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10

【我真的有在努力】
但我快瘋了,太多東西攪在一起,所以也許真的有可能,會...(沉默) 拜託不要打臉(噴淚痛哭) 但我不會放棄,繼續努力orz(誠心誠意下跪)
封面

  
  
  
  
  「娘的,都是一群小身骨板的妹子。」胖子正罵罵咧咧著解家這盜洞怎麼打得這樣狹小,他從剛才進來就一直琢磨著要怎麼在這個狹小的墓道當中快速前進,我也擠得特別辛苦。倒是老皮帽跟李子完全不受影響。
  鑽過老太婆他們炸開的窟窿的時候,我特意看了一下那個封固的情形,那種做法我第一次看見,不由得佩服老祖宗的智慧。
  這種封死的做法只比鐵水澆灌還要來的死人道一點,鐵水要防的是死人作祟,桐油石灰漿是防活人盜墓,以前的人技術不好,要是沒拿捏準跟不知這種封法的特性,必然是會將整座墓都毀掉而自己也必死在裡面。
  我看了看這裡的墓頂,哆嗦了下,要是小花他們不曉得這是桐油石灰漿,這上面的石料我估計兩百多公斤也跑不掉,光是縫隙填上的那些大小不一石頭就是一項致命的陷阱。
  
  進到了金剛牆的範圍後,胖子先是操了一聲,整個人目瞪口呆站在牆前。
  我一看,覺得眼睛快瞎了,我靠,這些金剛文用的全都是參著金粉一個一個灌出來的,嚴嚴實實的金子塊!胖子還在估計這些都鑿下來再去水下淘,不知道能弄出多少重量的金子出來。我讓他別想了,光是這麼多字他鑿不手痠我們也都先餓死。
  突地呼擦一下,我腦殼莫名開始一直有種倍受擠壓的感覺,這面牆給人的感覺相當的不舒服,而且越往下那股屍氣味越濃,這裡的空氣品質太差,我光聞著味道,胃已經揪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邊特別抗拒這個地方。
  心中發慌,我幾乎是吊著一口氣走過這個區域,胖子看我這小樣還嘲笑了我一番。等到終於走完了金剛牆道,回頭看了一眼,心裡面只有一個想法:這寫滿金剛文的牆壁就是要用來防妖物逃出的。
  我現在這樣子能挺過去就代表我屍化應該還不嚴重。
  老皮帽看我們兩個落後便吆喝我們跟緊,因為過了這個向下的墓道後,就是黑水區。李子的表情相當的嚴肅,自從進到了這裡後,他連一句話都還沒說過。
  
  越往下,那種又濕又冷的感覺更甚,狼眼照過去,空氣中也有很多雜質,雖然呼吸起來感覺不出什麼,但是其實那個汙染的程度已經干擾到狼眼的能見度,照明的距離明顯縮短很多,光線被黑暗吞噬得很嚴重。
  總算下到台階區後,李子發給我們每人一件防護服,帶上手套,道;「這水淹得高,穿上保險。」他顯然是真的很忌憚這水。
  我看了看這環境,水裡的沉積物更甚,顏色汙濁,氣味相當的噁心,一般手電的照明範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狼眼在這裡發揮的功用極小,唯有特殊的水下強光探照燈才有辦法穿透水波。
  剛一下水,我就覺得腳下發軟,水冷得蛋都縮了一下,我照了照水,完全看不出來自己究竟是踩著什麼東西前進,那種軟爛的感覺相當噁心,偶爾還會聽見自己像是踩碎什麼東西。
  整個水道相當的長,這一段因為有屍水的阻力,路難走得要命,每一步都要花費相當大的精力,簡直跟表演跳火圈差不多。
  我忍不住想像,這又濕又滑要是一個不小心栽倒……我不能想像我的臉變成李子腳的那副德性,天使都是不會上廁所的,要死也要死得好看一點。
  蹚過積水的區域後,很快就看到高起的台階,來到了乾燥的地方。
  雖然說人起源於大海,但終究還是活在陸地上,顯然對於平地是更放心的。一上來我們立刻脫了防護服,這不看還好,這一看, 原本橘色的塑膠石化布料上起了一個又一個鼓泡,胖子好奇,手賤就拿刀去捅了幾下,結果這一戳差點沒把我噁心出來。
  濃臭的氣味撲鼻而來,隨著泡水裡面滑出來的全是蟲,每一條都有半個小指粗,扭得相當起奮,一出了泡水之後全往我們的方向爬過來。
  「我操,這玩意感溫的!」胖子叫道。
  李子臉色鐵青地看著那些蟲,突然就走過來一腳踩扁,那些蟲發出了淒厲的吱叫聲,李子沒有管牠,用力地碾了數十下,確定蟲子不可能還活著之後,抬起頭只說道:「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不難想像,李子的反應為什麼這麼激烈,那代表他紫青色的小腿裡面極有可能就是正養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倒是老皮帽沒有什麼表情,我想他大概也早有心理準備,李子轉頭看了他一下,像是感激他的淡然,便拿過他手上的探照燈,自己先走在前頭。
  過了小花講的彎後,果不其然,我抬頭看了看,這裡的格局挑高周圍特地加固,繁華的雕飾開始出現,圓頂明樓,剛剛那算馬路,這邊才剛要進去人家前院而已。
  雖然說風水易理的雛形始於西周,但其實從殷商那一代,甚至更久之前開始,無論是活人住的城池還是死人躺的墓穴,都已經有了一套準則,好比像我眼前這座用中、正、方、直這種傳統概念下造的墓。
  
