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07


數字分段不代表實際分段//
(///艸///) 說好不打臉的(被揍

---------------------------------------------
  
  我頓了一下,到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千年的王八,萬年的吳邪,雖然我不是什麼壞人,也不是什麼好人。所以說,婆婆,你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我只能說,盡可能地我想活到最後。」
  老太婆瞪了我一眼,可也只有一下,她又把頭轉過去看向窗外。
  「當年救不了我女兒,現在少個遺憾是遺憾。小子,你正在查的事,我會告訴你。」老太婆看向小花,讓他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盒子。



  
  
  
  「這麼多年下來,這裡面所阻止下來的東西,我們原本以為不會再有提起的一天。你爺爺、張大佛爺,和解九爺原本已經決定把所有的事情結束在我們這代。可是冥冥之中,這一切總歸是逃不了,每一個搭進這事情的人,都是我們該付出的代價。」老太婆接過盒子,在刻盤上開始轉進一串數字。
  她的眉頭擰在一起,看得出來心裡不甚平靜,大概也是不願再去觸碰這裡面的東西。
  我注意到那跟我當初拿回來的青銅盒子一樣,雙身蛇紋,古老的血腥的弔祭。我下意識地嚥了意口口水,看著那最後幾圈,覺得那種混亂感再一次襲擊而來,但不是糊塗的混亂,而是忽然間覺得事情還大有轉機的那種應接不暇。
  霍老太轉入最後一個數字後,盒子「喀答」一聲,打開了。
  她顫抖的手抽出其中一張紙拿給我看,是個複印件。我瞄了一眼標題。
  「零二五九再造計劃」。
  0259,這是小花之前拿給我資料上的共同編號,原來這就是代表一個實驗碼,果不其然,那一些都是有關當年,老九門所做的一連串實驗。
  可突然地,我心裡靈光一瞬,天,這不就是02200059當中唯四個重複出現的數字嗎?
  我眨了眨眼,看向霍老太,又看看小花。
  這些資料的再現,霍老太跟小花選擇再回去的墓穴,爺爺和張大佛爺特意分地藏起的東西,和裘德考──事情一串上,我張大嘴,不由自主地覺得事情已經邁向一個不可收拾的結果。
  
  這些檔案所記載的內容,雖然是黑白的照片但拍的很清楚,都是一具具未成形的屍體被攤在解剖台上。
  之所以說未成形,是因為尚不能判定那是什麼動物的幼小屍體,又或是透過什麼化學活動導致原本的屍體變成這樣。
  我問了老太婆,她也只是搖頭,有很多事她也不了解。當初能知道全貌的人現在都已經死光了,除了張吳兩家,解九爺死前也沒有跟小花提到這事,也是決心隱瞞才會至此。
  我捧著這些越看越哆嗦,這比小花給我看的資料還刺激,也幸好小花這樣做算是先幫我打了預防針,要我不這一看,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怕是會無法克制的吐出來。
  只能說,人,真的很變態,這種變態是無法去形容的,剛開始看,會笑,好傻好天真啊,這麼做怎麼可能有辦法長生不老?
  可是越看你會越心寒,甚至會不由自主相信,對,這是能辦到的事情,那種毫不質疑,簡直是被洗腦一般的相信。
  而這種接近盲目的信仰就是一種殘酷,就像看見一個小孩子毫無心計的把一隻蝴蝶慢慢分屍,特有的,單純而直接的殘忍,然後哈哈大笑。
  
  我長出了一口氣,這一份一份,都是些中國在長生不老的研究上,極為血腥駭人的歷史,也是我爺爺那一代,老九門被迫操控去進行的事情。
  這些事,你永遠也不可能在任何檔案資料中看到。它們一份份都是「不應該存在」的事實,甚至,就連當時執行的成員都被有選擇性的抹殺掉,永遠的封存起來。
  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應該被留傳到後世,這完全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清楚的事情。
  而這一段歷史的再現,我不知道在背後推動的人所懷著目地跟原因,也許早在到麒麟眼之前我們就已經搭進這齣戲裡面,甚至連我的屍化也是記算之後的結果。我開始思考起我們這一路的犧牲與獲得,其實總是拿到少,失去多,甚至完全不知道終點在哪裡。
  然而我現在就只能跟著劇照本宣科再演一次,然後伺機而動,等待最後的來臨。
  
