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06



 
  李子先把剩下的人都給放平,意外的看見霍老太後頸上有一道扁型的淤青,他便回過頭去檢查另外三個人的脖子上,也都有這樣的痕跡。



  
  
 
  他在原地百般苦惱地轉了下,可沒有想到,地下水面有了動靜,在黑洞洞的墓道當中有什麼東西正再往自己這邊靠近。
  他舉起火摺子,湊近臺階的邊緣一看,兩具腫脹的屍體從墓道深處慢慢的漂了過來。
  李子幾乎想放聲大叫,從他下地到現在,各種刀尖口的風浪都看過了,可從來沒有一次讓他如此想逃跑。整個墓道裡,死的死,昏的昏,就剩他一個大活人,可也早被嚇得半死。
  他在這個死寂的空間內不斷的來回踱步,他猶豫著,不曉得自己下一步究竟該怎麼做,想來想去,覺得再這樣躊躇下去也不是辦法,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如就放手一幹,乾脆先把這兩具屍體打撈起來再議,說不定能知道一些什麼。
  先用火摺子來回晃過水面,看到那泡水的兩具遺體差點又要吐出來,那腐臭的味道就像爛掉的魚一樣,甚至還更腥。
  李子小心翼翼地踏著石階往下,拿了洛陽鏟撥了撥水面,讓屍體往自己這邊漂快一點。進入手搆得到的範圍後,李子把洛陽鏟伸進他們的背帶,折騰了一會,可因為太重,全衡再三之下還是一腳踩進水裡,總算將這兩具屍體用力拽上石階放平。
  可是慢慢的,在驗屍的過程當中李子開始感覺不對勁。
  在挪動的時候,這兩具屍體從身上各處陸續鑽出屍蟞和一些不明的蟲,因為這兩具臉都泡爛了也被蟲咬爛了,所以基本上沒辦法從臉辨識,那張開的大嘴讓人十分不舒服,感覺隨時會鑽出什麼東西。
  他強忍著吐意,檢查起他們的周身,到處摸索著,包包裡面明顯少了很多裝備,可能在路上掉的也不清楚,總之訊息缺缺。
  李子偏頭想了想,不對啊,這太奇怪了,這些蟲子進攻得也太快,而且距離李子離開他們的時間應該還不到三個小時,一般屍體會在三個小時內就發酵成這麼腫的模樣嗎?
  我屏著呼吸聽著李子講,看著他的古怪的表情,頓時間覺得不太妙。
  李子說他當時也不知怎麼個鬼使神差,竟然拿起洛陽鏟就往屍體的肚子上拍,拍第一下時還沒感覺,第三第四下一砸下去,那手感立刻就變了。
  死屍突然劇烈抖動一下,嚇得李子往後跳了一大步,以為突然屍變了,他牢牢地盯著死屍看,只見屍體的肚皮上開始一突一突的跳動,接著,有什麼東西開始咬穿了肚皮,李子舉起槍對準著,強大的恐懼讓他出了一身白毛汗,先是一隻細長的腳刺了出來,然後再一隻,那個肚皮變得越來越薄,幾乎能透出光來。
  異變持續蠕動著,空氣中的臭味越來越濃烈,那東西費力地鑽出一顆黑得晶亮的頭,兩個大顎,四雙血紅的大眼,他娘的根本是沒見過的巨蟲,要是讓整隻鑽出來了後果不堪設想。
  李子毫不遲疑,對著巨蟲的顎跟死屍的肚子連開了三槍,把原本就已經破爛的屍體轟得碎肉亂飛,巨蟲的頭斷在地上,濃汁四溢。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四周有什麼東西「咯咯」響了幾聲,而且那種被近距離注視的感覺越來越甚,李子立刻就抄起東西轉身一揮,可又是一樣的情形,他的身後完全沒有人!
  真的太邪門了,李子全身戒備,這件事已經超出了他理解的範圍。
  可下一秒,火摺子一暗,李子只覺得脖子激痛,僅來得及看見一雙黑色的鞋,人就已經昏死過去。
  