  很快地,我們看到了石門,石門大概有四五米高,快兩層樓的高度,大概是三個人的張臂寬,石門上雕刻著很多在雲中舞蹈的小人,做工相當精細。但奇怪的是這石門上的裝飾讓人完全看不出來是那個朝代的風格,我問了其他人,他們也都搖頭說不出來。
  我摸了摸石門縫,發現他灰化得相當嚴重,幾乎一摸就是一手粉下來,胖子看著狀況搞不好用力敲個幾下整個門就裂了也省事。
  老皮帽倒是相當務實,在胖子說渾話間已經用翹桿卡進石門縫,李子跟在他旁邊幫忙,用力推了幾下後,兩個人的臉色都白了,但是石門卻動也沒動。
  「怪了,怎麼這麼折騰人,翹不開啊!」李子鬆開手,全都給磨紅了。
  「不曉得,感覺古古怪怪的。」老皮帽拉了一下帽子,
  「邪門!」胖子轉頭也跟著蹲過去看,「會不會是角度問題?」
  老皮帽搖頭不語。
  李子說了一聲我來,可這撬來撬去連個石塊都沒掉下來,太奇怪了……等等!我立刻感覺到不對勁,正常情況下,一個灰化得很嚴重的石門在經過這樣子的挖撬之後,早就變成麵包渣了,怎麼可能會毫髮無傷?
  我們四人一合計,試著要去推開石門,但怎麼推都推不動,老皮帽跟李子在搜索石門附近的角落,肯定有地方可以進去。
  耗了一陣子之後,李子先放棄了,累得靠著牆直喘。老皮帽還在東戳戳西按按的,胖子則是覺得如果還真不行,那就用炸的唄。雖說不打無準備之仗,可眼前的處境,竟完全是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下手之處。
  「我看要不先回去,從別的地方打進去如何?」我提議道。
  剛要動身,胖子卻突然大叫一聲,把我嚇了一跳,李子甚至本能反應,哢嚓一聲直接子彈上膛,但四處一看,什麼東西都沒有。
  「上面有東西!」胖子把手電筒往上方一照,李子看呆了,顧不上回答,我乾脆順著看了過去。
  我看了也一愣,他娘的這絕了。
  那是一整面的壁畫,雲騰浪湧,海水中寶山矗立,兩匹掌翅的天馬躍出水面凌波奔馳;上面是兩條矯健的百足巨龍在雲海中升降飛騰,共含一顆火珠,成現出一派波瀾壯闊的景像。
  下面一點突出的小檻,則是用漢白玉做成的欄杆圍繞成須彌式臺基的樣子。其欄杆形制,為龍鳳雕飾的望柱,和寶瓶遞水、火雲飛騰的淺浮雕欄板牽制在一塊。
  我暗讚一聲,真他媽是件玩意兒。
  但這都不是最令我們驚訝的地方,而是那上面,有著斑斑駁駁的黑痕,跟拖曳的痕跡,全都中只在火珠上。
  「我上去看看。」李子道。
  我跟胖子給他做手搭梯子,他手腳靈敏很快就卡進疙瘩上,手腳並用地往上爬著,那標瘦的樣兒特別像長臂猿,李子盪沒幾下後就順利接近了壁檻。
  「怎麼樣?」我在下面叫道。
  「你別急啊!我這不是在看了嗎?」李子道。