  當天晚上吃飯時,我特地壓著小花坐輪椅到醫院外的餐廳吃,其實從頭到尾我心裡頭都卡著一些轉不過來的東西,後來我才發現,在整個敘述的過程當中,小花都沒有說上一句話。
  我湊過去問他,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沒有告訴我?
  一開始小花只是衝著我笑,什麼也不說。後來是我端茶奉菸把他當大老爺服侍之後才鬆口,他說他覺得這件事情,不對。
  「我說你不是跟婆婆一起行動嗎?你不信她?」我問道。
  「我只是在懷疑一些事情並不是像婆婆說的一樣。應該說,婆婆在當時也不是一個能知道全部事情的人,所以這是個掉鍊子的故事,肯定還有什麼地方湊不起來。」小花一下一下戳著豆子說道。
  我對小花說的不置可否,對他懷疑到跟自己那樣相親的人身上總是有點反感,感覺他想太多了,事情的確不簡單,不然也不會弄出這麼大的陣仗,可就算霍老太婆有問題有所隱瞞,我寧可相信她肯定是有什麼必須隱瞞的理由。
  我們這一路人,走的太久了,有時候反而會懷疑一些很單純的關係。
  小花舉起叉子,在我眼前晃了一會,「你不相信也沒關係,你甚至可以懷疑我是不是解雨臣,臉皮借你捏也沒關係。我只是想告訴你,吳邪,懷疑是科學本質裡求真相的手段,不是撿撿東西就能完成任務。」
  他不知道這裡面還有誰再耍什麼花槍,這些事情直接告訴我其實我也不信,非得發生一些時我才能信服,可小花說像我這心理反而很好利用,顯然,我們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大有文章,為了讓我們懷疑,所以主動去推動下一個環節。
  有心人士決心要將這一切重新軋上齒輪,可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強大的目的性和行動力還讓我嚇了一跳,老太婆自己也說了,其實這都不是什麼冥冥中注定,而是時間到了,該回來的就會回來而已。
  總之很多地方都非常奇怪,特別是以解家人的角度來看,他爺爺不可能真的什麼事情都沒說,像這次下地,也是因為我的關係,要不他絕對不去碰這墓。
  我這才想到他的腿是在墓底折的,當下就問:「你這腿是怎麼回事?」
  「被打斷的,活人。」小花道。
  「你就這麼肯定是活人?而不是什麼其他的猴子粽子?」我好奇道。
  「猴子粽子是不會放暗號的吧?速度太快,我只來的及抓傷他,下一秒腿就敲折了,人也暈過去,在我昏過去之前,有聽見兩聲短促的口哨音。所以我確定是人為操控。醒來後發現我們全被送上了地面,要真是猴子粽子也不可能這麼好心,不把你撕了就不錯了。」
  我想了一會,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隱隱約約已經有個底。我沒有說出口,只是接下去問道:「那你醒來後,身上有什麼東西不見的嗎?」
  「哪能呢。其實我在裡面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找到就給截了。所以這就是我懷疑的第二個點,這事,不只你我在瞎攪和,還有不知打哪來的勢力在跟我們搶食。而且,他們的目的不在殲滅敵軍,留我們活口只是因為還用得上我們。」小花又戳了一下豆子,這次插個正著。
  「接下來,千萬小心。」他說。
  
  當個禮拜,我把小花跟霍老太的狀況跟胖子說了一遍,我說我想下去看看,胖子樂咧了一陣說總算又有好玩的事,我罵他這哪叫好玩的事,他轉了轉手臂笑道:「胖爺我一身神膘都快凝固了,這回得趁興動動,讓他活絡活絡,點燃革命的戰火!」
  「得吧你,戰火個屁。沒見過這麼愛添亂的。」我踢了他屁股一下。
  很快地,我們忙著招呼裝備,準備再下去一次,這陣子沒發生什麼大事,東西很快就弄齊,這次下去的人也不多,主要就我跟胖子還有知道狀況的李子他們。
  按照小花跟李子他們說的情形,人多了反而礙事。
  
  在出發的前兩天,胖子死拖活拖讓我再去檢查一次,我挖了挖耳朵,不耐煩道:「要是檢查出來我明天就死了怎麼辦?胖爺、王胖爺,我他媽求求你別老嘮叨這事行不行?」
  「就是活到明天也叫活!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我現在特別愛惜生命啦!」胖子胡扯了一通,我任憑他在那裡吹也沒見他鼻子長上一公分,就由著他去。
  心裡道,要是你真愛惜生命,你就不該再跟我下去,未來肯定是凶多吉少,我都快撐不住了,你能撐住嗎?
  我知道我這就是有點小孩子鬧氣,可我也沒跟胖子說。這些東西說了不好,會破壞和諧。而胖子看看我的臉色也就自動閉嘴了,連說都不用說。
  回到了老地方,結果被這胖子一整,我看著那些儀器就寒得慌,好像真的明天就要合棺躺下一樣。
  我光瞅著自己的指甲,仍然心有餘悸,我還剩多少時間?這樣磨磨拖拖的真的來的及嗎?結果這麼一想就想起自己忘帶把指甲剪,回去得準備一把。
  所有的流程又走過一遍,其實我是特別不想聽報告的,就想逃避,不知道就有不知道的福氣。
  結果我緊張半天卻換來一句一切都還好時,我特別想揍人,覺得剛剛戲都白演了,還我的眼淚來!
  齊醫生拍了下我的肩膀,簡單的跟我交代幾句,有一些抑制病情的藥千萬不能不吃,聽胖子說我們這一趟是遠門,所以他給我開足兩個禮拜的藥,希望至少這兩個禮拜我的體能衰退感不會那麼重。
  我心裡靠了一聲,這難道是興奮劑不成?
  臨走前,齊醫生看了我一眼,咧嘴笑了笑,說道:「下次一樣準時復診,不論如何,排除萬難都要過來。」
  我看著他的笑容,猛然感覺一陣異樣。他好像從沒這麼笑過,怎麼笑起來的樣子這麼古怪?而且這時候笑什麼?難道是想讓我放輕鬆嗎?還是,根本是因為他非常的期待在我身上的每一寸變化?
  不過那時沒心思細想,他最後的話也就沒放在心上。
  胖子在門口叫人的聲音傳過來,說小花的人到了。我只好收回思緒,疾步跟著胖子出去。
  只是,等我回頭時,齊醫生最後那兩字再見,幽幽地飄在空氣中,倒像一種散不去的詛咒。


« 《伏麟》08 | 主頁 |  行路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6-f2eb3388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