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08

  休整兩天後,第三天,我們在李子的帶領下從大興安嶺的南段山區進入,我沒有想到在這樣綿延不絕的大山和林子當中小花他們這一群老弱殘疾還能一路堅持出來。
  一段時間不常在這樣的環境裡走動,剛開始都有一種窒息感,方圓百里之內幾乎都沒有人煙,但地勢卻不會很難行走,後來適應了反而覺得輕鬆一些。山上的狍子、獐子野兔挺多,吃飽吃好不成問題。

  
  
  
  可還是走了將近一天,在加上全程都在山岰裡翻覆,看不到整體的地質地貌,要推斷自己現在所在地,相當困難。只是一路跟著老皮帽和李子走走停停,沒辦法多說上幾句話,整理下來還是很消耗體力,人已經有點疲乏。
  李子說,越過了團山區,才進去真正的主山。從這裡到墓穴那裡還要翻過一個嶺子,轉兩道山岰,路程不近。
  「那不如先在這裡休息再往前走如何?」我提議道。
  「還是往前走吧。這天氣看起來是要壞了。再往前走一段有個當地獵戶留下的小棚子,睡在裡面也比較安全些。」李子道。
  果不其然,過了沒多久,一路上讓林間大風刮得嗷嗷直叫,冷得刺骨,可這天色看起來又不似下雪,李子哆嗦一下,說這是更冷了,山裡天氣的變化總是很難預料。
  他讓我們都用帽子把腦袋裹個嚴實,可冷風鑽骨,在行進間還是被抽得漸漸不辨南北。可也幸好有李子的帶路,一路上沒發生什麼驚險的事,到是胖子看著那一些在林子亂竄的動物就嘴饞,屢次想打下幾隻,後來還是李子說血腥味要是不好好處理掉會引來熊羆子。
  胖子還在貧,我讓他真想吃就有本事別撥拉我們下水,他拍了拍胸脯,說跟著他包管有肉吃。我隱隱有點擔心,就怕胖子他得意忘形,又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可又能了解他的心情,他被悶壞了,沒辦法。這一陣子光是這麼操心東煩心西的,也難為他。
  李子也說不過他,我看這也沒辦法了,由著他去,就是讓他小心點。大山裡面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稀奇。
  當晚我們一找到小棚子就立刻鑽進去放下東西,胖子跟老皮帽吆喝著就出去了,我跟李子留下來盤點順便布置一下棚子,把他弄成一個臨時的大帳篷,撲上防水布防露水,還有討論接下來的行進路線。
  很快地,槍聲響起,我跟李子鑽出來看,就瞧胖子已經打下兩隻野兔來。他的技術很好,只打傷兔腳,沒讓皮毛受傷,老皮帽則挑了一隻獐子入菜,我對打獵不在行,就在邊上看著,李子看了一下四周,感覺沒什麼大問題後就架起火堆,開始準備烤這些東西來吃。
  大家都是過慣野外生活的人,邊吃邊聊天時就不經意的扯出一些葷段子。幾個人無恥地笑成一團倒也快樂,吃完了就刨個淺坑把殘骸全埋進去,看了時間也不早,只留了一盞小風燈,大家摸摸扯扯也就這麼預備睡去。
  躺了一會,我只覺得越睡越發涼,山裡的天氣很寒凍,只好就往胖子那裡擠,他被我擠煩了乾脆往旁邊挪,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也轉過身,面對棚子口,睡不著剛好張著眼發呆。
  「一個瓶子、兩個瓶子……」
  「你別吃飽了撐著不睡,躺著別想事。」胖子眼皮不抬道。
  「要不然我剪指甲。」我說。