  更靠近點看之後,李子發出了讚嘆,道:「老天,這可真是太美了,你們真該都上來瞧瞧。隨便掰下一角都不知道會有幾萬大洋落袋了。」
  「我也上去看看。」胖子顯然聽到大洋也有點耐不住,靈活我們都是見識過的,話才剛說完他已經爬了上去,踏著李子剛剛踩過的點前進。
  「你別擠我,滾開點!」李子嫌擠,躲不過胖子乾脆再往上竄了竄,我看著那些高超走位的姿勢,想著我認識的人裡面大概也只有悶油瓶或小花才做得出來,不禁摸摸自己的腰,光想著那些動作要怎麼在空中翻騰我就覺得腰痠。
  「娘唷,這竟然是貨真價實的貓眼石!」胖子含糊嘟噥了一陣,就這句我聽得特別清楚。
  李子趕緊問他這可以換多少洋落了,我聽著兩個貪財鬼在上面計價,不禁好笑吼道:「你們他娘的別想挖這些東西賣錢,趕緊看看有什麼蹊蹺!」
  胖子咬著手電,亂喳了一陣後,突然跟李子兩人臉色變得相當不好,我聽不清楚他在講什麼,轉頭看老皮帽,他也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我對胖子喊:「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胖子點點頭,李子見他有口不能言,便回答道:「那些黑色的痕跡,我們覺得是血!」
  「血哪能濺那麼高啊?你再看仔細點!」
  「沒蓋你,真是血。」李子說完就想去把貓眼石摘下來,沒想到他一摘下火珠,瞬間有劈哩啪啦的聲響從四周傳來,黑霧噴出,靠最近的李子來不及躲,他摀著眼,哎呀一聲,竟是鬆開手腳掉了下來。老皮帽連忙接住他,胖子自己倒是相當快就爬下來了。
  轉瞬之間,那機關攪動聲就從我們頭上繞過一圈,然後又是「咣噹」一聲,似乎有什麼沉重的東西掉了下來。
  在封閉的空間內,這一下聲音極響,震得我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結果這一退,就撞上了一個東西。我轉頭一看,是李子。
  「我靠,你他媽別嚇我!」我拍著胸,罵他一頓,真是人嚇人,嚇死人。
  可李子一句話也沒反駁,直勾勾地朝我走過來,突然一把捏住我的脖子,把我提上空中,陰惻惻地笑了!
  我心裡大叫不好,他的眼神裡分明幽著綠光,可我已經叫不出來,被這種非人的力量給掐得快撅過去,舌頭已經吐出一半。
  老皮帽從牆壁上摔下來,想來剛來那個悶響就是被李子甩上牆的聲音,胖子大吼一聲,拿著洛陽鏟就要往李子頭上敲,那扎扎實實的一聲,我抖了一下,下一瞬立刻被往外甩開。
  這一摔,我在地上滑出去老遠,有一種筋骨欲折感,按著喉嚨咳幾下後才順過氣,我勉強扶著牆爬起來,胖子跟李子正在纏鬥,老皮帽還躺在地上,手指抽蓄了幾下。
  
