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05(修訂)

  
  一個禮拜前,小花跟霍老太婆合作發了一個丘,在上面踩點時李子就覺得這個墓十分普通,大概就是一座小明樓,普通到李子覺得其實這個墓根本不需要兩家合作。這一般前圓後方的格局,寒磣得他都不想進去,況且看這樣子,花兒爺一個人下來似乎還會快一點,何必弄個這麼快十個人的隊伍?

-----
04有改過,不介意的話可以往前回去看看(艸)

  
  

  人多口雜,一件簡單的事大男人幹起來多快,女人磨磨嘰嘰的,讓李子就是一陣窩火。況且李子覺得這墓女人是進不得的,特別招陰,他們又不是吃飽了撐著幹,讚說這女人一個比一個剽悍,就算是撐著也篤定幹不到。
  李子邊想邊跟在其他人的後邊前進,不久,在小花的帶領下,終於找到了地宮入口,但道口被多層花崗岩堵得嚴嚴的,石頭與石頭之間又用桐油糯米石灰漿給黏固,真可謂天衣無縫,比自然山石還難鑿。
  霍家的人想盡辦法讓人搞來兩桶硝鏹水,想用侵蝕的辦法打開石障,但還是無濟於事,又敲又打,那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雖然都是有經驗的人,但連續試了幾個辦法都未果。隊伍中有人提出埋了幾根雷管炸了算數,這點石頭應該是炸得開。霍老太罕見地遲疑了一會,跟小花商量了幾句,終於同意用雷管開門。
  可這石頭相當的堅硬,光是要牽上尋火索就很麻煩。李子連砸壞了三把鎬子才總算把東西埋進去。只聽「轟轟」幾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這個墓道口總算被炸開一個僅容兩人通過的窟窿,霎時一股股陰霉氣從墓裡竄出,李子強憋著氣,等待這噁心味道過去。
  他們魚貫而入,這裡面的格局也跟李子預期的差不多,可詭異的是墓道四周的牆全寫滿了金剛文,他們沿著金剛牆前進了幾尺。李子和幾個膽子大的先在前頭探路,霍老太讓他們謹慎地走,有什麼狀況立刻回報。李子想,老子淘沙都幾年了,也就不怎麼把霍老太的警告放在心上。
  李子舉著火摺子往前走去,沒多久就邁入一個向下的斜坡墓道,有四五丈長,估計這大概是為了滑放墓主的棺木而特設的。當棺槨送入地宮入口後,在斜坡甬道上撲上一根根滾木,棺槨壓在滾木之上,借助其往下滾的力量,滑到地宮的第一道石門,然後在慢慢的移到墓室。
  可當李子仨人下到最底時,發現墓穴下面滲滿了地下水,腐臭的味道更加的濃烈,而且水深已經高到了腰。他們回報給小花跟霍老太,評估這種黑水可能在和棺木跟屍體的混合後,形成了一種霉變後的沼氣,他們現在才剛進去,沒出現什麼異狀,但要真聞久了會出現什麼問題卻沒有人敢保證。
  小花那一身飛簷走壁的工夫自然是不把水放在眼底,可問題是會這技藝的人也就只有小花跟和其他兩個夥計。小花從包裡拿出連接式的桿子,交代有問題他會立刻打信號出來,讓其他人去探探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路,要不然就留在臺階上頭,別跟著下水。
  被打發去找其他墓道的李子自然是相當心不甘情不願的,可他又不願意跟霍家的女人待在一起,於是就循著原路回去。可不曉得為什麼,這越走心裡越發涼,一種很不對勁的感覺扎得他全身寒毛豎起,直冒冷汗。
  而且,明明是他和另一個人上來而已,卻聽見這墓道中迴響的,是三個人的腳步聲。
  李子顫了一下,心想他娘的,要是這貨是霍家的女人不打一聲招呼就跟上來的,他絕對要一槍崩了她!李子默默在心裡數了三秒,瞬間回頭,槍也舉在身前瞄準。
  可是,沒有。
  連一個人都沒有。
  李子相當的錯愕,他高舉著火摺子到處地搜索,但他周身的墓道卻連個鬼影兒都沒有,地上只剩他自己在火把的照射下微微搖曳的影子而已。
  李子想越不對勁,在心跳微微加速下,開始往回走。
  這段路不長也不寬,按道理來說要是剛剛真有人跟在他身後,那麼短的時間內肯定是跑不掉的,怎麼說也該留下一點痕跡。但怪就怪在什麼東西都沒有,而李子也不想承認是自己神經過敏,因為這種異樣的被監視感自從被他發覺後也都沒有消失。
  他像是被什麼東西牢牢鎖定了一樣。
  而且越靠近水的匯集處,那種感覺更甚。
  李子抖了抖,每一步都走得相當的慢,過了沒多久,「滴答」「滴答」的聲音從前面傳出,伴隨著幾點火光忽明忽滅著,李子試圖叫了幾個人名的代稱,可聲音就像被無窮進的黑暗給吞食了一樣,最後一切都沉寂下來,四周只剩李子自己的呼吸聲。
  他小心翼翼地舉著火摺子往前,想著再抖下去救尿急了,電光石火之間,他脖子突然感覺一陣濕黏,李子想著會不會是消失的另一個人的惡作劇,當下就火大地轉頭斥責。
  一回頭,娘罵一半的聲音驟然若停,牆壁上好像黏著什麼東西,黑糊糊的一團,他大著膽子把火摺子照過去,仔細辨別,沒想到竟是一個「人」。
  李子嚇了一跳,當下彈子就是撒潑出去,可那就真的只是一具貨真價實的屍體而已。混身是血的倒吊著,嘴痛苦地張開,頭髮又貼在化掉的身體上面,被子彈射得碎成片片的肉就順著屍水滑到地上,像蠟一樣淌下來。
  他強忍著噁心,用刀子剝開頭髮,混濁的眼睛幾乎要跳出眼眶,李子摀著嘴,靠著下巴附近那顆痣認出來,那個是霍家下地的其中一個女人。
  