  「胖爺我先捏死你省得心煩!」胖子立刻就轉身撲上來,結果預期的泰山沒有壓下來。
  我睜開眼,就看見胖子凝固在那裡,眼神呆呆地指著防水布道:「你們瞧,外面那是不是個婀娜多姿的小妞?」
  我順著他的方向看過去,乖乖,我使勁的揉揉眼睛,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什麼,還真是個女人的影子,可我越看越奇怪,那感覺很熟悉,可我一時間說不出來。
  「會、會不會是霍家女人的屍體啊?變成粽子被我們幾個的生氣給吸引過來了?」我抖著問道。
  「不可能,霍家女人的屍體當時都運回去了,她們倒是很堅持得葬回自家去。」老皮帽搖搖頭,解釋霍家的習俗,只有女人能進祖墳,男人嫁出去就算了,沒嫁的只能葬在旁邊。
  「那的確就是個妞兒了,嘿,待胖爺我來泡個先,誰都別想搶。」
  「這種深山老林的,怎麼會有女人?你別想婆娘想瘋了想到瞎說。」李子也跟著翻了起來,狐疑的看著那影子說道。
  胖子最恨別人不信他看到的東西,當下就想掀開防水布出去,老皮帽攔住他,拍了拍胖子笑了下:「老哥,你再看仔細點,那究竟是啥東西!」
  李子一聽老皮帽話中有話,直接就吹熄了風燈。結果這一看不得了,那哪裡是個女人,分明是個巨大的模糊影子浮在空中若隱若現地飄晃著!
  我嚇了一跳,嘴巴大張正要叫出口,老皮帽手腳很快地死死摁住我的嘴巴,我整個人嚇得癱在他身上,那種噁心的感覺我很清楚,順間冷汗就冒了滿背。
  這東西我在雲頂天宮就見識過一次,那絕對是蚰蜒!
  棚子外逐漸泛起點點螢光,那個影子還不只一個,三五交錯成群快速地移動,我嚥了一下口水,現在出去看到得肯定是蟲海。
  「我們被包圍了。」老皮帽聽著那些聲音判斷道。
  「那麼怎麼辦?這些蟲看起來起碼有樓層高,這打得過嗎?」李子畢竟年輕,沒怎麼見過這種陣仗,顯得特別緊張。
  我看到李子臉色鐵青心裡面就舒服不少,心想老子終於也不是那個最緊張的人了。
  可是得瑟不了多久,我見防水布有些往下沉就知道不妙,蟲子現在只差找到缺口就可以肆無忌憚的鑽進來,我們在裡面遲早被綑成肉團子。
  我把情況跟他們說了一遍,現在得有什麼是高溫的東西來吸引蚰蜒的注意。
  胖子想了想道:「那就把這棚子燒了吧,目標夠大,夠點燃他們一把慾火了。」
  「不成,要是你把整個林子都燒了怎麼辦?你別看這是深山老林就不會有森林武警,他們要趕過來也不是什麼太久的事情,到時候我們全等著被活捉吧。」李子立刻反駁道。
  我摸了摸防水布,估計了一下才說:「我覺得可以燒,因為這外面的露氣太重,這個棚子的木材可以燒的也就只有蓋在布裡面的範圍,其他到處都是濕的。而且最近的警察局也在八百里外,我們根本就不用怕什麼。」
  這琢磨一下,老皮帽從包裡拿出火摺子,拿槍托敲碎了火摺子含有火藥跟燃油的頭,再去掰棚架的木片,我看他帶著手套但這些動作一整個很行雲流水,就覺得這個人不簡單。
  他跟李子要了一些酒,李子不甘不願地從口袋拿出一個行軍罐,還叮嚀著老皮帽只能澆一點點,要不然他酒癮犯了就什麼事都做不好。
  一切部屬完畢後,李子一馬掀開防水布,胖子隨即竄了出去掩護他,再來是我,最後是老皮帽,人都出來後,他點燃打火機丟進棚子裡。
  我心裡合掌了一下,希望真的就跟我自己說得一樣,這火燒的起來但也別太旺啊。
  突然胖子哎唷了一聲,從衣領裡抓出一隻手腕粗的蚰蜒,立刻一甩拍爛在樹幹上,「媽了個巴子,胖爺我非把這些妞兒一個個整頓整頓不可!」