  別看李子瘦巴巴地乾癟著,做這行的體力本來就是一大條件,李子身子一動,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陰勁掀翻了胖子,我和胖子兩個人都還扯不住他。
  這一頭撞得結結實實,胖子被他撞得四仰八叉往後仰倒,背後隨即用力地撞在石門上,我聽見骨頭喀啦一聲,連忙喊問胖子有沒有怎樣。
  他扶著腰,罵道:「這小果子早晚把他扒皮做成乾貨!」
  
  李子完全變成了一個肉體兵器,意思就是把自己身體的各個部位都當成武器來使用,有好幾次我跟胖子都差點被他咬傷,胖子則是氣急,越見血下手就越很,我還真怕他一個失手就把李子打死。
  一個心神全失,一個存心計較,兩手跟鐵鉗一樣,抓住什麼東西就又咬又撕,我一個不注意被他抓了一下,當場手臂上就是五條血痕,我痛得嚎叫一聲,媽的,那感覺就是貓抓的十級跳,我連忙檢查傷口,手臂還有知覺,應該不至於傷了骨頭。
  正當我們無可奈何之際,忽聽到李子後面窸窣一響,我舉起手電筒一照,老皮帽臉上一道血地站了起來,臉色陰沉,我心裡靠了一聲,他娘的不是連他都中招了吧!
  李子目放精光,兩隻手放在地上弓起背,看樣子活像被貓妖附身,正跟我們兜著圈轉。
  「買一送一,喜歡嗎?」我乾笑道。
  「你喜歡送你,我感覺你對那個帶帽子的挺有感覺的。」胖子道,手裡緊握著洛陽鏟,也不知還有哪來的力氣跟我調笑。
  「感覺你妹!」我吼道。
  老皮帽動了動,我跟胖子合計一人對付一個,我嚥了一口口水,正想對老皮帽撲過去時,沒想到他竟先往我這方向衝過來,我嚇得眼一閉,預期中的疼痛沒有落到身上,倒是聽到悽慘的動物叫聲。
  轉頭一看,李子被老皮帽死死壓在地上,齜牙咧嘴的模樣頗是恐怖,老皮帽先是對著李子的身上亂摸,我靠了一聲,他娘的非禮也得看時候啊,在這裡,眾目睽睽之下,我瞄了一眼,都不知道這老傢伙這麼開放。
  老皮帽略有所感地抬頭看了我一眼,我乾笑了一聲,大家都是男人,我懂,我迴避、迴避。便拉著胖子向後轉了半圈,結果才剛轉過去沒多久,頭就被個硬物砸了一下,我一看,老皮帽站在我背後,手上拿著貓眼石挑眉看著我跟胖子。
  「這東西,別直接用手碰,不然下一個中邪的就是你們。」他淡淡說道。把東西塞進我懷裡之後,又轉頭回去擺弄李子,檢查他的瞳孔跟身上的傷勢。
  我這才注意到李子雖然還是面如白紙,神智還有點模糊不清,但經過老皮帽處裡,已經能認得人。這下總算是解脫了那玩意兒的控制,臉上有了一絲活氣。我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過去看了他,他擺擺手,囁嚅著說沒事,但那眼眶都紅了一圈都。
  胖子跟老皮帽各自處理著自己的傷口,我見老皮帽貼不準額頭上的傷便過去幫他,處理完了之後老皮帽突然拉住我,指指我的手,我傻笑一下,都忘記自己手上也是帶傷的。
  
  眾人得脫大難後,都還有點失魂落魄,我心裡邊也突突狂跳不止,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直喘。
  但見李子手裡還緊握著拳頭,全身一陣一陣地發抖,我知道他大概是因為緊張過度,這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肌肉繃得太緊,導致精神一鬆弛下來全身肌肉卻痙攣得難以控制。
  這種現象很常發生在我們在突發性的狀況之後,我擔心他會出事,讓老皮帽過來檢查李子的狀況,李子說不出話來,嘴巴一張一合的,只能點點頭,表示他還能聽得見我們在講什麼。
  胖子乾脆拽住他,說了幾個葷笑話出來,李子繃著一張臉,最後胖子乾脆威脅了:「我靠,這可累死我了,要揍你又不敢下殺手,你小子這筆帳先記上,欠你胖爺我可大了!」
  李子一聽,繃到最後總算能吐出幾句髒話出來。也從這裡之後,李子對胖子的態度就客氣一點了。
  胖子還在邊上碎碎念著,話剛說一半,便聽一聲巨響,我們靠著的石門突然裂開了一個縫,猝防不及下整個往後一栽,就這麼滾了進去。


« 《伏麟》下冊順延公告 | 主頁 |  《伏麟》09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20-5c1a51d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