  李子長出了一口氣,講完之後自己還愣了幾秒,菸都燒到手了他才回過神來。
  「那當時留守的人呢?醒來後沒事?」我問道。
  年長的搖搖手指,「怎麼可能沒事?我們是被被人用氣體放倒的,醒來的時候眼睛嘴巴都沾滿自己流出的眼淚口水跟吐出的穢物。」
  年長的就不像李子那樣生動的述說過程,估計也沒辦法,因為這完全是很瞬間的事。
  霍老太、跟一個叫柳姨的女人,還有夥計跟他自己四個人在小花跟李子離開之後負責待在原地看照物資,一開始他們只是覺得頭有點發暈,以為是這黑水的味道聞久了所以覺得噁心,年長的還覺得是心理作用,多聞幾口就不覺得臭了,還特地深呼吸幾口氣。
  可漸漸的狀況不對,霍老太先出現狀況,她說不舒服就先靠在牆上休息,後來他自己也不清楚順序了,劇烈的頭暈和耳鳴讓他再也動不了,他就這樣失去意識。
  人醒來後就已經是在醫院了,前兩天才剛能下床,發現李子也在,於是他們仨把彼此遇到的狀況一琢磨就知道他們肯定是遇襲了,而且,還不曉得對方是誰。
  對方放倒了年長的他們之後,脖子上的痕跡應該是為了確認他們是真的昏過去而敲的,還很細心的布置過現場,心思相當縝密。
  「原來還發生過這麼多事啊,解子都說得不清不楚的。」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從我背後冒出,我嚇得猛一轉頭,就看見秀秀一張笑兮倩兮的臉對著我。
  我笑了一下,這女人肯定是偷聽很久了,而她現在會出來打岔那就表示她要的情報已經收集完畢,所以接下來也不不是什麼太重要的內容,我在遠處聽著,把剩下的菸抽完。
  
  把頭髮剪短了,越發俐落幹練的感覺,如今在她臉上找不到稚嫩,那完全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有時候,我會不小心將後來的秀秀疊到阿甯的影子上,後來想想,理由其實很簡單。
  他們都像我媽,越老越剽悍,也離我越遠。
  其實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感受,不管是什麼原因,其實也無所謂。反倒是後來的事情,比這個還重要多了。
  
  秀秀領著我往樓上去,就當我自己胡思亂想之際,她問我先看奶奶還先看小花,我說不能一起看嗎?她說沒辦法,她兩個哥哥堅持讓霍老太婆住單人間。
  我當下心裡就靠了一聲,北京協和醫院單人間,霍家子孫還真是財大氣粗,這他媽一間一天下來得多少錢?
  懷著忐忑的心,進去的時候,霍仙姑已經醒了,坐在病床上悠悠地看著外面,小花則在旁邊削著蘋果,看起來都還很有精神,小花見到我時手指還作勢劃過脖子。
  我不曉得他是想表達什麼意思,就豎了中指給她,結果碰巧給老太婆轉頭看見了,又是皺眉,可我直覺她是想笑的,只不過她當慣了長輩,所以看到這種幼稚的挑釁倒是挺能自持。
  「老狗的孫子怎麼有空閒逛過來?」她還是一張讓人望而生畏的臉。
  幸好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照面,她老人家的性格已經稍能捉摸,其實就是嘴巴損了點,可內心還是熱忽熱忽的,不過要是不靠譜點的被仙姑這氣勢一壓,肯定是要結巴。
  我這兜住了,朝她笑了笑,把水果籃和花從背後拿出來。
  「就是來探望探望您。」我拉開椅子,「能坐嗎?」
  「我可不覺得你怕過。」霍仙姑瞅了我一眼,很平淡地道。
  我撓了撓腦袋,左思右想,這麼平白耗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乾脆打開天窗說亮話地問:「婆婆,我今天這趟來,是聽說你們這次下的墓不尋常。」我話只說到一半,小花就立刻制止我,老太太顯然也沒什麼心力去計較那些細節,只是讓我去把門帶上,我一探頭出去就看見三四個霍家的人守在外頭,我心裡想,我也不致於對老太婆怎麼樣吧,守那麼緊弄啥呢?
  回過頭坐下,結果詭異的沉默了很久。我不曉得霍老太婆是在打算什麼小九九就只能等她開口。她上下看了我一會,當著她那奇怪的眼神,我幾乎要嚇得抖出尿來,現在是你們家婆婆想要對我幹嘛啊!我已經在心裡打定主意要是等一下發生什麼事我就要出聲大叫,甚至還特意瞥了一下床邊的求救鈴在哪裡。
  「小子,你最近都在查些什麼?」老太婆幽幽地問。


*******************************

作家的話:


謝謝法理斯的支持(艸)
也謝謝在我卡到快吐血時給我鼓勵的親們。你們的回應是我最大的動力了,真的超級不要臉得喜歡看repo還會看好幾遍哈哈(艸)

嗷!嚴禁打臉啊XD

« 要開始吃泡麵了XD | 主頁 |  又來該個兩三下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3-aef51011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