  我哆嗦一下,那個窸窣生秘密吉讓人聽了全身都要癢起來,定睛一看,這林子裡舉凡視線所及都已經密密麻麻地布滿蚰蜒,狼眼打過去看,一隻隻暗黃泛綠,我看那些大隻的,衡量拉直都超過兩層樓高,剽悍生猛的很。
  「注意點,要是被那個大顎鉗住,那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大家自己挺著點啊。」老皮帽笑著說,立刻就指揮我們往右邊蟲少的地方先跑。
  蚰蜒一感覺到動靜,距離近的就開始朝我們撲騰過來,我轉頭一看,我靠,那火還沒完全燒起來,果然還是太濕了。
  「小心!」老皮帽驚叫一聲,把我用力拽過去,「小吳你還發什麼呆,跟著跑啊!千萬別回頭啊,跟著李子跑,他知道路。」
  胖子呸了一聲,我看他忍不住還是開了幾槍斃了幾條。可那些蟲不是爆了頭就不動,發狂亂扭的身軀還是給我們相當大的苦頭吃,有幾次我勉強用手撐地,一個驢打滾出去才能閃過。
  那些蚰蜒飛速滑動,亂爪揮舞,牠墜地鏟起的土泥濺得我一臉,我呸了幾口,直覺噁心。
  原本死一般沉寂的林子裡亂成一團,混亂之中,一時之間,我跟胖子跑在中間,一些難躲的只好跳起來掄起粗樹棍開始砸,一時間蚰蜒被抽得破殼的破殼、流漿的流漿,快速蜿蜒爬過,那窸窸窣窣的聲音弄得我雞皮疙瘩全泛上來。
  李子倒真不愧是跟小花出來的,雖然不至於飛簷走壁,可光盪在樹上懸在半空給蚰蜒一個迴旋踢就他媽看得我傻眼,他那腳那樣也真虧他做得出來。
  就在我分心之餘,就聽見腳下忽傳「沙沙」幾聲響,一條渾身黑斑的花足蚰蜒衝了上來,奔著我的腳就是一鏟,我跳開要踩他的頭,可沒踩穩反倒失了機會,牠瞬間咬住了我的前襟往外甩去,我整個側面往樹上一撞,一個吃痛,我發出了慘叫。
  模糊間聽見「嘖」的一聲,殿後的老皮帽很快就趕到我這,就見老皮帽手中刀光一現,說時遲那時快,蚰蜒三條長足騰空飛起。
  我在地上滾一會,算是緩過勁了,搖搖晃晃地扶著樹爬起,老皮帽解決完死蟲後,過來架起我,算是倚著他的速度讓我跟著跑。
  我見這樣挺不好意思,讓他把我放下,我撐得過去。他也沒多說什麼,拍拍我的肩膀,喊著胖子跟李子,確定他們還在後,就繼續跟上。
  
  跑不多遠,我立刻就後悔了,越往山岰處林子越深,參天的古木遮了天,頓時就是日月無光的感覺,心說糟了,只顧著逃,都不知道什麼鬼地方來,趕緊看看附近地形。
  這不看還好,一看我就蔫了,荒木悽悽,這裡的林子一點生氣沒有,可枝條倒都是十分銳利,它們就像是天性吸血一樣,饑渴的很。
  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劃了好幾道口子,帽子也不知道掉哪裡去了,再這麼胡跑下去人非跑散了不可,我頓時緊張起來,不好。
  老皮帽顯然跟我一個想法,我急忙問他這方向沒錯嗎?怎麼像跑進死林了?他拉住我,只是點了點頭,隨即轉頭大聲吆喝著其他人往山溝跑去,墓穴的確切位置就在山岰的深處,不是跟緊他就是跟緊李子,大家直接在墓穴前集合。


« 《伏麟》09 | 主頁 |  《伏麟》07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7-bfd2081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