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伏麟》02

  
  折騰了一陣,出了大樓之後我跟胖子先去吃了頓飯,逛了附近一圈,考察了胖子在北京了幾個店頭。回到他家後沒多久,齊醫生就打來了電話,他要了我的郵箱,說視頻已經剪好了,等等打包給我寄過來。
  我沒想到他動作這麼快,暈糊糊的忘了跟他說什麼,只記得胖子搶過電話,讓他把我剪帥一點,說我這要做紀念的。
  不到一支菸的功夫,我的信箱裡已經多了一個視頻,胖子很迫不及待的擠過來想看我們都錄了些什麼,我讓他別期待了,跟審囚犯一樣呢,都是些了無新意的問題。
  無奈胖子他不信邪,直催讓我動作快點。
  視頻的前面,齊醫生幫我打上了幾個字,吳邪,後面緊接著的是我的身分證號碼。這是我要求的,讓以後的人如果有需要,查起來也方便。
  畫面一開始是我在正中間正襟危坐的樣子,齊醫生讓我輕鬆點,很清楚,我看起來還有點明星的範兒。胖子說這東西搞得品質真不錯,當然跟當年的錄影帶完全不能比。
  我聽著不由苦笑,點了隻菸抽著。
  
  「你叫什麼名字?」
  「吳邪。」
  「貴庚?」
  「三十一。」
  齊醫生調了一下螢幕,「有女朋友不?」
  「我最煩有人問我這個,下一題。」我答道。
  「請簡述一下你的身心狀況。」齊醫生從善如流地道。
  「沒有什麼不良的適應症,只是比較容易累,精神上倒是還好,就是腦袋停不下來。你認為這跟年紀大有關係嗎?我是說,會不會有很多這個年紀的人也跟我有一樣的狀況?」
  「就普通人的狀況而言,現在正是青壯年時期不會有這毛病,除非是過於操勞,身體底子又不好。可是吳先生你的狀況比較不一樣。按照常理來說,如果是因為甲 狀腺素亢進造成新陳代謝太快,這是有很多可以解決的辦法。可是你的狀況在醫學上是無法定義的,真的要說的話其實是類似癌細胞的情形。增生速度極快,但至今 你還有沒有長出任何一顆腫瘤也是因為你的細胞死得也很快,整個汰換周期僅有常人的不到二分之一。」齊醫生快速的說了一堆。
  
  胖子嘟噥了一聲:「他娘的說屍化兩個字不就結了嗎?扯皮一堆的。」
  我心裡道這醫生還不是他媽你找來的嗎?
  
  「你是在什麼狀況下發現了自己身體上的不對勁?」齊醫生問道。
  「香味。死人的香味。還有原本指甲是注意到才剪,現在大概不到兩個禮拜就得剪一次。現在就算頭髮剪錯了也不怎麼擔心,反正很就就長回來。」我道。
  「你能具體地描述一下什麼是死人的香味嗎?這裡是視頻,別人是聞不到的。」
  「我自己說不上來,這得由你來說,你覺得是什麼味道?」
  「一種切開橙子後,殘留在刀子上的氣味。很像血,但不純粹是鐵,還帶有一種香。雖然不確定跟你的血脂含量高是不是相關,但的確還別有一種凝脂的香味。」齊醫生很具體的說出來。
  視頻裡的我靠了一聲,然後笑了出來。
  「有沒有什麼話想說的嗎?」他問。
  「也沒什麼,我只覺得對不起我爹媽。剩下的,我想說的都是說不出口的,而能說出口的,我已經做了。」我道。
  「這句話有特別對誰說嗎?」
  「沒有,都行。」我說道。
  其實我那時心裡整得特別難受,齊醫生後來說的我幾乎都沒有聽進去,只想說完了,怎麼弄得像在寫遺書一樣。就我現在看來,我還是有這樣的感覺,我還是特別想活的。
  
