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09


  事實證明,老皮帽在逃跑這方面的經驗是相當牛逼的,我在後面看著他的身手,簡直跟胖子不相上下,他順著山壑的邊緣一點一點的前進,趁機又是連繞帶拐地跑得飛快,進退之間由如閃電,不久就完全繞出蚰蜒區,這一點,沒有平穩的肢體協調是做不到的。



 
  老皮帽不想浪費時間,好路不停腳,他一口氣帶著我往墓穴直竄。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只能追著老皮帽的背影來辨別方向,老皮帽跟著山岰走向走,而山岰隨著山脈走,這一路衝過了幾個坎,只能追到哪是哪。
  我開始順不過氣一直咳嗽,看來剛剛撞樹那一下還是有影響的。可我不想讓老皮帽操心,就只是把聲音悶著,結果這樣要咳不咳反而讓胸悶更嚴重,力氣幾乎都用光了,腳步不由自主慢了下來。
  幸好,似乎目的地也快到了,老皮帽就停在前面不遠處,我咬著牙跑過去,撐著膝蓋大口喘氣,他讓我別停下,先在原地走走。
  我緩過氣後,這才注意到這個地方霧氣特別的濃,大概只能看清楚三四米以內的距離,再遠就看不清楚了。
  正擔心胖子跟李子呢,大概一隻菸的功夫後,他們兩個也到了,倒是沒那麼上氣不接下氣,可見他們走得十分小心翼翼,才會摸了這麼大段時間。
  胖子看到我跟老皮帽先到時還嚇一跳,嚷道:「我靠,天真,你不是說體能衰退嗎?這是跑得倒是挺快的嘛。」
  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這件事,我還背著沉重的裝備,齊醫生給的藥我也忘了吞,只能說人在緊張時腎上腺素無極限,況且有別人在的時候就不容易放棄。
  老皮帽看了我一眼,打趣道:「體能衰退?以後要改叫你老吳了還是胖吳啊?」
  「你就別提這件事了,這幾年少運動而已。」我笑了笑,把話題打發過去。可心頭又不踏實,要是我在途中逐漸屍化,到最後像霍玲一樣誰都不認得怎麼辦?又要是變成禁婆那一類的,不行,這他娘的實在太損我的男性尊嚴,想來想去,還是從口袋裡掏出藥來服水吞下。
  李子緩過勁,整個人癱在地上,呼吸不穩的問:「他娘的,現在怎麼辦?大半夜的,難道現在就下去?我可以,可我怕你們不行,這胖子不知道絆了我幾腳,拙的很,我主張休息,以免有誰害死自己人。」
  「你還好意思說,剛才要不是你不長眼擋著我路我會拐上你腳踝嗎?就你那鳥樣,能幹得了這行,就別膽子雞巴小。」胖子涼涼地道。
  我見他也不是真要跟李子計較,就隔在中間出來緩個頰,讓他們兩個別吵。我說李子提出來的是相當實際的問題,我們今天這樣可以算是完全強行軍的裝備跟路程,的確得找個地方休息,不然接下來那墓裡古古怪怪,還不一定能撐下去。
  可問題就在於,這是要睡上面,還是要睡墓穴下面?
  老皮帽吐掉口中的草道:「上面睡安全,誰都不知道那墓穴裡有什麼東西。我來守夜。你們仨要睡就縮一塊睡,這萬萬是不能再點火了,誰都不能保證這附近還有沒有那些大蟲。」
  「那你三個小時後叫醒我,我跟你輪班。」我道。
  「不用了,那胖子不是說你體力不好?你就慢慢睡吧。」老皮帽說著就往樹上一靠,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
  我悶聲不語,心裡卻知道,這他娘的又是一個不把自己當人力的人。
  由於胖子跟李子還在互相擠對,就由我睡在中間,當晚一開始我睡得不是很安穩,模糊間總覺得有人在看我,再加上在這種時候特別容易想到悶油瓶。
  可後來大概是真的太累了,精神一鬆懈,掙扎幾下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才莫名其妙醒過來。
  這一叫其實睡得很暖和,眼睛一睜開卻感覺相當不對勁,心說怎麼突然就醒了?而且肚皮很痛,渾身叫疼,像被搥爛了又重新裝起的身體。我想了一下,大概是過度運動的後果,可隨即又愣了一秒鐘,不對啊這,這不是肌肉痠痛的感覺。
  低下頭一看,才發現是胖子跟李子都壓在我身上,睡得跟死豬一樣,媽的沉得要命。
  我拍了拍他的臉,沒醒,心裡正想著要怎麼把這兩頭豬搬開的時候,就看見老皮帽手裡拿著什麼東西朝我走了過來。
  「醒啦?」他遞給我一塊肉乾。
  「能不能幫個忙,把這兩個從我身上移開?」我尷尬的笑著,胖子壓著我,我的身體壓著我的手,也沒辦法接過東西。
  老皮帽笑了一下,先拍拍李子的臉,再來是胖子,他們倆一醒,老皮帽拉了我一把,我立刻借力使力鑽出來,深呼吸了一口氣,動了動筋骨,整個人輕鬆很多,回頭一看,還真他媽想抽死他們兩個。
  我看了一下四周,霧氣還是沒怎麼散去,但能見度稍微的提高了。
  這裡應該是山谷,可能是相當原始的叢林核心區域,但奇怪的是這裡的樹甚至比昨晚匆匆掠過所看見的更為枯燥,甚至有些看起來輕輕一推就會立刻轟然倒下。
  胖子湊過來,摸了摸樹幹後驚叫:「娘唷,這不都是雷劈的燒焦痕跡嗎?」
  我一聽,心裡哎呀一聲,爺爺以前說過「有雷劈的都是大墓」,甚至這對土夫子來說這是一項盜墓絕技,望、聞、問、切,相當老經驗的土夫子甚至可以靠觀察周遭的環境來判定這個目的大小跟凶險程度。
  在以前聽說過的淘沙故事裡面,憑藉著這種超人直覺和豐富經驗盜墓而屢獲成功的大有人在,這項技能就叫「掌眼」,在隊伍裡面是相當不可或缺的人物。擁有這項技術,能力高者甚至地位超越當家,幾乎是百發百中,其精采操練的能力領人拍案叫絕。
  我們檢查了附近的樹,發現這焦掉的死樹還挺多的,可惜的是,這樣的技術在民國之後幾乎已經失傳,許多老師傅的死去也順道埋葬了這個絕技。因此我們現在來看,也只能看出表面皮毛,不懂裡面到底是什麼學問。
  
