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伏麟》04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除了繼續和這疊成山的紙堆搏鬥外我幾乎是無事可做,這陣子沒有什麼好東西進來,所以成交的幾件東西價格當然也不怎麼樣,可能也就只有這個時候,我才會特別想念黑瞎子送過來的一些東西。




  但他的貨未必好處理,他倒出來的東西基本上跟他這個人一個樣──高帥富:風險高、賣相好,買得起的都是數一數二的有錢人。但光是那個風險高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有些東西是連他都處理不來,海關過不去的東西,注定還得在中國內消磨一陣。好在他也不是特別注意這個,每次來都還挺隨性。
  前兩三個禮拜他跑得還挺勤的,跟我探探合作的口風,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我也會問他,特別是我也直問他有關甲的事情,他倒是挺大方,還會回答我一些問題。
  在小花給我的這些資料當中,我僅能隱約的猜測出,這種「甲」可能是某種生物的後代,大部分的數據都是解剖跟分析的記錄和模糊的照片,由於近距離的聚焦在某一些臟器上,所以很難看出是什麼生物,在下方備註也沒有特別說明。
  奇怪的是,這些零散的資料有很多日期相差了快半年之久,一般來說動物的幼崽是會長大的,但隨著日期的不一樣,同一個實驗編號的數據卻是沒有差別太多的情形。
  有問題,這絕對有問題。
  這很弔詭,我腦海裡瞬間就閃過幾個可能性,一是會不會這個編號指的是同一種動物,二是這個編號指的是一個人,這些都是他個人的實驗記錄檔案。
  那麼這兩者的問題分別就在於:這是什麼生物?還有,這個人是誰?
  可就在我想找人來問問時,黑瞎子最近這幾天倒是人間蒸發去了,連個影兒都沒有。
  我自己一個人琢磨著沒意思,咬著筆桿推敲來推敲去,還是沒弄出根鳥毛來。看著這堆照片也發噁心,於是讓自己消停會,到外頭溜達溜達。
  結果沒有想到,當天晚上變異驟生,小花打了通電話給我,問我什麼時候再上北京去。我看了一下複診的日期,還有快一個禮拜的時間,我聽著他的語氣不對,就問他怎麼回事。
  「秀秀的兩個哥哥在這裡面壓了很多消息下來,所以你問我怎麼回事我也只能跟你說這回的確是出了大事,但多這牽連下去會有多深我一時間還真不能很清楚。霍奶奶現在人在協和醫院。你要是能來就來,抓緊時間問你想問的問題。」小花說道。
  我心想,霍家的事干我屁事,他們就算內鬨全死光了,財產也不會是我的。可想想又覺得不對,小花會特地找我肯定有一些東西是他也無法定奪的。而且看在爺爺的面子上,如果霍老太真的有什麼萬一,我代替爺爺去看她也算是盡晚輩的一個禮數,況且以後合作的機會還很多。這電光石火之間我立刻就答應小花。有一些狀況電話裡說不清楚,我們約兩天後直接在醫院門口碰頭,讓秀秀接我上去。
  第二天下午,我簡單跟王盟交代一下店鋪裡的事,有些東西他能自己取捨的就不用問過我意見。王盟憋了很久,我也看不出他是願意還不願意。
  他扭捏了一下,才道:「老闆,你這趟出去又要多久啊?」
  「說不準,你得做好心理準備。」我笑道,讓他真的沒辦法處理時打個電話給我。轉身時,袖子被用力扯住了,我回頭一看,就看見王盟憋屈著一張臉,「您,您回不回來都要跟我說一聲,我看要把店賣掉還是怎麼樣,您都得給我一個交代。」
  我給你兩塊錢,你到巷口買去。我是很想這麼開玩笑,但這估計前後兩句都犯禁,所以我就自動掐滅在喉嚨裡。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狀況,只能笑著跟他說別等我一回來這店就不見了。
  王盟很認真的上下打量了我一會兒,努力的想要從我臉上看出一些一去不回的端倪。我們就這麼相看兩瞪眼,忽然他就說要送我到車站去,原本還有點感動來著,後來感覺越來越不對,這小子沒事送殷勤肯定有鬼。
  我就這麼觀察了他一路,可他真的什麼也沒要求,連加薪什麼的都沒說,只是在月台揮著手含淚看我上火車。
  我趴在窗邊看王盟的身影越來越小,各種滋味湧上心頭,無法形容。就覺得自己好像又離正常社會遠了點,又一點。
  
  到了北京後,出乎意料地比喻定的時間還要早到快半小時。早早便轉車去了協和醫院,發現有一些面熟的人在外頭站著抽菸,可那是解家的人。
  有些人眼尖先看到我,抬了一隻手很美式的跟我打了一聲招呼,我嘴角失守,忍不住笑了出來,很自然的就混進去裡面打聽消息。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你們花兒爺呢?」我問道。
  其中稍微年長的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小吳你可能不知道,花兒爺兩天前遇襲,現在人還躺著呢,動不了,一條腿的骨頭給裂了。其他一些昏迷的人還不曉得狀況如何,花兒爺算是幸運,也虧得他各方面素質堅強,硬是挺了下來,要不然遇到那種事,就算是我們這些大漢子,遇上了準嚇得咬掉舌頭。」
  「說話別彎彎繞繞,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直說就是。」我一驚,這時間算起來,小花肯定是出事之後立刻聯絡給我。
  他們仨扁著一張臉,最後還是那個年長的苦笑了下,透露出一種極度的疲憊。
  他把菸夾在耳朵上,突然壓低聲音說了一句:「那狀況,不是我們想防就能防的。簡直不是人的速度。」
  我急急問著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幾人互相看了看,先給我點了支菸,一個一直靠在牆壁上的一個叫李子的小夥計舔了一下嘴唇終於說了話,我看他撢掉菸灰的手,很明顯地發顫著。


-------------------------------------------------

作家的話:


剛剛悲劇了,某人格了我電腦,我、我真他媽想【嘩───】

« 《伏麟》05(修訂) | 主頁 |  《伏麟》03(修訂)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10-a79caae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