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行路

盜墓同人 《行路》

  北方的市郊,不能說沒有春天,而鄉下人和窮書生,更遑論有春天這玩意兒。


  誠然,寒冰是解開了,積雪也化得差不多,那嫩楊綠柳卻只是甫出頭,離春意枝間鬧還有一段時日。但鄰里的孩子卻是等不了,到處爬上爬下,連話都說不清呢,就光會指揮騎馬打仗,像要把整條巷弄都給掀了。
  那鬧聲敲得吳邪氣海翻騰,終於是捨得張開一隻眼,瞅了下窗外,咿!這還是灰濛濛地!看我回頭不都把些小王八收拾一頓!
  吳邪氣歸氣,轉身把棉被蓋過了頭,還是美美地賴在窩裡,連動根小指頭都不願意。
  這也不能說能怪他,他打自杭州來,特別不適應北方天氣。你說這人好好地幹嘛特意換個地方犯睏呢?離家都個把月了,為了還不是他老爹圖的那份功名利祿?
  自家老爹發話說不能讓他過得太舒服,不讓他在本省城考學政巡迴舉行的科考,硬是靠二叔的關係把他上京,希望傍著那氛圍,讓兒子有自覺的發憤圖強,好在吳邪也上進,在京城順利是取得考鄉試的資格。
  可就吳邪這尿性,讓老爹高興過一陣後,接下來就天高皇帝遠了。於是他天天只圖坑上的溫暖,這春睏犯得一點也不害臊。

  功名利祿,哪是求得便得唄?
  他也不是不努力,可是吳邪自己知道,這官場靠的都是關係戶,中國皇帝老子當完兒子當,哪裡輪得外人垂涎?這官跟官之間,閒扯都是親戚的,一層又擴一層,如果真要當官,那後台,得硬;如果不硬了,那起碼家底得厚了。
  可惜吳邪不是,老爹雖是個私塾先生,但也就只混個秀才,家業不上不下,倒比不上開茶樓的二叔和開賭坊的三叔。所以吳邪他就是個老實的鄉下窮書生,仗著一點小聰明,頂著老爹的期待,打算沾水混過半年後的秋闈而已。

  吳邪昏昏沉沉的想,現在就是天皇老子也逼不起他,唯有尿意而爾,肚餓是顧不上了,睡過便是。於是這三拖四磨間,又是挺香的睡了過去。



  天特別的沉。
  飄飄渺渺的幾點雨絲已有加驟的現象,可仍止不住在市集裡往來穿梭的小販。
  張起靈被個賣傘的給揪住,好不容易脫了身,卻因停下腳步身上顯得更濕幾分。可他似是不以為意,就放任自己暴露在雨下疾步而行,只是眼神來回掃過一個個路人,不時回頭,倒像在防備什麼東西。
  一步踩下一個水窪,步步生出了朵朵血蓮。
  雨洗去他面容上曾經的狼狽,卻加劇了臉色的蒼白。一些年輕的姑娘被他的樣子給嚇著了,走過他身後便是一陣嘰喳作響。他硬是忍住了回頭掐死這些聒噪的生物,人聲吵得他頭極疼,像有人拿把錐子直鑽。所以他只是勁直的趕路,他得快到那裡,把東西交出去了,他便無事。

  終於出了市集,他彎進小巷內,踉蹌地又走了一會,血雖化在水裡,卻沖不掉那股味兒,引來幾隻狗圍著他直咆,倒有幾分虎落平陽的味道。
  張起靈勾起唇,似笑非笑,只消微微一瞪,雖不若嗜血羅剎,倒也有幾分閻王過道,狗兒嗚噎了一聲,又咆了幾聲後就夾著尾巴竄逃了。
  可也是這麼一瞪,幾乎耗去了他原本就透支的體力,他勉強往前行了幾步,終究是不濟。
  在他倒下去前,他只來得及敲了下木門,就這麼昏死過去。

  迷濛間,他聽見了木門咿呀,接著一個人聲說道:「我靠,犯晦氣了。天這麼冷,雨這麼大,也不知死透了沒?」



============================

好吧,我也確定還有沒有。
我只是打爽的而已XD

« 《伏麟》07 | 主頁 |  要開始吃泡麵了XD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5-997f565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