  我聽到這邊簡直要吐出來,開始痛恨自己的想像力。
  李子慘淡的撇了一下嘴角,臉色難以分辨,慢慢地搖著頭,想必也不好受。
  
  他說他當時完全來不及害怕,平白無故死了一個霍家女人,這表示前頭肯定出了什麼大事。他開始往駐守地狂奔,沒想到就在路上,李子看到了跟他一塊過來的人倒在地上,頭顱已經被扭了幾乎一百八十度,上下顛倒,連救都不用救,早就斷氣多時。
  就在這個時候他注意到在金剛牆上有著一個相當小的,人為打出來的盜洞。但他們剛剛下來除了炸破石障外便沒有任何開鑿的行為。
  在強烈的掙扎下,李子還是決定先回去救人再說。一回到駐守地,就看到四個人圍著火堆坐著。李子脫力的鬆了一口氣,手拍上其中一個人的肩膀,但這一拍,夥計竟歪倒在他身上。
  他嚇死了,手指顫抖地探上鼻頭,還有呼吸,可都相當的微弱,李子得把整根手指都沾了個濕才能感覺到微微的涼意。這一個看樣子大概只是昏了過去,他迅速查看其他三個人的狀況,也是同樣的情形。
  
  李子說到這裡猛地咳嗽了幾聲,我看他臉色越來越白,就讓他先緩停一下,遞給他一根菸幫忙點上。他略帶歉意的看了我一眼,用力的吸了幾口,顫抖才稍微有緩下來的樣子。
  「你能懂嗎?小吳?整個空間裡只剩自己一個活人的那種感覺?空曠,真的很空曠。會覺得那些煩人趴地的的特別可愛,從來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強烈的希望他們醒來過。」李子直勾勾地看著我道。
  我說我懂,我他媽太懂了,有好多次我在近乎要放棄時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裡,會覺得死亡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活下來卻被死亡步步逼瘋的人。
  李子笑了一下,「不。小吳你不懂。我們這些跟了花兒爺的,跟你是不一樣的狀況。你從未完整的扛起自己的生命,而我們是真的只剩自己。」他把菸頭指向我,也指出了事實。
  小花的個性,道上都知道。他從不勉強人跟他下地,他就要那些心甘情願的人,但這些知道後果自負還願意跟的,才是真正可以承擔一切的人。
  一時間靜默下來,年長的頂了我一下,苦笑的解釋李子不是要擠對我,他就是心裡難受,有陰影,對著皮白肉嫩的向來有點情緒,可他這不是針對任何人,讓我別放在心上。
  我摸摸自己的臉,表示不介意,心裡在想,靠,老子都三十好幾了還皮白肉嫩啊?
  一會兒,李子咬著菸,把他自己的褲管拉高,示意大家瞧瞧。我瞄了一下,看見他膝蓋以下的小腿肚子全都泛上一層噁心的青紫,就像血管全爆掉了,積壓的血全腫在上面一樣。
  「看到沒,就是那地下水弄的。這條腿也不曉得算不算廢了,不過還能走就是。」李子又咳了一下,放下褲管,開始說起後面的事。



***

作家的話:

04有改過,不介意的話可以往前回去看看(艸)

嗚噢救命,好噁心。
出書版大概還會有點不一樣,我想。

« 又來該個兩三下 | 主頁 |  《伏麟》04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1-dd760585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