該說男人了無新趣,還是該誇獎他太有創意。
  「餅乾噢,不食言。」少年舔舔唇,提醒似的補了一句。
  男人側過頭看他一眼,「乖,別動,你髒得很。」少年說道,手掌蓋上他腦殼幫他把頭扭回去。


« 【瓶黑瓶】傻鳥,慢飛01 | 主頁 |  【瓶黑】天命04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29-33ed220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