  李子倒是沒去管我跟胖子在看什麼,他跟老皮帽自顧自討論了會,然後讓我們胖子盡快跟上,我看他臉上那股緊張感,知道好日子要結束了。
  我們停止說話,往前走了幾十步,下了一個小坡,我順著老皮帽的背影看過去,那種異樣的感覺讓我立刻意識到,我們要去的地方,就在腳底下,現在正被大山藏著腋著,可仍然對我們張牙舞爪。
  老皮帽很快就找到當初小花他們下去打的盜洞,李子嘖了一聲,撥開蓋在上面的掩護,道:「我靠,花兒爺說然沒說錯,把我們運上來的人,心思可真夠縝密。」
  我探頭一看,發現那些土的顏色特別的不一樣,暗紅暗紅地,一開始我想到的是麒麟眼的狀況,可仔細一看,這土倒像拌入了硃砂。
  硃砂有解毒防腐作用,能抑制或殺滅皮膚細菌和寄生蟲,一般來說這樣做就是直接毀了這塊地的生態系統,可對方這樣做,我直覺到像是知道未來必會再回來,這完全就是在做消毒的動作。
  而且,以往有相當多的例子,硃砂封土,下面些都是活埋的死屍,怨氣重的很。
  稍微整頓了一下,李子的速度很快,再加上其實已經被挖開過的土很鬆,沒有多久,老皮帽讓我們暫時把口鼻蒙上,我深吸了一口氣,咬著牙就把身體探進盜洞裡,準備重新進入地下世界。

« 《伏麟》10 | 主頁 |  《伏麟》08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8-87fea61b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