  視頻到這邊已經接近尾聲,只剩下幾個無關緊要的個人資料,胖子一路看完,我一直在觀察他的反應。可他的狀況比我當時跟他說時要穩定很多,看樣子他已經做了某種程度上的接受。
  對此我徹底的鬆了一口氣,如果胖子有什麼特別的舉動,我是應付不來的。
  結束了回診後,我沒在北京停留太久又立刻回到杭州,這段時間一直兩地往返,日子過得特別快。當初說了大話要把屍化解除,但說實在話我是毫無頭緒,手中攢著的那點小不拉嘰的資料塞牙縫都不夠了,該解析的也解析完了,剩下的就是再回現場走一趟。
  可現場在哪裡?
  沒有人知道。
  當時被黑瞎子趁勢摸走黃銅匣子現在擺在我床頭櫃上,後來他本人親手拿來的,說不能用的東西留著也麻煩,倒不如交給我好好發揮。我知道他們在打算什麼,不是他們已經不需要他,而是關鍵在我手上。
  我曾用手上那把鑰匙打開過黃銅匣子,但打開時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我錯愕了很久,仔細觀察過後我在想很有可能是這把鑰匙只能打開第一道鎖而已。我拿給專業的鎖匠看過,他也肯定這個猜測,光是那把鑰匙的設計就很牛逼,遑論那個盒子。
  他說他這輩子沒看過這麼複雜的機關,試圖用萬能鑰開過,可是未果。其實我懷疑過會不會這黃銅匣子裡的東西早就被拿走了,所以現在根本是個空殼子。
  鎖匠立刻就駁斥了我的說法,這很明顯是兩層式或多層式的設計,一定還要其他東西的配合才能打開這個盒子,他千叮嚀萬交代絕對不能硬撬,要不然會毀了這個東西。
  「不能撬,那砸呢?說不定砸就砸開了?」我問道。
  鎖匠連連搖手,說這麼金貴的東西他不敢下黑手,而且這機關精巧,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還是阿彌陀佛,不動為妙。
  至此,我算是完全的黔驢技窮了。
  靠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查不到什麼東西。而且我在這方面的人脈遠不如胖子或小花,都然也不可能去問二叔,那簡直是找死。
  百般無奈之下我發了簡訊跟小花求救,讓他把他知道的檔案都拷貝一份過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的手機立刻就響了,短短幾行字:「行,沒問題,給我一點時間,我來搞定。」
  我眼睛頓時就亮了,這小子行啊,果然是當家,那個霸氣難怪能給人喊上爺了。反觀我,給人喊了這麼久的小三爺混得不三不四,沒給吳家長臉。
  小花是一個相當有行動力的人,一共分了好幾十封的壓縮郵件傳到了我郵箱裡。我他媽看了一天一晚上,半夜三點,才把文件掃個過半。
  前頭幾個是有關甲的文件,有些資料我不曉得他是透過什麼手段取得的,都是些掃描或翻拍的檔案。有部分照片因年代都已經相當久遠,所以相當的模糊。可是我相信那已經是最好的成果,小花辦事一向把穩,為1%的可能都可以做101%的準備,即使是一個石臺階,他也力求打出漢白玉的質地。
  然而這些檔案所記載的內容,我越看越哆嗦,一半火焰一半海水,只能說,人,真的很變態,這種變態是無法去形容的,剛開始看,會笑,好傻好天真啊,可是越看你會越心寒,就像看見一個小孩子毫無心計的把一隻蝴蝶慢慢分屍,特有的,單純而直接的殘忍。
  我長出了一口氣,這一份一份,都是些中國在長生不老的研究上,極為血腥駭人的歷史,也是我爺爺那一代,老九門被迫操控去進行的事情。

« 傻蛋 | 主頁 |  《伏麟》01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corax05.blog124.fc2.com/tb.php/107-59725211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 主頁 | 

★唷

洛久

Author:洛久
恍惚的濡生。宅邊鹹濕ㄐ,引以為嚎,菸。
信箱:ichina0611@gmail.com

★未來預定參場訊息

【CWT*31】
2012/8/25-26 盜墓only南北場寄攤

★FREE TALK

★今夕是何夕

★哥扭斷我多少次