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中秋劫》05

竟然ORZ
這只是個過渡橋段,太久沒寫了,得抓點感覺回來(搧臉)
 
  
  
  王盟緊張得搓著手,這回,他算是知道這絕對是釀下大禍了。過去王盟曾有幾次機會看到吳邪露出同樣的表情來過,那都是在吳邪盯著電話要按下最後一個吳二爺的號碼。
  危險指標:紅色,高烈度戰爭。
  代號:祭品。
  什麼是祭品?祭品就是被推上行刑的羔羊。往往是單方面的屠殺,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縱然是他家老闆這樣陰陰險險的小奸商,在吳二爺的面前,也不過是條比較聰穎的玉米,等著被蝗蟲宰了,卻無能為力,還是輸到脫光只剩一條芯子。
  大俠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揮去屬於光裸芯子的想像,一個有良知道德的人,都知道這時候合該是給這芯子穿上一件外套,而既然他給自己稱為大俠了,就該給點不一樣的,好比像是床單又或是陪他一起不穿。
  國難當頭,自當湧泉以報。可就在大俠奮勇往前跨了一步後,卻又瞬間被蔥男的眼神逼退三步,王盟是一個心理上的恆遠侏儒,他怕,他真的怕,怕到尿都快從眼睛滲出來了,可他更怕自家老闆那眼睛裡的東西,一點一點,也都是潺潺的水、汪汪的良善。
  他選擇挪了挪腳,既然中鋒無望不如側翼進攻,他花了很大力氣,才在眼神包抄攻勢裡掙脫出來,王盟看著吳邪,聲音平板,枯燥乏味,就跟這世界一樣普通的聲音問:「老闆,要吃飯啦?」
  跟這世界一樣無聊,同時也跟世界一樣和平。而儘管世界充滿苦痛與辛酸,但每一個平和的日子裡都能讓人見到心安的希望曙光。
  正是因為普通,因為簡單。
  吳邪無法否認,他亂感動一把,王盟永遠懂得他最想聽的話,也聽得懂的話。所以,他只是輕輕吁出了一口氣,捏了王盟的鼻子一把,道:「就你這點尿性。」
  轉了轉脖子,按了按肩膀,吳邪一派輕鬆的放下了湯勺,然後,一瞬也不瞬地看著他們,直到王盟又再度被看得再也忍不住想哭著求饒大叫老闆你是我捏過最好的肚皮時──吳邪笑了,真的真的笑了。
  不管是真的哭了還是假的笑了──王盟只肯定一件事,吳邪不再憤怒,不再對所有人作出情緒上的挑釁,他有了答案。
  面對他們的吳邪何止是不再憤怒,根本是笑顏逐開,笑得讓大家錯愕於吳邪是不是被門夾到的燦爛。
  「咋啦?都傻成什麼德性?」他手往後一指,「後面還有幾樣菜,去幫忙端來客廳。」
  王盟一聽,在這方面沒文化的人一像比文化人要反應快,藍色的身影衝在他眼前,王盟立刻手足不停地跟著奔往了廚房,首先是端了個紅燒豬頭出來。
  胖子不看還好,這一看,口水不但要流出來,嘴角也歪了,是駭歪的───那個豬頭,擺起來看沒什麼大問題,雙眼閉閉,豬鼻高隆,嘴角還勾著,多帥多有份量的一頭豬,可那怎麼看,怎麼......一股化不開的陰暗氣息?
  於是胖子不敢再留一秒,跟在王盟後面進了廚房端出了第二道菜,這是盤...是盤啥來著,紅燒蔥頭?就只有紅燒蔥頭?!胖子、王盟互看了一眼,嚥了口口水,不曉得吳邪在打什麼主意。王盟把菜端出去了,就剩一鍋湯。
  胖子看到那湯基本上眼神已經是周潤發式的死掉,那是雞湯,香得不得了,可當你面對的是上面還有毛的雞,這碗湯喝不喝得下去?  
  胖子死心的蓋上鍋蓋,心想,他可是最無辜的,從頭到尾,他也沒說天真怎麼樣啦,還拎了月餅回來呢,這不是要孝敬他這尊大佛的不是嗎?可現在呢?
  他跟王盟交換了一下眼神,王盟也是冷汗涔涔,他錯了,他忘了自家老闆不是那麼大方的人,他意識到也許老闆根本就是從頭聽到尾,在他們討論麗麗之前,吳邪已經料理在幕了。
  胖子張望了一下,一雙腳前進也不是,後退也不對,只好定在原地等審判。
  
  可他突然一頓,臉色慘白,他急急把王盟拉到一邊,壓低聲音道:「我知道這很驚悚,不過,小子,剛剛你是跟在你家姑爺後頭跑的,他人呢?」


« 【週日戰爭】【瓶黑組】末路 | 主頁 |  GJ7腰子油記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23-d9af5e2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